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冥顽不明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咋看出来的”战常胜惊讶道。

    “我有眼睛,又不是看不见,来接我的时候你瞅瞅你身边都没一个人,你看看人家五号后面一串,你是不是被孤立了。”高进山皱着眉头看着他道。

    “真是一言难尽啊”战常胜唏嘘道,“我是空降过来的,挡了人家的进步,能不恨我吗”

    “行了,以后咱俩并肩作战,还怕他个球。”高进山振臂一挥道。

    战常胜摇头失笑道,“对了,你这么干,嫂子没跟你闹。”一脸的八卦兮兮。

    “闹了,咋没闹,不过军令如山,她还能咋地,这日子该咋过还得咋过。”高进山轻笑道,微微扬起下巴,烧包地说道,“她还能跟我离婚了咋地”

    “那就得两地生活了。”战常胜看着他说道。

    “那还能怎么办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嫂子她不肯放弃现在的工作与生活,还有孩子们在城里才能受到良好的教育。所以只能这样了。”高进山轻松地说道,“认真说起来,离的又不远,放假的时候我回去看他们好了。”

    “这么来说,建国和双庆就是来这里过暑假的。”战常胜将小沧溟放在地上,圈在他和茶几中间蹦跶。

    “是啊巧茹指望着建国他们考大学呢”高进山摇头失笑道,“看见你小舅子考上大学,又看见她娘家侄儿上大学,现在一心一意的希望儿子上大学。”

    “那就上军校,海军实在太需要有文化的军人了,不但要有英雄气,也要有秀才气。”战常胜非常认真地说道。

    高进山上下打量着他道,“你这糙汉子这么看中文化知识啊”

    “你不知道,这次演习差点儿”战常胜又详细地讲了一下演习时发生的迷航与失联事件。

    高进山闻言砸吧着嘴唏嘘不已,“真没想到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是啊现在为了提高各艇主要负责人的文化水平,开办了学习班博达妈妈是主讲人。”战常胜头也不抬地说道。

    嘶高进山倒抽一口冷气,看着他道,“这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老底儿,你还不知道,美帝回来的还怎么能委以重任呢”

    “你这妄加揣测,我问你,人家要真是有问题,回来干嘛不回来不就得了。”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他道,“人家有啥消息可传递,咱有什么让人家像外传咱是秘密的建造驱逐舰了还是核潜艇了。再说了像这种高度机密的事情,咱也没资格,也够不到啊”叹声道,“我咋就想不明白,你怎么对自己的同志,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啊”

    “老战同志,我不是对自己的同志不相信。我是要提高警惕。”高进山指着自己的脑子说道,“时刻要保持清醒,不要被敌人给迷惑了。”

    战常胜看着冥顽不明地他道,“他要是真有问题的话,早脱下军装,抓起来了。”

    “我要是知道他有问题,那我早向组织汇报了。”高进山重重地拍着大腿说道,“还能叫他悠哉悠哉地在这里修理仪器、教书”担心地看着他道,“老战你这种思想很危险,可不要一时意气用事,成为群众 dong的绊脚石。”

    战常胜张张嘴,又合上,想了想道,“那现实的问题摆着呢官兵文化水平低,不找他们,难道我们亲自上啊我们才粗粗的学了几天这无线电台你会修吗还是航测系统出了故障你会修”战常胜抬眼看着他道。

    “呃”高进山一时语塞,还真是不好办啊抿着唇一脸的倔强。

    战常胜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可以争取的,“你跟老景认识的比我的时间长,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有眼睛,有自己的判断力,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干嘛要人云亦云的。”

    高进山闻言抬眼看着他,双眸晦暗不明,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难道因为那些毫无根据所谓的理由,放着不用,高层对知识分子的政策是团结、教育、gaizao 。只有让他们到战士们中间去,才能好好的接受教育和gaizao 。你说对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拍着胸脯说道,“我敢保证他们两口子绝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

    “你拿什么保证”高进山没好气地说道。

    “我拿军装做保如何”战常胜指指自己的军装道,“出了问题我负责。”

    “你怎么负责”高进山白了他一眼道,“事情哪里有你说的那么简单。”

    “我怎么负责拿笔来。”战常胜四下看看找笔和纸,“我给你写份保证书。”

    “行了,行了。你就不要走这个形式了,你怎么就这么固执。”高进山摁着他的手道,“你赶紧扶好了我大侄子,别摔了孩子。”

    战常胜扶好了儿子,就听见高进山唠叨道,“这姓景的你的啥人,你这么帮着他。你还敢给他打包票,你就不怕把自己给搭进去。这真要出了事,几个你能但得了。”

    “因为他是值得信任的同志。”战常胜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高进山被他给气的,“真是你这种固执会害了你的,快被你给气死了。你咋不知好歹呢。要不是看在多年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呢”

    “我声明一条啊在对待老景的问题上,咱们可以私下里吵、争执,有一点必须明确,那就是不许耽误工作。”战常胜竖起食指道。

    “那当然了,在我们的监督下他还得工作,哪能让他光吃饭,不干活呢”高进山立马说道。

    战常胜闻言嘴角微翘,这已经是争取到最好的结果了,不能再强求其他。

    高进山看着他操心道,“你说你也是熟读马列,老同志了。你的政治警惕性怎么这么低、这么麻木。”

    “说起来熟读马列,走走,我带你去老景的书房。”战常胜抱起儿子道。

    “去他的书房干什么”高进山不解地看着他道。

    “看了你就知道了,让你看看教育的结果。”战常胜抱着儿子出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