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开启新篇章

作品:《六零俏军媳

    按说大人物走了,紧绷的神经可以松一松,没想到战常胜更加的忙了。

    每天晚餐后和景海林在书房内,嘀嘀咕咕的,就是熄灯号吹了,回到家也钻进书房,忙活到深夜才回卧室打坐修炼。

    “你在忙什么”丁海杏咕哝道,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眸看着挑开蚊帐进来的战常胜移了移位置。

    “吵醒你了。”战常胜不好意思说道。

    “不是,我只是担心天天这么熬夜,对身体不好。”丁海杏坐起来忧心地看着他道。

    “没事,一打坐比睡觉恢复的体力都快。”战常胜混不在意地说道。

    “忙什么呢”丁海杏漫不经心地问道。

    “哦训练大纲的事情。”战常胜担心道,“我真怕运输大队长决一死战,咱们这些家底可拼不过人家,不抓紧训练怎么办”

    “海上风云变幻,现在又到台风季,运输大队长得掂量、掂量,别船开出来了,没遭遇到你们,就被风给刮上了天。”丁海杏揉揉眼睛随口说道。

    现在没有那么多气象卫星在太空,台风还真是无法准确的预测。

    第一颗人造卫星是老毛子在57年,送上太空的。人类从此进入了利用航天器探索外层空间的新时代。

    这颗卫星粗糙的很,只会在太空噼啪作响,但它标志着人类的活动疆域已经从陆地、海洋、大气层扩大到了宇宙空间,人类从此打开天门,放眼宇宙。

    战常胜闻言眼睛一亮道,“那正好给了我们时间练兵。”

    “那这么说你又要跟五号正面杠上了。”丁海杏不由得担心地说道。

    “别担心,这次我可是有上级命令的。”战常胜嘴角微翘,自信地说道,别说有了大靠山,就是没有,他也能将他们给治的服服帖帖的。

    只不过他不想将精力耗费在与他们扯皮上。

    “我怕他们不甘心,更怕你得罪小人,有道是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尤其是你身处官场,本以为地方上勾心斗角,没想到正直的兵哥哥也这般。”丁海杏微微摇头,面色不愉道。

    “我明白,这是一个特现实的地方,人未走、茶已凉。历来都是雪中送炭的少,落井下石的多。尤其现在政字头挂帅。”战常胜面色肃穆地说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嘲讽地一笑道,“现在得感激运输大队长了。”

    丁海杏闻言秒懂,握住他的手,“别累着自己。”心里琢磨着得给他做些好吃的补补

    “别担心,虽然五号这人小肚鸡肠的又爱睚眦必报,但毕竟是从小听着军号长大的。还有着他的骄傲与自尊,使绊子恶心人的手段肯定会有,但不会拿国家大事开玩笑。”战常胜心里有成算道。

    “反正你小心点儿。”丁海杏看着他说道,“好了你打坐吧”说着起身道。

    “你干什么去”战常胜看着下炕的她道。

    “给你儿子把把尿,粥喝多了。”丁海杏说话当中已经掀开了小沧溟的蚊帐,看着一副投降姿势的小家伙,毛巾被裹着肚子严严实实,看着小辣椒一翘一翘的。

    一把尿,我了个老天,这要是尿到了床上,一准把小家伙给飘走了。

    丁海杏将小沧溟放回床上,自己解决完生理需要,然后才爬上炕,睡觉。

    战常胜则打坐,一眨眼天就亮了。

    晨练完毕后,早餐桌上,景海林看着洪雪荔道,“授课的事情定下来了,每个星期天下午一节课,俩小时,中间休息十分钟。一个月也就四节课,八块钱的工资。”

    洪雪荔眼睛瞪的溜圆,一脸惊讶地说道,“还有工资”她是真没想到。

    “爸,这钱这样拿着不太好吧”景博达看着他们担心地说道。

    “拿着吧经过d委会决定的。”景海林看着她说道,声音温润如玉,沁人心脾。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这样子,我不好好教都不行了。”洪雪荔勾唇浅笑道。

    “回头我把整理好的讲课讲义给你,在家里先熟练一下。”景海林表情相当慎重道。

    “知道了。”洪雪荔也郑重地点头道,这可是大事。

    “老景,走了。”战常胜站在院子里冲着对门喊道。

    “哦哦这就来。”景海林唏哩呼噜的将碗里剩下的粥扒拉完,起身掏出手绢擦了擦嘴道,“我走了。”走到门口从挂衣钩上拿下军帽戴好了出了挑开竹帘出去了。

    aaaaaa

    小会议室内,江五号看着人员差不多都到了。

    于是道,“既然人来齐了,那咱们就开始吧”

    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他左手边第一位还空着呢

    “三号还没来呢”

    江五号闻言脸刷的一下子阴了下来,“说好的开会时间,没有一点儿的时间观念。”

    本来是自己牢牢把握的s部,由于姓战的那家伙走了狗屎运,现在成了英雄了,看看已经有人倒向他了,动摇军心了。

    墙头草们纷纷开始站队了,真是气死他了。

    “还没到点呢”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还差五分钟才八点呢”

    江五号咬着后槽牙,挤出一句话道,“那就再等等”

    他这边话音刚落,战常胜拿着文件夹就匆匆地赶了进来,和老景在他的办公室内,一聊起正事差点儿忘了今儿早上的会议。

    一路如疾风般的跑了进来,坐在了位置上,打开了文件夹,摘下军帽放在自己的左手边上。

    战常胜目光看向江五号道,“我没来迟吧”

    “没有”江五号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道。

    战常胜扫了一眼都来齐了,看向主位上的江五号道,“五号,那咱就开始吧”

    算你还知道这里是谁的主场,江五号面色和缓地说道,“那咱们开始开会。”

    战常胜出声打断他的话道,“在开始开会之前,我先说两句,今儿讨论的是护卫艇与鱼雷艇训练大纲。”

    江五号微微扬起下巴,“这个”

    然而他的发言又一次被战常胜给打断了。

    “在讨论训练大纲之前,我认为有一个基本的道理我们得重新认识一下。”战常胜轻轻攥着拳头,清冷地目光一一扫过在座的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