第782章 开解

作品:《六零俏军媳

    “五号啊”江五号没好气地说道,“这都你不知道。可见你有多不关心我。”

    “那么五号的职责是什么”齐秀云又追问道。

    “五号是各级部队军事指挥部门的首长,协助该部队的军事主官进行指挥。负责制定和落实部队的军事训练和行动计划”江五号越说声音越小,莫名的他想起战常胜的一句话在其位、谋其政。

    “负责部队的作战和训练计划的研拟、制定和组织、实施;战场情报收集和分析;向下属部队传达部队主官的命令”齐秀云刻板的一条条念给他听。

    “够了,够了。”江五号恼羞成怒道,“你想说什么说我不务正业。所以你也认为三号是对的”

    “他只是在做他职责范围内应该做的事情。”齐秀云冷静且理智地说道。

    “我说孩子妈你知不知道现在的外部环境,政字打头”江五号立马怼她道。

    “那是二号与政治部的事情。”齐秀云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道,“我想不明白,你乱蹦跶什么你的职责不应该是练兵打仗跟我上嘛”

    “什么叫乱蹦跶。”江五号顿时急了,“我是在工作。”

    “你的工作,早有千载古训,兵不可一日不练;练兵之道,为将者首当其冲。”齐秀云看着他非常认真地说道。

    “是他们不作为,我才”江五号气急败坏地说道。

    “他们不作为自有上级问责,而你的军事考核不及格或者在今年秋季大比武中输掉的话,你还是想着怎么向上级解释吧”齐秀云非常好心地提醒道,“到时候公公也救不了你。”

    一席话,说的江五号的嘴张开合上,就是说不出话来。

    江五号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道,“拿照你这么说,他三号还好心,帮我了。”

    齐秀云重重地点头道,“嗯德军中有这样一句话聪明又懒惰的人,适合当司令官,聪明又勤快的人,适合当参谋长,愚蠢又懒惰的人,可以被支配着使用,愚蠢又勤快的人,就只能叫他滚蛋了。”

    潜台词,孩子爸,你可是愚蠢又勤快的人,聪明又用错了地方了。

    “你竟然说我愚蠢”江五号指着自己,简直不敢相信道。

    “你不愚蠢吗”齐秀云挑眉道,“有功劳还跑得了你吗”

    “也是,有错我就全推到他的身上。我就看看姓战的在今年秋季大比武上能拿回来一个什么成绩。”江五号一拍手高兴地说道,“看来你还是向着我的。”激动地抱着神色僵硬的她。

    齐秀云在心里嘀咕我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

    算了,只要家里的气氛阴转晴就好。

    aaaaaa

    被自己的爱人齐秀云给开导了一番,消极怠工的江五号,终于开窍了积极配合战常胜的工作。

    让战常胜侧目不已,只要江五号不作妖,工作顺利的不要、不要的。

    战常胜心里琢磨着,不自觉地说了出来,“这是哪路神仙点化了他。”

    “怎么了”洗澡回来的丁海杏梳着自己的头发道,“你在嘀咕什么”

    盘腿坐在炕上的战常胜看着她又黑又直的披肩长发道,“我说这些日子工作顺利,有些不太敢相信,总觉得五号没憋着好屁。”

    丁海杏放下木梳子,披散着头发掀开蚊帐,爬上了炕,“你小心着点儿就成了。”朝他俏皮眨眨眼道,“这屁你让他一直憋着不得了。”

    战常胜闻言笑着,拿起蒲扇微微地摇着,好让他的头发快点儿干。

    仔细思索道,“就他那自大的性格,一般人还真说不动他,如果真说的动,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丁海杏胡乱猜测道,“也许是他爱人呢才敢这么谏言的。”

    “谁知道呢不管了。”战常胜微笑着摇头道,从兜里摸出信递给了她道,“哦对了,家里来信了。”

    丁海杏拿过信来,抖开,一目十行的看完,却噘起了嘴来。

    “怎么了信里写什么了,让你这嘴噘的都能挂油瓶了。”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她道。

    “爸妈数落我,让我看好他们的外孙就好,折腾风干鱼干什么,那么费事家里挨着海边不缺鱼吃,新鲜的还吃不完呢”丁海杏将信递给他道,“你看看,通篇都是数落我的,要不就是念叨外孙的,让我好好照顾你和红缨的,我的地位排在你们之后,连句好听话都没有。”语气那个酸哟

    “爸、妈不疼你,我疼你啊”战常胜搂着她道。

    “别别,头发还没干呢”丁海杏推开他,指使他道,“快点儿给我打扇子。”

    “好好好”战常胜又轻轻摇着扇子,等丁海杏的头发干了,直接编成了松松垮垮的麻花辫,这样头发不乱。

    “你说姓应的那家伙收到我寄去的东西什么感想”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这我哪儿知道”战常胜随口说道,“高兴呗赞你有情有义。”

    “那到未必,我名字写的很清楚,假如他爱人知道了我是谁还不得气死啊”丁海杏快意地说道,“嗯以后我要多跟他们亲香、亲香,气不死他们,我恶心死他们。”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丁海杏,在心里微微摇头,恐怕他家杏儿的愿望要落空了。

    据闻应五号的爱人,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非常喜欢应五号,还曾经非常感动于应五号为亡妻守着。

    听说是女追男的,也知道丁姑姑的存在,很明事理的一个人,爱屋及乌的话,说不定会喜欢知情董事的杏儿。

    aaaaaa

    基地家属院,夕阳西下应太行回到了家,“我回来了。”

    顾红梅闻言扬声道,“老应,快过来看看。”

    “怎么了”应太行疾步走过来道。

    “你自己看”顾红梅指着茶几上的东西道。

    “这是什么”应太行诧异地看着她询问道。

    “她寄来的。”顾红梅面色微白地说道。

    “你倒是说清楚她是谁啊”应太行不解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