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亏死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哪是那么小气的人,这规矩我还是懂的。”战常胜嘿嘿一笑道。

    “好了,龙苍海可以放心了,你的记大过处分没了。”冷卫国站起来道,“你们聊吧我吃完了。”

    战常胜和龙苍海站起来,目送他离开,扒拉、扒拉剩余的饭菜,也起身离开。

    战常胜和龙苍海去水房洗好了饭盒,边走边说道,“今儿上午的事情听说了吧”

    “听说了,很是狼狈。”龙苍海紧绷着下颚说道,脸颊不自觉的抽搐,能看得出来他憋笑憋的痛苦。

    明目张胆幸灾乐祸的话,没有战友爱,被人看见了影响不好。

    “行了,想笑就笑吧憋着多难受啊”战常胜面容冷峻地说道,“笑归笑接下来可就轮到你们艇上人员,如果”浓浓地警告。

    “三号,你放心,我们艇上的人员保证在军事技能考核中全部合格。”龙苍海停下脚步,挺胸抬头,朗声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掉链子。”战常胜食指点着他道。

    “是”龙苍海小声地说道,“别的艇我就不敢保证了。”

    “我心里有数。”战常胜点点头道。

    “三号,不耽误你忙了。”龙苍海说道。

    战常胜挥挥手,转身朝办公楼走去。

    龙苍海目送他离开,高兴的一蹦三跳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把自己身上的处分给消了。

    上次对敌作战立功受到了奖赏,直接跨了一级,成为了中队长,正营级干部。

    总算扬眉吐气了,这下子媳妇儿随军,可以一家团聚了。

    aaaaaa

    说好的第二天抽查艇上人员的军事技能,结果倒好,江五号昨儿十公里越野,跑的跑进了医院,泡病号去了。

    其实是说白了给各艇的人员争取时间,抓紧训练,有道是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结果军事主官不在,又绕不开他,抽查只能作罢。

    aaaaaa

    突突战常胜骑着摩托车进了月亮门,大喊道,“杏儿,快来帮帮忙。”关掉摩托车。

    丁海杏早早的就听见了他那堪比拖拉机还响的摩托车声音,就抱着儿子出来了。

    小沧溟看见战常胜的摩托车兴奋的啊啊直叫。

    “这是什么”丁海杏看着挎斗里两个大大的包裹道。

    “其中一个是家里寄来的,”战常胜顿了一下道,“这个稍大一些的是基地寄来的。”

    “基地,我们有熟人吗”丁海杏一头雾水地问道。

    “你忘了,应应”战常胜小声地提醒道,他可是清楚的记着他家杏儿不准正式的称呼人家的。

    “他寄来东西。”丁海杏意味过来道,火大的说道,“他寄东西干什么谁稀罕寄回去。”

    “这个咱商量、商量,我先将东西搬进去。”战常胜将两个包裹搬进了家。

    战常胜先拆开了杏花坡寄来的包裹,“爸妈,又寄来了小麦了,一定是今年新下来的。”嗔怪道,“爸妈也真是的,留着自己吃呗,咱们又不缺吃的,你现在也吃上商品粮了。”笑了笑道,“这个月往家里多寄些粮票。”

    “哟这是给我们小沧溟做的布鞋,与棉鞋。”战常胜放到手里道,“还没有我的手掌大。”积极热情地说道,“来儿子,我们试试。”直接给儿子穿上了布鞋,“有些大。”

    “大什么大这个天冷才穿呢你儿子的脚还长呢再说了,穿上袜子,垫上鞋垫,估计就差不多了。”丁海杏说着抱起儿子站在了沙发上。

    小家伙跺跺脚,一脸奇怪地看着脚上枣红色条绒做的布鞋。

    那小表情,很搞笑的。

    丁海杏扶着他,看着小家伙在沙发蹦跶。

    战常胜则将家里寄来的东西一一拿出来,吃的、穿的都是自己做的。

    “这个要打开吗”战常胜看着丁海杏征求道。

    “怎么你想打开。”丁海杏噘着嘴道。

    “对方可不知道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你这么贸贸然的寄回去,姑姑那边怎么办”战常胜提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道。

    丁海杏被堵得哑口无言,长处一口气道,“那就打开吧”

    战常胜将木头箱子打开,“这在基地的高官就是不一样,看看这些东西。午餐肉、鱼罐头、麦乳精、奶粉大米、面粉、花生油啧啧”砸吧着嘴道,“全是好吃的,等闲的人买不到的。”

    “哼”丁海杏冷哼一声道,“他这是想干什么赎罪吗还是为了臭显摆,谁稀罕”老娘空间里的东西可比他的好多了,令人郁闷的是不能肆无忌惮的拿出来。

    丁海杏看着眼前的东西就更加生气了。

    “现在怎么办”战常胜轻蹙着眉头问道。

    “反正我不吃我儿子有母乳,才不喝奶粉”丁海杏态度强硬地说道,“至于午餐肉与鱼罐头,没有新鲜的好吃,再说了我们缺吗”

    “那又没办法还回去,不然引起他的怀疑就糟了。不吃总不能放着发霉吧”战常胜纠结着左右为难道。

    “这简单你送人情去。”丁海杏这话说出口,抬起头琉璃似的大眼波光流转的眼看着他,食指指着他道,“哦你好坏,故意设计我。”

    “淡定、淡定。”战常胜拍着她的肩头说道。

    丁海杏噘着嘴无比郁闷滴说道,“无功不受禄,礼尚往来,合着我还得想尽办法回礼,真是亏死了。”

    “你不用为难,我来想办法。”战常胜拍着胸脯说道,“包在我身上。”

    “你能想什么办法人家送吃的,当然也还吃的了。不然让你犯错误就不好了。”丁海杏叹息道,“还是我来吧哪能心安理得地那人家的东西。”

    “哦这里还有一封信。”战常胜将信拆开,一目十行的看完,看着丁海杏道,“人家知道这些年地方的日子艰难,想通过你的手给姑姑送些东西。”

    “哼”丁海杏冷淡地轻哼一声,“姑姑才不稀罕呢我会在信里跟姑姑提一下。不论怎么说得让姑姑知道。”

    “嗯”战常胜点点头道。

    丁海杏猛然抬头一脸惊悚道,“他爸,你说他不会缠上咱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