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捏着鼻子服软

作品:《六零俏军媳

    “是您让抓教育,天天开小会、开大学,学习上级文件精神,战士们没有时间去训练。”徐茂生低垂着头小声地咕哝道。

    “你特么的还有理了,你不会挤出时间训练。”江五号刚说完,自言自语道,“这话怎么听的这么耳熟。”

    “这是三号说过的。”徐茂生立马说道,愤愤不平地又道,“都是三号,他太阴险了明知道我们有几斤几两重,还非要把我们晾出来。他什么意思他做的也太绝了。真不是东西。谁都知道他是野战部队出来的,枪法好,这是故意恶心我们呢”愤怒地说道,“他就是为了要打您的脸。他这是成心害我们、成心害1208,成心害您。”

    江五号闻言脸越发的黑了,眼底阴森森一片,“这笔账老子不会这么算了。”他现在都有了捏死姓战的心了。

    可惜小辫子被人家抓在手里,他也得仔细想想,怎么样才能让他不将打击面扩大。

    重重的叹口气,快憋屈死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那个潘大海不会胡乱攀扯吧”江五号深吸一口气,担心道,要是靠向了战常胜,他们可就倒霉了。

    徐茂生闻言心中一喜道,“不会,不会,我们讲好了,没事的话,他好我好大家好。有事了,他一个人担着。”

    “你瞧你办的这没的事,还得老子为你擦屁股。”江五号气的爆粗口道。

    “我这么做也是保住我们现在的荣誉,保住您的脸面。”徐茂生满脸堆笑讨好的说道。

    “狗屁”江五号气地一巴掌招呼到他后脑勺上,“还荣誉呢不但没保住,特么的脸都丢到姥姥家了。”摇晃着脚道,“如果不是不想让后面的姓战的看笑话,老子现在就把你从车上给踹下去。你现在别说话,老子听见你说话气都不打一处来。”

    人高马大的徐茂生缩在副驾驶座上,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这一关应该是过了,五号打他、骂他,起码没有厌弃他,真要是不打不骂了,那自己真就成了弃子了。等着卷铺盖卷滚蛋回家吧还是非常的不光彩。

    aaaaaa

    坐在吉普车内,战常胜他们的脸色都不好,一个个都黑着脸。

    高进山阴沉着脸道,“这件事必须严肃处理,不能让弄虚作假的风气蔓延。”

    龙苍海嘀咕道,“这事不可能是潘大海一个人弄出来的,我了解他,他这人胆小,哪里这么做。一定是徐茂生,怕潘大海他们出丑,所以给他准备的这一手。”

    “这事以后就别说了,看刚才潘大海话里话外的意思,那就是人家讲义气,现在一个人扛了下来。所以知道了又如何”战常胜当时仔细观察了每一个人的表情,徐茂生神色不对,他自然看的出来。

    “三号,要小心五号替他们说情。”高进山提醒道。

    “不会的,我从来没见过五号发这么大的火,好家伙看把潘大海给训的,那铁面无私的样子,怎么可能会为他说情呢”龙苍海深信不疑道。

    战常胜与坐在他旁边的高进山两人四目相对,同时摇摇头。

    这种事情得靠自己的悟性。

    战常胜一直在注意着江五号从他的反应来看,是真的不知情。当然暴跳如雷,那是真的生气了,抢在自己前面将潘大海给骂的狗血淋头的,一是表明态度,坚决严肃处理,二是,你看我骂都骂了,训也训了,这件事就想着让他高抬贵手,轻轻放下得了。

    两辆吉普车很快一前一后回到了区里,江五号从车上下来,瞪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徐茂生,特么的做错了事,老子还得给你们擦屁股。

    “还不给老子滚下来。”江五号低声喝道。

    两人立马疾步走到了战常胜所坐的车子。

    看着战常胜从车上面下来,江五号赶紧道,“三号,马上到了吃饭时间了,走走,咱去食堂吃饭,这顿我请了。”

    吃饭时间,天还早着呢谁家上午十点就开饭了。

    这是摆鸿门宴呢战常胜心里思索着,真要吃了这顿饭,那肯定是食不下咽。饭后,如果江五号知道他的决定,肯定是摔筷子骂娘

    江五号朝徐茂生使使眼色,两人不由分手地架着战常胜就走,“走走咱们边吃边聊。”

    “哎你们这是干什么”战常胜看着给土匪抢人似的两人说道,催动体内真气,力压千斤,反手扣着两人的手腕扯着他们两人道,“咱有事说事”

    高进山和龙苍海赶紧跑了过来,高进山看着拉扯的三人道,“有话说话,咱先放手行不。”

    两人被战常胜这么扯着,不得不回头看着战常胜。

    “老战,是不是不给我面子啊”江五号板起来脸道。

    “五号,咱公事,就在办公室谈”战常胜面容冷峻地看着他们俩道,“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事你看就是吃了饭我要是不能按你们的意思来”

    话已经讲在明处了,江五号甩开他的手,还真是油盐不进。

    徐茂生见状放下了战常胜的胳膊。

    “那咱们去办公室谈谈。”战常胜看着他们道,随即又问道,“去你那儿,还是去我那儿。”

    “去我那儿吧”江五号立即说道,去他那儿被进进出出的人看见多不好。

    两人去了江五号的办公室,挥手让身边的人离开。

    战常胜与他面对面的坐在了待客的沙发区域。

    “三号,能坐在我的办公室,真是我的荣幸啊”江五号阴阳怪气地说道。

    “五号,这里就咱俩,咱能不能别说置气的话,事情已经发生了,没必要在遮遮掩掩的,我们能堵得住悠悠之口。总结经验教训,这才是最有意义的。这次考核中出现的问题大家有目共睹,既然看见了那就得想办法解决。”战常胜开门见山地说道,没必要玩儿那花花肠子,你演的累,我看着还累呢

    江五号面容微僵,随即尴尬地笑了笑道,“既然三号你快人快语,我也是有话就说,这次考核出现了作弊,是我带兵不利。”捏着鼻子承认道,“你可以用任何办法来惩罚我这个军事主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