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崇拜’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用了两天将总结报告递了上去,冷卫国的办公室内。

    战常胜和江五号坐在冷卫国的对面,战常胜一脸严肃地说道,“关于1208在这次实弹射击考核验收中,弄虚作假的问题,我们起草了一个处理意见。请一号审阅。”

    冷卫国抬起头来看着他们道,“你们是什么意见。”

    江五号面无表情地咬着后槽牙说道,“我们考虑组织上应该对1208通报批评。”

    冷卫国沉吟了一下道,“对主要领导的处理意见呢”

    江五号紧绷着下颚,狠下心来道,“我和三号交换了意见后,我们觉得组织上应该对潘大海同志,进行行政警告处分一次。”

    “哼就按你们的处理意见办吧”冷卫国冷哼一声道。

    很快处理意见就下来了,潘大海坐在甲板上抱头痛哭,“俺没脸见人了,穿了这么多年的军装,俺没犯过错,这一次俺要背着这个处分一辈子了。”

    “呜呜”

    徐茂生心里也难受地紧,“兄弟都是老哥害了你。”佯装起身道,“我现在就去找三号,告诉他是我给你出的馊主意。”

    潘大海一把抓住他道,“别别,已经尘埃落定了,就别在翻出来了。在翻出来对谁都没好处。”一把鼻涕一把泪又道,“说实在的俺心里都有准备脱掉这身军装了,没想到只是个行政警告处分。”

    徐茂生顺势又坐下来道,“哎呀你不知道为了你的事情,我们费了多大劲儿。这是我们争取最好的结果。那个三号要杀鸡儆猴,要让你卷铺盖卷滚蛋,档案中也给你重重的记录下来。这是什么这是让你即使复员了,到了地方上也得不到中用。他的心实在太狠了。”

    潘大海抬起胳膊粗鲁的擦擦眼泪,“你和五号的大恩大德俺永远不会忘的。”

    徐茂生唉声叹气的,偷偷瞥了哭天抹泪的潘大海道,“都怪三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的事情,干嘛那么较真啊天天鼓吹老蒋要反攻大陆,这海上风平浪静的,哪有敌人的影子,就会虚张声势。”

    “姓战的,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老子跟你没完。”潘大海咬牙切齿地说道。

    “关于在处理你的这个问题上,五号可是豁出去的大力的保你,才只给了你行政警告处分。”徐茂生拍着他的肩头道,“别哭了,你一个大男人哭的稀里哗啦的像什么样子”

    “俺一直老老实实的做人,从来没有背过处分,即使取消了处分,也是抹不去的污点。”潘大海满眼哀伤地说道。

    “只是一个处分而已,你看人家龙苍海,也背着处分,不是很快就取消了。你好好干,说不定很快也取消了。”徐茂生鼓励他道。

    “俺怕以后影响俺的晋升。”潘大海害怕道。

    徐茂生闻言笑了,“说远点儿的,就说三号我打听过,在野战军的时候,那是受过的处分与他立过的军功一样多。你看人家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三号了,还是从野战部队转过来的。别看职位没长,你看人家的军衔可是涨了。”

    “嗯嗯”潘大海一脸的好羡慕。

    “近一点儿的那龙苍海,背着处分不照样,连升两级。”徐茂生举例说道。

    “那俺好好训练,争取多立军功,摘掉头上的处分。”潘大海双眸冒着绿光如饿狼一般饥渴的说道。

    “嘎”徐茂生这才察觉自己举的例子,可都是敌人的例子。

    本来想让潘大海继续仇恨三号的,怎么说来说去的,让这小子崇拜起来了。

    这特么的叫什么事

    算了,开解了潘大海消灭了潜在的威胁,也算是大功一件,这件事总算是尘埃落定了。

    aaaaaa

    月上树梢,万籁俱静,只有虫鸣与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交织在一起。

    丁海杏推推压在自己身上的战常胜,声音带着媚意道,“你快下去,沉死了。”

    战常胜长出一口气,翻身下来,却让丁海杏趴在他的身上。

    “放开我,身上黏糊糊的都是汗”丁海杏捶着他的胸膛娇嗔道,“快出去”

    “不要嗯”战常胜低哑地声音非常的性感,腰腹用力向上一顶,两人同时发出高亢而满足的闷哼。

    当潮水退下去,缓过劲儿了丁海杏,抬起布满水雾的大眼睛看着他低低喘息道,“你今晚这么兴奋啊跟打了鸡血似的。”

    “消息严重滞后,这么不关心我,该罚”战常胜低笑一声道,厚实的大手拍她屁股一下,深邃的双眸看着她明亮的目光氤氲一片,水雾迷离,唇瓣更是如同鲜艳的玫瑰花瓣般娇艳欲滴。

    “万里长征才走完了第一步,就这么高兴啊”丁海杏轻笑出声道,头枕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强有力的心跳声,“那么多人给你祝贺了,我还用得着锦上添花啊”

    银铃般的笑声,激荡在耳畔,战常胜声音充满愉悦道,“那你给我泼点儿冷水好了。”

    “你还用我给你泼冷水啊”丁海杏嘴角眼底尽是笑意,俏皮地朝他眨眨双眸道,“我以为你更喜欢我热情似火。”

    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笑了笑,粗糙的双手捧着她精致的脸蛋,重重的吻了上去。

    aaaaaa

    早餐后,丁海杏看着踌躇满志的他道,“祝你心想事成。”

    “爸爸,加油。”红缨挥舞着手臂鼓励战常胜道。

    “调皮”战常胜看着她们母女俩道。

    “我走了。”战常胜满面春风地说道。

    “红缨,看着沧溟。”丁海杏看着红缨交代了一声,就追了上去。

    战常胜先去了书房,拿上自己的包,就出了门,拿着墙上挂着的军帽戴在头上。

    丁海杏走过来,抻抻他的衣服,战常胜看着她道,“领导同志今儿在家里干什么”

    丁海杏闻言脸瞬间阴了下来,“打算给他寄东西。”

    战常胜想起院子里挂着的做好的风干鱼,转过身来看着她道,“不想寄就别寄,我来想办法。”看着满心不愿的她,“何必为难自己。”

    “我没事就是想起来替姑姑不值。”丁海杏难过的说道。

    “姑姑都放下了,你还放不下啊”战常胜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温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