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见识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高进山追了过去,两人一前一后踏进了景家的大门。

    洪雪荔一看见战常胜进来,立马从沙发上站起来道,“战”看着他身后的高进山立马改口道,“三号,您有事吗”然后又看着高进山有些局促地说道,“你好,来这里工作了。”

    高进山则坦坦荡荡地说道,“是啊”

    “老战你让我来这里干什么”高进山站在战常胜的身后小声地嘀咕道。

    “看看景家有何感觉”战常胜指着客厅的摆设道。

    “啊”高进山闻言收起了漫不经心,认真的观察起了客厅。

    战常胜也没问,看着洪雪荔又道,“博达妈妈,我们可以去书房看一下吗”

    “哦”洪雪荔闻言一愣,一双美目闪了闪,随即立马说道,“好啊”指了指书房的位置,“你们自己进去吧我给你们倒水去。”

    “不了,不了,给你添麻烦了。”战常胜摆着手说道,“你忙吧”不由分说直接拉着高进山进了书房。

    洪雪荔知趣的避开了。

    景海林的书房内,“感觉如何”战常胜看着高进山问道。

    “书可真多。”高进山闻言只道了这么一句。

    “你在看看那些书。”战常胜随手挑了一本书仍给了高进山。

    这冷不丁地高进山慌乱的将书抱在了怀里,“你给我书看什么这伟人选集我也有,这能说明什么”

    “打开看看。”战常胜努努嘴道。

    高进山翻开了一看,“呀这都看了,还批注了。”空白处,字里行间密密麻麻的。

    “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战常胜指着一大片伟人选集,马列著作道,“这些人家都认真看过,做了批注。对于这种积极学习的态度,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人家积极改造自己的思想。”

    “呃”高进山走到书架前,随手抽出来,哗啦、哗啦的翻翻,还真都看过,从批注上看,那是坚决拥护的态度。

    他是无话可说,至于其他的书籍都是技术专业性极强的。

    “哎人呢”丁海杏站在院子里喊道,“常胜,高大哥,开饭了。”

    “啊这就来了。”战常胜提高声音道,然后看向高进山道,“走,走咱吃饭去,边吃边聊。”

    同洪雪荔告辞后,战常胜和高进山出了景家。

    丁海杏看见他们俩从景家出来,清澈的双眸溢满笑意道,“快孩子们都饿坏了,咱们吃饭去。”将他怀里的孩子抱过来道,“你招呼高大哥,我来喂他吃饭。”

    战常胜和高进山他们进到餐厅的时候,孩子们乖乖的坐好,等着大人到来。

    一看见战常胜他们进来,又纷纷的站了起来。

    “爸爸,快点儿。”高双庆着急地说道。

    “这肚子都饿憋了。”高建国拍拍自己的肚皮道。

    “坐,坐,咱们坐下吃饭。”战常胜双手向下压了压道。

    丁海杏则先把孩子尿了后,洗了手,才进了餐厅,将儿子放在他特制的餐椅上,她这边喂孩子吃饭。

    高进山看着战常胜道,“这宴席宴席,无酒不成席,老战你不会这么抠门吧把你的好酒拿上来吧”

    “下午还得上班,想喝酒,到星期天,咱们不醉不归。”战常胜夹了个虾球放在他的碗里道。

    “那好吧”高进山只好说道。

    孩子们大了,不用管他们,所以两人边吃边聊。

    “怎么样老高现在不能再拿老眼光看人了吧”战常胜停下手中的筷子看着他说道,“说说你看了啥感觉。”

    “非常的ghua。”高进山惊叹道,客厅内简朴、干净、整洁,没有一点儿资产阶级摆设与装饰,就连喝水的杯子那都是玻璃杯,上面画着红太阳,红字书写着劳动最光荣,“嗯gaizao的很彻底。”

    “那正常的同事间交往没有问题了吧”战常胜虚心地说道。

    “没了,没了。”高进山高兴地说道。

    “吃饭、吃饭。”战常胜看着他笑眯眯地说道,“吃慢了可就让孩子们给抢光了。”

    “呵呵”丁海杏看着高建国和双庆道,“半大的小子吃垮老子,嫂子没来,你们俩个想吃什么跟阿姨说,阿姨给你们做。”

    “爸爸”高建国和双庆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高进山,眼底尽是乞求。

    “哪儿能这么麻烦弟妹呢”高进山不好意思道。

    “行了,别扭捏了,孩子们正直长身体的时候,多双筷子的问题。”战常胜看着他打趣道。

    “你们可要帮你丁姨干活。”高进山看着自家俩混小子道。

    “是”高家兄弟高声应道,高建国恨不得扯破喉咙,很明显是喊给对门景博达听的。

    “想吃我家的饭,你们俩不但要帮着抓海鲜,还要帮着清理。”红缨看着他们两个说道。

    “这是当然了。”高建国与双庆可是巴不得呢

    aaaaaa

    与战家相比来说有说有笑,热闹的很,景家安静的很。

    景博达味同嚼蜡般咬着馒头,听着对门欢声笑语的这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洪雪荔看着他道,“好好吃饭,你那手里的馒头都让你给捏成什么样子了。”知道儿子心里不舒服,“有那么难受吗”

    “他们一来咱们就像耗子一样缩进老鼠洞里。”景博达扁着嘴,委屈地说道,“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光明正大的来往,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嘘”洪雪荔食指放在嘴边道,“慎言”

    “看看连说句话都得思量再三,生怕说错话。”景博达老气横秋地说道。

    “儿子,这你就说错了,不管什么时候都得慎言现在养成习惯了正好。”洪雪荔伸手揉揉他的脑袋道,“人心难测对吗”

    “哦”景博达不甘心地说道。

    “别这么委屈,这点儿坎儿还过不去啊”洪雪荔看着情绪低落地他道,“建国又不是天天在这儿。”挠挠头,这样下去不行于是道,“已经疯玩了差不多一个月了,是不是该把学习抓起来了。”

    景博达忙不迭地点头道,“妈,您教我吧我叫上红缨跟您一起学。让高建国给我抢,我看他还怎么抢。”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

    “你这小子。”洪雪荔无语地看着自家着臭小子道。

    “红缨爱学习吗”景博达双眸浸染着狐狸般狡黠地笑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