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考糊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y6

    039nyn5a3咱们就开始。”江五号干脆地说道,因为不能再拖延了。

    拖延时间,谁知道姓战的还能想出什么招数来折腾他。

    干脆点儿,早死早超生,心底也琢磨着,这实弹射击,应该不会差的如机关干部跑十公里越野似的,惨不忍睹吧

    aaaaaa

    会议结束后江五号黑着脸出了会议室,徐茂生迎上去道,“五号你放心吧这次绝不给你丢脸。”

    “这次抽查的是实弹射击。”江五号急切地问道,“没问题吧”

    “没问题,有瞄准镜。”徐茂生闻言乐不可支道,心里鄙视战常胜,搞了半天真是白担心了。

    高进山与战常胜两人最后出了会议室,高进山有些好奇他抽查的内容,于是就问道,“干嘛抽查这个,显摆你枪法准啊”

    “去”战常胜没好气地说道,“抽查别的,五号早有准备了。灭他的威风,只有出其不意,最后才得按我们的想法来训练。”

    “这训练有你说的那么糟糕吗”高进山不太确定道,“怎么说是固守海防的一线,难不成比我们学校的还差。”

    “做办公室的,跟你一样的老爷兵,至于艇上人员,你看过抽查就知道了,眼见为实。”战常胜冷着一张脸道。

    “难怪让我来,除了配合你工作,看来还有整肃军纪。”高进山边走边说道。

    aaaaaa

    转过天整个s部的人开始动起来,通知各艇停更执勤的时候考核实弹射击。

    考核进行下来,无论是徐茂生所负责的各艇,还是龙苍海所负责的各艇,就目前实弹射击的考核,就有一半不合格。

    江五号那脸臭的真是黑如锅底,这几天那是看谁都顺眼,逮谁,骂谁

    闹的现在他的办公室如非有必要根本不敢来,就怕被炸的血肉横飞。

    徐茂生在喊过报告后,听见里面传来进来的声音,握着门把手的粗糙的大手紧了紧,深吸一口气,带着壮士断腕的决心,踏进了五号的办公室。

    果不其然,办公室内江五号将徐茂生给骂的狗血淋头,骂的他一句话都不敢吭声,跟孙子似的,站在办公桌前。

    江五号瞪着他道,“徐茂生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他如机关枪似的突突了半天,说的口干舌燥的,他连个屁都没放,气的他如风箱一般呼哧带喘的。

    娘的,这脸都丢到姥姥家了,虽然知道实弹射击的成绩肯定会不尽如人意,没想到这般的差。

    “五号我这里有不合格的,龙苍海所带的艇也有不合格的,打个平手。”徐茂生偷偷瞥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

    “放屁,这能一样吗龙苍海才刚刚升上来,这成绩能和他有关吗用你的猪脑子想想。这些都是你手底下的兵。”江五号气的吐血道。

    徐茂生在心里腹诽道这不是在您的领导下吗

    江五号看着他闷不吭声地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你他么的混蛋,实弹射击,这是当兵最基本的,新兵连都练过,居然这么多不合格的,你平时怎么带兵的,连枪都不会打了,你他娘的还穿军装干什么”颤抖着手怒指着他道。

    徐茂生小心地为自己辩解道,“海上开枪的机会又不多,我又不是野战部队的,天天练瞄准、练射击,练的再准有什么用炮弹都打不到人家的大军舰就别说这步枪了。我们都在拼命的操炮练习,练习配合。”挺起胸膛道,“考这个我们绝对合格。”

    江五号气极反笑地看着他道,“你脑子有病啊他来找茬的,能考你的强项,考的自然是你的弱项。”

    “那三号也太阴险了。”徐茂生突然冒出一句道。

    江五号看着耿直的徐茂生被气笑了。

    端起茶缸狠狠地灌了一口凉水,该骂的也骂了,平复了情绪后道,“明儿考核继续,龙苍海的原来所在的艇上人员要上场,还有你的老部队也要进行考核,你心里有准备吗”

    “我我”徐茂生犹豫了半天,也无法说出保证。

    这玩意儿无法保证,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不希望神枪手,能挂着末尾合格了就谢天谢地了。

    可惜的是现在连勉强合格都无法达到。

    “徐茂生,我警告你,明儿实弹射击如果不能合格,老子先扒了你身上的军装。”江五号下死命令道。

    “是”徐茂生挺直脊背朗声应道。

    “滚滚滚”江五号不耐烦地挥手让他离开,真是看着就生气碍眼。

    aaaaaa

    战常胜与高进山也在办公室内,战常胜苦笑一声道,“现在老高知道这些兵有多老爷了吧”

    “考的这是什么他们天天吃白饭的,再不济也不能交上这样的成绩单吧都不脸红、羞愧吗”高进山摇摇头,实在是太无语了,抬眼看着战常胜道,“三号,他们在干什么”

    “开会大会小会不断各种教育学习会”战常胜面容冷峻地说道。

    “啊”高进山压低声音道,“这是把地方上那一套拿到这里了。”

    “你说呢不然能荒废至此吗”战常胜痛心地说道。

    “这可是海防一线,又不是地方上,胡搞瞎搞的,到处搞得乌烟瘴气的。吃的亏还不够吗多少人没饭吃,地方上生活啥样子,都是瞎子吗”高进山气愤不平地说道。

    高进山的老家在农村,他清楚的知道农村的生活有多么的艰难。那么一大家子全靠他接济,才勉强熬了过来。

    如果各司其职,没有那么多额外的事情,日子能这么艰难嘛

    战常胜眼神凌厉,四下看看,“我说你疯了,报纸上都说形势一片大好,你说这些话干什么这些话出了这个门,就不要再说了。这可是立场问题,立场问题可不是开玩笑的,你懂不懂。在学校这么多年,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我只是想表达,地方上与我们不一样,固守海防,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保家卫国可不是嘴上说说而已。”高进山忧心忡忡地说道,讥讽道,“那时候是真刀真枪,可不是开开会,就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