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扬眉吐气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凌厉地眼神看向潘大海道,“潘大海,你小子行啊把藤椅和西瓜都给我搬到靶场来了。藤椅坐着不舒服,你干脆把沙发给我搬来多好。”阴沉着脸呵斥道,“简直是乱弹琴,以后不许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潘大海赶紧讨好地说道,“各位首长,一路辛苦,天气这么热,解解渴吧”

    “解什么渴,给老子撤掉。”战常胜黑着脸直接下令道。

    潘大海看了看徐茂生,见他点头,立马应道,“是”

    战常胜对于他俩的眉来眼去,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潘大海招手让战士们端走水果。

    “等一下。”战常胜看着他们道,“直接将桌子和椅子都给老子端走,像什么样子这里是军营,不是看大戏的戏台子,还得茶水伺候着。”

    “是”战士们应道,放下手中的水果盘子,两人一抬,将三张桌子和上面放的东西,一起给抬走了,椅子也很快被搬走了。

    战常胜看着满意地点点头道,“要发扬延安艰苦朴素的作风。”话落看向江五号道,“我这么做五号没有意见吧”

    “没意见”江五号闻言嘴角直抽抽道。

    现在才问我有没有意见是不是太假了,假惺惺,你都说了艰苦朴素了,我还哪儿敢让西瓜在摆上来啊

    不擎等着挨批呢

    “那咱们开始吧”战常胜看着江五号他们说道。

    “开始吧”江五号点头道,早考核完,早结束省的在这里晒太阳。

    这头顶上了帐篷,一晒就透了。

    一大早起来,就这么闷热,真是活受罪。

    战常胜目光看向潘大海与伍月生道,“按艇号,1207先来。”

    “是”伍月生高声回道,转身跑回自己的队伍,大声地喊道,“第一组进入射击阵地”

    战士们迅速的跑过来,在射击位置前原地小步跑。

    伍月生看着都到位置道,“对准自己的靶位,立定。”然后又道,“向右转,卧姿装子弹。”

    战士们闻言以标准的姿势卧倒,开始咔咔的装子弹。

    “目标正前方。”伍月生声音洪亮的喊道。

    战士们装好子弹后,将手中的步枪架在了沙土堆好的枪托上,瞄准前方。

    “一号靶位准备完毕。”将插在沙土堆的小红放倒。

    “二号靶位准备完毕。”

    “十号靶位准备完毕。”

    伍月生面容严肃,声音高亢地说道,“目标正前方胸环靶,子弹五发。单发速射,预备射击。”

    话音落下,无数哒哒的子弹声在宽阔的靶场上响起。

    一阵密集的枪声过后,战士打了打旗语,在一百米开外的构筑的水泥工事里,十个战士举手将近在眼前的靶子从支架上取下来,然后拿着刷漆用的刷子,蘸着浆糊,拿着五分硬币大小的白纸贴在靶纸的弹孔上,贴完后,将靶子重新插入支架内。

    这样战常胜他们包括记录人员都可以看清楚这一轮射击比赛的概况。

    以战常胜的眼力,看得分明,勉勉强强合格,优秀更是凤毛麟角。

    而刚才射击完毕的人将放倒的小红旗重新插在沙土堆上,步枪在地上放好,站起来立定站好,每个人笔直的站着,如挺拔的松树一般纹丝不动。

    “向左转,左转弯,跑步走。”伍月生喊道。

    打完靶的十名战士,迅速离开了射击靶位。

    靶环数记录好后,进行1207的第二组考核。

    跟刚才一样的操作,如此进行了三组。

    射击成绩很快就出来了。

    伍月生跑到了凉棚下,敬礼道,“三号、五号,1207考核完毕。”不自在的汇报道,“优秀率百分之二十,及格率百分之九十。请指示。”话落非常的不好意思地看着龙苍海,感觉没脸见他了,考的成绩如此的差。

    “1208开始吧”战常胜看向潘大海道。

    “是”潘大海朗声应道,跑回自己的队伍前,高声地喊道,“第一组进入射击阵地”

    第一组射击完毕后,工事内的战士们取下靶子,开始报靶。

    只见战常胜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他们怎么敢这般的明目张胆。

    紧攥着拳头,忍完了1208三组的射击比赛。

    潘大海跑过来满脸兴奋地说道,“三号、五号,1208考核完毕,优秀率,百分之六十。及格率百分之九十六。请指示。”

    江五号闻言喜上眉梢,“这是考核实弹射击以来,出现的最好的射击成绩。小潘干的不错。”心里是美的冒泡,总算把面子给他争回来了,看着徐茂生的脸色也柔和了下来。

    这家伙真是的,早知道成绩这么好,早点儿告诉他啊害得他提心吊胆了一晚上。

    徐茂生挪了挪位置,站在了龙苍海的身后,躲避着江五号看过来的视线。

    高进山看不惯江五号现在那烧包样子,“考核了下来,出现的问题还是很多啊”

    潜台词只是潘大海这一组打的不错,前面不合格的还多着呢

    江五号面色微僵,“那个三号,既然考核完了,咱们走吧”抬眼瞥了一下火辣辣的太阳,真是热死个人。

    徐茂生和潘大海闻言松了口气,走好,赶紧走。

    “等等”战常胜出声道。

    “三号,还有什么事吗”江五号侧头看着他道。

    “取一号靶,我要验靶。”战常胜语气平淡地说道。深邃的眸子像是坠入了黑暗的海洋般,折射着细碎的光亮,但是若仔细看,那双垂视的瞳眸里又隐含锐光,彷佛平静海平面下的汹涌暗潮,似惊涛骇浪乍起前的平静。

    徐茂生和潘大海闻言僵立在当场,潘大海五官不自然的抽搐道,“三号,这不是都考核完了,不用了吧”

    “用不用,我说了算。”战常胜态度强硬道。

    “三号,你看这太阳毒的,免得晒的中暑了。”潘大海绞尽脑汁地说道。

    “这点儿日头都受不了还怎么当兵。”战常胜眸光闪着寒光看着他道,“取一号靶来。”

    潘大海求救地看着徐茂生,结果徐茂生压根不敢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