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写的一目了然,大家安静的会议室内只有翻页的沙沙声。

    “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畅所欲言。”战常胜双手交握放在桌子上,目光平和的看着他们道。

    “这跟我们原来的训练大纲区别不大吗不就是那几项。”有人点着手里的训练大纲道。

    “你们看看考核的量化目标。”有人指着大纲后面道。

    “这强度是不是太大了。”江五号直接说道,倒不是有质问的意思,就是与以前的训练大纲比,强度太强,造成不必要的折损。

    战常胜食指轻叩着桌子,非常的有节奏感,薄唇轻言,“固守海防、常备不懈可不是嘴上说说,而是要拿出实际行动,把时刻准备打仗、确保能打胜仗作为强军之道,把战备制度变成习惯,把训练超强度变成常态,盯着敌情练兵、枕着钢枪入眠,始终保持一流的战备训练水平,实现战斗力稳固攀升。”

    “我怀疑战士们能否做到。”有人提出质疑道。

    “这个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说的是稳步提高,最终达到这个结果。”战常胜不疾不徐地说道,脸上始终没有一丝不耐,“事实上我要求,要比现在这个训练大纲升一级,按照要求提高训练标准、加大训练强度,在各项演练的场地设置、情况构想上紧盯实战、提升难度。”

    “嘶”集体倒抽一口冷气,“这有人能做到吗”

    “我啊我就能做到”战常胜大拇指指着自己道。

    集体鄙视的看着战常胜,这谁能给你这个变态比军事素质。

    无论哪个方面都只有与被他碾压的份儿。

    “具体说说你的严格要求。”江五号语气生硬地说道。

    “战斗警报拉响以后,要求战士们迅速占领阵地,做好战斗准备指挥员娴熟地下达战斗命令,各战斗小组搬运弹药、构工伪装,行动紧张有序从接到“敌情”通报到做好战斗准备,我希望用时在10分钟以内。”战常胜不紧不慢地说道。

    啧啧他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个人做到很容易,那么多人好难做到。

    战常胜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心里想什么,“千军一人者,胜”起食指道,“记住这是一线战斗人员,至于机关干部,上次拉响战斗警报,集合时间几分钟,你们自个心里有数,那还是当兵的,那是老爷兵。”

    战常胜一句话说的在座的人讪讪的,不好意思躲避着他凌厉地视线。

    战常胜继续说道,“要多开展野营拉练和野外生存训练,增强战场适应能力;加强战斗体能、武装越野等课目训练,练就顽强战斗意志;加大战备演练、战法研究的训练力度,提高适应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要保持斗志、保持战斗力。”顿了一下又道,“我这里有初步的想法体能训练五步法、战士升级训练法”

    会议整整开了一天,激烈的讨论,好在最后通过了,先按着新的大纲执行。

    战常胜受本身眼界的局限性所限,即便有景海林帮忙,现实的摆着呢所以这大纲内容在原有的框架下增加了不少的有针对性的内容,关键是强度增加了。

    所以尽管激烈的争论,最后还是通过了,先试行,看看效果,再全区推广。

    拿到试点的就是龙苍海所在的中队。

    战常胜的办公室内,战常胜看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龙苍海道,“给你争取到机会,有信心完成任务没有。”

    “保证完成任务”龙苍海兴奋地说道。

    “别光顾着高兴,先看看这份大纲的内容。”战常胜将训练大纲递给了他。

    龙苍海双手郑重的接过来,打开训练大纲的一个字,一页的认真的看起来。

    简答的几页纸,龙苍海足足看了一个多小时。

    龙苍海合上训练大纲,放在办公桌上,正襟危坐双手扶膝,目光清明的看着“三号,我非常有信心。”犹豫了一下道,“就是要保证达到这个目标,你不能让我们天天开小会,三天开大会。得给我们充足的训练时间,不然累的跟狗似的,还要听他们读报纸、传达上级文件精神。”

    “放心吧”战常胜眼底溢出笑意道,“还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提。”

    “那我没问题了,保证完成任务。”龙苍海朗声应道,声音中透着浓浓的自信。

    “至于伙食方面你们不用担心,挨着海边,能充分的保证你们充分的体力。”战常胜看着他鼓励道,“说不定还有奖励呢”

    那些午餐肉、鱼罐头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战常胜最后运作后,那些食品,作为奖品分给战士们。

    当然代价就是谁的军事训练好,或者跟着洪雪荔学习文化课成绩优异的也有奖励。

    这下子大大调动了战士们无论是在训练还是在学习上的积极性。

    aaaaaa

    战常胜高兴了,江五号自然就郁闷了,成天黑着一张脸。

    坐在床上的齐秀云终于忍耐不住在孩子们都睡了以后好好的跟他谈谈,“我说千里他爸,你到底要让这个家里的冷冰冰的气氛持续到几时”

    “老子什么时候气顺了,什么时候算”江五号双手抱胸,斜靠在床头阴沉着脸道,“工作上不顺心,在家里也不让老子顺心些。”

    “你工作上有什么好不顺心的。”齐秀云秀眉轻皱道,在她的眼里,他纯粹是闲着没事找事。

    “我说你就这么不关心我,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老子都被人家给架空了。”江五号捶着床铺发出咚咚的闷声。

    “架空哪道命令的执行没有通过你。”齐秀云直接问道。

    “你是在讽刺老子只剩下听别人命令,签字盖戳了。”江五号瞬间脸又黑了几分道。

    “你怎么曲解我的意思”齐秀云没好气地说道。

    “你根本就是这个意思。”江五号生气地说道。

    “好好好,我不跟你争这个。”齐秀云讨好地说道,转移话题道,“我问你你的职务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