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老子要出院

作品:《六零俏军媳

    江五号一看见战常胜进来,心里咯噔一声,这真是不能再背后说人家坏话,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

    随即又想听到就听到呗老子怕他个球。

    “三号”江五号挣扎着坐起来道,就这么简单的动作,他就气喘吁吁的,一脸的虚弱。

    “慢点儿,慢点儿。”战常胜快步走到病床前道,真是装的还挺像的。

    徐茂生在战常胜跨进病房门的那一刻就站了起来。

    敬礼道,“三号”

    战常胜回礼后道,“徐队长也在啊”

    “还不到上班时间,趁着午休,我来探病。”徐茂生让开了病床前,“三号,请坐。”

    战常胜将手里的网兜放在了病床前的床头柜上,坐了下来道,“五号,你身体好些了吗大家都等着你主持工作呢”

    江五号在心里美滋滋的,哼s部是老子的地盘,我不在你就甭想玩转儿了。

    想越级没门儿

    “听五号说话中气十足,想来这病好的差不多了吧”战常胜看着他点点头评价道。

    江五号在心里暗骂小人,虚弱地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医生嘱咐我多休息、休息。”老气横秋地说道,“老了,这身体就是不中用了”

    “身体要紧。”战常胜一脸真诚地说道,“我早想来看看你了,可是工作忙,总脱不开身。这不好容易抽出点儿时间,顺道给你买了些营养品。”

    忙你倒是想忙,可没有我你忙的起来吗江五号心里打起了胜利鼓,没有我你干啥都不顺心吧都是我的人。

    “真是让你破费了。”江五号言不由衷地说道,瞥都没瞥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果,这点儿小恩小惠地就想收买老子,老子是那眼皮子浅的东西。

    “哎三号,你说也奇怪了,你总是嚷嚷着老蒋要反攻大陆,这咋吃了那么大的闷亏,没动静呢”江五号虚心地求教道。

    “现在是台风季,弯弯是一个多台风的岛屿。”战常胜微微一笑,见招拆招道,顺势又道,“趁此机会,我们抓紧练兵。”

    江五号神色一僵,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你看这夏天正是练兵的好时节,我这身体真是不重用,耽误工作,真是”一脸的自责。

    “养病要紧。”战常胜面色柔和理解地说道,“工作的事情不要担心。”

    江五号心里冷哼一声,让你猖狂,现在不还得乖乖的来请我。怎么着都越不过我,不让你三顾茅庐,我还就不出院了。

    他看着战常胜的脸色越发的和善了。

    “你好好休息,今儿早上一上班,一号就通知我们,上面给你安排了一个副手”战常胜满脸笑容地说道,“听说这个副手是军校的老师,无论军事素质还是文化水平都高。”话音一落就看着五号脸上的笑容僵在当场。

    战常胜站起来越发的和善道,“五号你好好的养病,不打扰你了。”话落不等他说话,估计也没心情说话,就自个出了房门。

    战常胜一出去,江五号就腾的一下从床上下来了。

    徐茂生还没意味过来,赶紧上前道,“五号,五号,你赶紧躺下休息,病还没好呢”

    “没好个屁再不好,老子都要被人给架空了。”江五号推着他急切地说道,“快,快老子要出院。”大喊道,“出院”

    走廊里的战常胜闻言,嘴角微翘,病好的肯真快只是想起这新来的,微微蹙起了眉头。

    他可真没有骗人,冷卫国今儿一早还真宣布了为五号派一个副手协助他的工作。

    徐茂生被吼的麻溜的去办理出院手续,十多分钟就办理好了。

    “五号,五号,这东西还没收拾呢”徐茂生看着换下病号服,着急朝外走的江五号道。

    “留着你嫂子收拾吧”江五号急急地朝外走去。

    徐茂生赶紧追了上去,这脑子里还蒙着呢这刚才还要好好的养病,这眨眼间就出院了。

    “五号,我咋闹不明白呢你这么急着出院干什么”徐茂生憋不住问道。

    “你没听见要给我安排个副手。”江五号边走边说道,脚下生风一般,急匆匆的。

    “安排副手很正常啊”徐茂生摇摇头,还是没闹明白。

    “你咋这么笨呢新副手是军校出来,你想想三号是哪儿过来的。”江五号嫌弃瞥了他一眼道。

    “哦你怕新来的和三号穿一条裤子啊”徐茂生恍然大悟道,难怪这么急,原来是怕两人联手,架空了五号。

    两人脚步匆匆地赶回了办公室。

    aaaaaa

    晚餐后,院子内战常胜抱着小沧溟站在地上扑腾,低着头说道,“高进山快来了。”

    “啊”洪雪荔手中的蒲扇啪的一下子掉了下来。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们道,“这可咋办啊他对咱可是不是很友好的。又知道咱的老底儿,万一”

    “那个老战,你还是搬到三号院吧”景海林首先想到,“跟我门对门的对你影响不好。”目光又落在孩子们身上道,“注意称呼啊别让人抓住小辫子,上纲上线。”

    红缨和景博达也慎重了起来,景博达更是噘着嘴道,“真是的好不容易过两天舒心的日子,又被搅合了。”

    “我们私下里称呼好了。”红缨机灵的说道。

    “也别跟惊弓之鸟似的。”战常胜看着他们安抚道,“别忘了,你刚得到上级的嘉奖。”

    景海林闻言心里一松,看向老婆孩子嘱咐道,“以后小心点儿行事。”

    景博达与洪雪荔重重地点头道,“知道。”

    “至于你说的三号院,我才不会去住呢”战常胜嫌恶地说道,接着继续说道,“咱们这里离群索居,除了来挑水的人路过,一般人很少进来的。大不了想谈什么我们山上去,避着点儿人好了。”挥挥手道,“别担心。”

    “哎老高不是想下基层一直没成,这一回,嫂子同意随军了。”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战常胜黑眸轻轻闪烁着,“不会是先斩后奏吧”

    “这话怎么说的”景海林问道。

    战常胜把走之前在楼前两人聊的什么,告诉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