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你们大人好麻烦

作品:《六零俏军媳

    “行”洪雪荔欣然应道,忽然又道,“儿子,你的想法是好的,那建国也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怎么办”

    景博达想起高建国死皮赖脸的样子,面色僵硬,咬着下唇闷声道,“你就让他跟着学,反正要玩大家一起,不许拉帮结派,闹孤立。”

    洪雪荔欣慰地点点头道,“好了,吃饭吧”

    景博达冷哼一声,在心里嘀咕放在眼皮子低下才安心,他的一举一动,自己都可以掌握。

    热闹的吃完饭,战常胜将高进山父子三人送了出去。

    一回来,丁海杏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你怎么说服他的。”

    战常胜把事情说一遍,丁海杏惊讶道,“他就相信了。”再她眼里有些不可思议。

    “事实摆在眼前,他为什么不相信。”战常胜奇怪地看着她道。

    丁海杏在心底无语的摇头,现在的人可真单纯,这就糊弄住了。

    在她眼里这是很明显的作秀,不对,人家可是真心实意的,一本本马列著作可都是认真的读过,做了批注的。她根正苗红,态度可以很强硬,不过她才没那么蠢的四处树敌。

    战常胜微微眯起眼睛轻笑道,“老高这个人其实是很务实的,所以他心里很清楚老景对我们的意义”

    “务实”丁海杏微微摇头,压低声音道,“我觉得这是关切到他自身的前程。”

    “别说的这么恶俗吗”战常胜摇头失笑道。

    “恶俗也是俗看看你都同意了。生活在俗世里,有几个纯粹的。”丁海杏一语中的地说道。

    “呵呵”战常胜摇头轻笑,“好了,不管怎么说他不敌视老景,那老景的日子也好过些,明明没罪,却天天被人当贼给盯着。”说着站起来收拾碗筷。

    “最主要的是对你有利,得把他拉拢过来对不对不然你就孤立无援了。”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

    “你呀这话到了你嘴里就变味儿。”战常胜大义凛然地说道,“他以后会感激我的,是我将他拉到了正义的一方。”

    “呵呵”丁海杏闻言笑着点头道,“你说的对”提醒他道,“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还是小心为上。”

    “明白。”战常胜点点头道。

    “爸,我来收拾。”红缨要抢他手里的碗筷。

    “我来,我来,红缨今儿中午做的饭,碗筷爸爸来洗。”战常胜麻溜地继续收拾碗筷。

    “那我去把沧溟的衣服洗一下。”红缨跑了出去,上去去海边玩耍,衣服都弄湿了,得赶紧洗了。

    “谁知道是不是外松内紧呢”丁海杏随口说道。

    战常胜停下手抬眼好奇地看着她道,“我发现杏儿总是带着恶意去看人。”

    “不是我恶意的揣测人,而是人心难测,我喜欢凡事先做最坏的打算。”丁海杏理智地说道,看着小沧溟坐在椅子里不耐烦了,将他抱了出来。

    战常胜深邃地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丁海杏诧异地看着他道,“你盯着我干什么”

    “我以后加倍对你好的。”战常胜眼底十分认真地说道。

    “那是必须的,不对我好你想对谁好。”丁海杏嘴角扯出个大大的笑容道,娇嗔道,“又胡思乱想。”催促道,“快洗碗去。”

    战常胜将碗筷洗好了,进卧室时,就看见丁海杏和儿子在炕上玩儿玩具呢

    刚吃完饭,陪儿子消消食,才哄他睡觉。

    “对了,这是姑姑给你的信。”战常胜坐在炕沿上看着他们母子俩,从兜里摸出信来,递给了她。

    “你看着儿子。”丁海杏拿过信,嘱咐他道。

    小沧溟将手里的积木递给战常胜,“啊啊”

    战常胜接过他手里的积木道,“爸爸,给你垒高高。”将积木一个落一个,“咱家沧溟都玩儿不腻。”

    “快玩腻了,我哥又做一副好玩儿的不一样的。”丁海杏随口说道,然后将信抖开,一目十行的看完,抬眼看着他道,“如我们所想,姑姑说了,那些东西咱们自己处理。”

    除了第一天拿来吃了一顿,牛奶和麦乳精给孩子们,剩下的都海原封不动的放在孩子他爸的书房里。

    丁姑姑收到信后五味陈杂,提笔写下来让他们别寄来了,自行解决吧干脆、果决、毫不拖泥带水,要断就断个干净。

    “你说怎么处理”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这样,反正那些东西经放。等通过我的训练大纲,这些当奖品如何”战常胜琢磨了一下道,“要想马儿跑,哪儿能不给马儿加草呢”

    “行,这办法好。”丁海杏挠挠下巴提醒道,“这个事不能以你个人的名义,咱不能越过一号了。”

    “对,你说对。”战常胜点头道。

    “可咱们也不能做好事不留名。”丁海杏眼底藏着抹算计道。

    “你呀”战常胜伸手捏捏她的鼻子道,“这事我心里有数。”接着起身道,“我上班去了。你赶紧哄着沧溟睡觉吧”

    aaaaaa

    高家父子三人出了战家,高建国看着高进山道,“爸,怎么景博达也在这儿。他们家不是下来接受gaizao的,怎么还住在战叔叔家的对门。”扬起小脑袋看着他道,“我记得学校里被扣帽子的人,都是打扫厕所,挑大粪。”

    “老景他gaizao好了,所以不像那些人。”高进山低头看着他们俩道,“以后你们可以继续玩儿。”

    “啊”高建国一头雾水,挠挠头道,“爸,您这变化也太快了吧一会儿能玩儿,一会儿又说不能玩儿。这到底能玩儿不能玩儿。”

    高进山被问的哑口无言的,最后独裁道,“我说能玩儿,你们就玩儿,我说不能玩儿,就不玩儿呗”

    “您看您真是的,我们本来玩儿的好好的,结果您一干涉,让我们闹僵了。”高进山噘着嘴埋怨道,“以后我和博达之间的事,您就别管了。”

    “嗨你个兔崽子,还敢埋怨我。”高进山气极反笑道,“我叫你干啥就干啥我是你爹”

    “我不是小孩子了,又不是笨蛋,知道好坏。”高建国歪着头斜看着高进山道。

    高进山低头看着耿直的儿子轻笑道,“有些事不能简单的用好坏来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