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乐极生悲

作品:《六零俏军媳

    徐茂生能怎么办别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人家正常的要求,你能拒绝吗

    潘大海心荡到了谷底,这不能不管他目光又看向了江五号。

    江五号不耐烦地说道,“不就验验靶吗快点儿拿过来,验完得了。”

    不但没有看出潘大海求救的眼神,还帮着踹了一脚,直接将人给踹进了坑里。

    潘大海气急败坏地喊道,“取一号靶来”脸色如死灰般,煞白、煞白的。

    江五号也察觉到了潘大海的神色不对,却来不及细想。

    因为这是两名战士抬着靶子走了过来,竖在了众人的眼前。

    龙苍海上前查看,按照贴的白纸,从头到尾,从外到里,来回数了好几遍。

    尽管不甘心,但还是如实地汇报道,“报告三号,十五子弹,十五个弹孔。全部中靶,没什么问题。”

    在场的不少的人松了口气,在心里嘀咕三号小题大做

    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战常胜,搞得一惊一乍的,害的大家提心吊胆的。

    “三号,这回满意了吧”江五号指着靶子眉宇飞扬地说道,“要不您亲自去扒开白纸看看是不是十五个弹孔。”那烧包的样子非常地欠扁。

    “怎么可能有问题吗事实摆着呢”潘大海打着哈哈说道,立即下令道,“把靶撤掉。”

    “等等”战常胜怒喝一声道,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彻底地爆发道,“我不用扒开那些白纸,把靶子翻过来。”

    潘大海闻言面如土色,闭上了眼睛,大势已去。

    徐茂生躲在众人背后,是面如死灰。

    两名举着靶子的战士,听到命令,将靶子翻了过来。

    “请大家过目。”战常胜犀利地视线一一扫视过他们,平静地说道。

    江五号看着靶子后面清晰的弹孔,稀稀拉拉的,就是数学再不好,也能数的出来,上面的弹孔没有十五个。

    “看清楚了。”战常胜指着靶子道,“前面的纸是他们直接贴上去的。”

    江五号顿时给气的横眉倒竖,这脸火辣辣的,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臊的。

    江五号给气的怒不可遏地说道,“好你个潘大海,你特么的云头里打靶子,净放空炮。”怒指着靶子道,“十五发子弹,六发脱靶,竟弄出个十五个弹痕来,你特么的糊弄鬼呢这可是你的发明啊”

    潘大海低着头,双腿打颤,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老子当兵了十几年的兵,还特么的头一次钥匙插进眼孔里,开了眼了。”江五号暴怒道,任谁都能看得出他吃了炸药似的,气炸了。

    徐茂生看着他怒声道,“潘大海”

    “到”潘大海抬起头来脸色灰败地看向徐茂生道。

    “你这是弄虚作假。”徐茂生像条喷火龙似的地喷道,“1208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一张脸涨得通红,仿佛有滔天的怒火一般,难以浇灭似的。

    战常胜负手而立,深吸一口气道,“听命令,重新考核。”

    “是”潘大海底气不足地应道。

    哒哒的枪声响过后,龙苍海亲自记录了靶环。

    当场报靶道,“报告三号,五号,重新考核后,1208只有四人打出优异成绩,五人良好,合格率为百分之六十。不合格率为百分之四十。”

    战常胜瞥了一眼低着头的潘大海,冷哼一声道,“和作假成绩相比,优秀率百分之六十,合格率百分之九十六。相差甚远啊”看着他叫道,“潘大海”

    “到”潘大海挺直脊背,立定站好。

    “我知道你文化水平不高,但这个数字,加减乘除,你还能算的清吧”战常胜浑身散发着森冷的寒意道。

    “会三号,是我错了。”潘大海非常诚恳地说道。

    认错态度良好,争取宽大处理。

    潘大海言辞恳切地说道,“是我的名誉思想在作怪,为了保住成绩,保住1208的荣誉,所以我动了歪脑筋。”

    徐茂生指着他,两人四目相对,交换着眼神,大喝一声道,“潘大海,你这么做,是在保持优秀的荣誉吗你这是在抹黑胡闹”

    战常胜爆喝一声道,“潘大海你必须做出深刻的思想检查。”

    “是”潘大海立马应道。

    “至于怎么处理你”战常胜的目光定格在了江五号的身上道,“你们s部拿出个具体的意见来。”

    “是”江五号不甘心地说了一个字道。

    回去的路上,吉普车内,江五号气的头发丝都根根竖了起来。

    “徐茂生你个混账东西,你来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江五号拍着自己的脸道,“老子的脸今儿让你给丢光了,这就是你给老子的保证”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做”徐茂生懦弱地为自己辩解道。

    江五号食指戳着他的脑袋道,“你特么的当我傻子啊潘大海有那么大的能耐敢弄虚作假。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的主意。”

    “不是,我是万万不敢”徐茂生赶紧说道,打死也不能承认。

    “你特么现在还糊弄我,潘大海什么东西我会不知道,他就是个高粱秆子当柱子撑不起来,他几斤几两重,我会不知道。”江五号气的胸脯上下剧烈的起伏道,“你现在老实的回答我这件事你参与了吗不然等他姓战的查出来,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徐茂生纠结了半天抓着江五号的胳膊道,“五号救我,我也是看考核成绩太差了,闹的你脸上无光,才出此下策的。”

    “你特么的老子现在脸上有光的很啊这脸都让你们这群混蛋给丢到太平洋了。”江五号心里那个气啊恨不得拿枪突突了这个自作主张的混账东西,“你说你们天天干什么吃的,白面馒头啃着,不去好好的训练,按计划训练的话,娘的还用的着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徐茂生忙不迭地点点头,这话说的,鼻涕流进嘴里想起来甩了,现在想起训练了,真是神也是你,鬼也是你,话都让你一个说了。

    “怎么不说话啊”江五号拍着车座道。

    “我要说了您可别生气。”徐茂生小心翼翼地说道。

    “说吧”江五号鼓着腮帮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