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妇唱夫随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战常胜迟疑道,“应该不会吧”底气有些不足,随即又道,“这些东西哪有那么容易买到啊就是再有钱,也经不住这么花。”

    丁海杏闻言点点头道,“你说的对。”

    “你把它处理了,别放在眼前碍眼。”丁海杏指着它们道。

    “好嘞”战常胜将它们装进了箱子里,然后又抱进了书房,这些东西得告知姑姑后才能处理。

    “呃”丁海杏伸手道,“把奶粉和麦乳精拿出来,给红缨补身体吧还有那罐头也拿出来,让红缨尝个鲜。”

    她不吃,总不能拦着孩子也不吃。

    “对了别让我看见。”丁海杏只能掩耳盗铃般的,来个眼不见为净。

    “听你的。”战常胜点头应道。

    丁海杏看着他从书房出来后,就道,“看着你儿子,我马上给姑姑写信。”

    “爸,妈,晚餐做好了。”红缨踏着夕阳走进来道。

    得丁海杏在心里嘀咕道那就晚上等小沧溟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睡了在写吧

    “红缨来的正好,这些是给你的。”战常胜将奶粉和麦乳精、罐头放在了茶几上道。

    “爸,这是干什么”红缨被吓了一跳,“咱家这日子不过了。”

    “这话说的。”战常胜看着她道,“这是一个伯伯寄来的,这奶粉和麦乳精正适合你吃,这罐头让你尝个鲜。”

    “哦”红缨开心地说道,“爸妈,我可以跟博达分享这奶粉与麦乳精吗”

    “当然。”丁海杏点头道。

    红缨将麦乳精与奶粉放在了客厅的高低柜里。

    然后拿起午餐肉道,“爸,把它弄开了,咱们加个菜。”

    战常胜接过午餐肉,目光却落在了丁海杏的身上。

    丁海杏感觉到他的视线道,“看我做什么红缨的话没听见啊还不快去。”

    战常胜得令后,转身去了厨房,将午餐盒子拿刀劈开。

    “红缨把茶几上其他的东西也收起来。”丁海杏看着她吩咐道。

    “呀这些是姥姥寄来的。”红缨看着茶几上布鞋等东西道。

    “嗯”丁海杏点头道,“是你的东西,都拿回你屋里去。粮食放到面柜里,不生虫。”

    “哦”红缨将茶几上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放好了。

    战常胜将午餐肉切片放在了盘子里,端进来道,“今儿咱跟对门一起吃如何”

    “好”丁海杏应道,“那你跟对门说了吗”

    “在厨房正好碰见了洪老师,提过了。”战常胜笑着说道。

    “那就开饭吧”丁海杏抱着小沧溟道,“我们等着吃饭呢”说着将他的鞋子脱了下来。

    一看见鞋子脱下来,小沧溟顿时不乐意了,弯腰抓着鞋子不丢。

    战常胜走进来,看着小沧溟不高兴地样子道,“这是怎么了”

    “你儿子不让脱鞋。”丁海杏捏着他的包子脸道,“小家伙可知道护东西了,知道这是人家的东西。”

    “你就给他穿呗”战常胜无所谓地说道。

    “我这不是怕热着他。”丁海杏给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家伙穿上布鞋。

    “热了,自己就脱了。”战常胜随意地说道,“饭我摆好了,咱们出去吃饭。”他将小沧溟抱在了怀里道,“走,咱们吃饭去,让爸爸先喂你。”

    一听吃饭,小沧溟乐得眼睛眯成了条缝。

    “你们先走,我去叫红缨。”丁海杏起身道,不忘提醒战常胜道,“先把把孩子。”

    “知道”战常胜说着挑开帘子出了门。

    丁海杏叫上红缨一起去吃饭。

    葡萄架下的餐桌上摆好了碗筷,景海林看着午餐肉道,“今儿老战打算干什么吃的这么好”

    “一个故人送来的,好东西要分享嘛”战常胜简单地解释了一下道,招呼道,“快吃饭,快吃饭。”

    景海林夹了块儿午餐肉放进嘴里,品尝后道,“你这故人肯定官职不低。”

    “你这嘴巴够毒的,这都能吃出来。”战常胜惊讶道。

    “因为吃过,所以这味道至今还记着。”景海林叹声道。

    “我战友多嘛”战常胜打着哈哈说道。

    午餐肉全进了他们的嘴,战常胜与丁海杏一口没吃,说她执拗也好,笨蛋也好,反正她不吃,战常胜自然是妇唱夫随了。

    吃罢晚饭,红缨和景博达两人一起去洗碗筷,大人们坐在葡萄架下,扇着大蒲扇纳凉。

    “我说老战,你就让他一直待在医院里泡病号啊”景海林轻轻地摇着蒲扇小声地说道。

    “把儿子给我。”丁海杏从他的手里将小沧溟抱过来,去把尿,刚喝了那么多的粥,肯定是一会儿就得一把。

    别他这个当爹的一说起正事,就忘了腿上的孩子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明儿就去医院探访他。”战常胜黑眸幽暗道。

    “探望你确定你不是去刺激他。”丁海杏挑眉看着他道。

    “孩子妈,怎么能曲解我的意思。”战常胜满脸的不依道,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可是很带着满满的诚意去的。”

    “他也是这么想的。”丁海杏一脸揶揄地口吻道。

    “呵呵”

    “有些事,不是短时间内就突飞猛进的。”战常胜微微摇头,自言自语道,更多的是好笑,为了面子上好看,还真是难为他了。

    aaaaaa

    区里医院高干病房内江五号斜靠在被子上,懒洋洋地看着坐在病床边上的徐茂生道,“怎么样有没有好好的训练那帮子孙子。”

    “五号你放心吧我们基层一线不是坐机关办公室的,保证不给您丢脸。”徐茂生挺直脊背端坐在病床前,双手扶膝。

    “那就好”江五号心里稍安,也不枉他豁出去,死皮赖脸一回。

    “你回去告诉他们,要真是在让姓战的得逞,老子突突了那帮子混蛋。”江五号拍着病床咚咚作响道。

    “咚咚”战常胜敲了敲半掩的房门。

    “谁呀门开着呢自己进来吧”江五号提高声音道。

    “五号”战常胜提着一个网兜迈步走了进来,里面是苹果与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