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扶不起的刘阿斗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轻轻勾起一边唇角又道,“要说头功那是广大的人民群众,没有他们在海上养殖,怎么能潜艇趴窝动弹不得呢有因才有果,至于讲什么必然性,那都是瞎扯淡,真要是按这个必然性走下去,我们不用那么辛苦的进行军事训练了。也不用升级我们的军事装备了,就等着兔子自己撞上来,我们擎等着捡便宜得了。”指指外面道,“那些京城来的搞技术的专家组,到现在都没有从潜艇上出来,吃饭睡觉都在上面,为什么不就是为了实现他老人家说的加强海军科技建设,实现强军梦嘛”

    冷卫国见战常胜把想说的都说了,众人的脸色也都尽收眼底。

    心里感慨啊这家伙倒是会收买人心,各艇上的负责人,整日里跟舰艇打交道,自然知道,那艇有多破,自然知道改造旧装备有多么的迫切。

    江五号脸色发黑被噎了个半死,这话里话外啥意思傻子都听的出来。

    江五号捏了捏手中的钢笔,语气温和地说道,“三号是想跟大家泼泼冷水,这样很好嘛胜不骄,败不馁。是我军一贯的工作作风嘛”

    总算把自己的面子给挽留回来了。

    战常胜目光一一扫过去道,“我想我们这样的总结,运输大队长肯定会很高兴。吃了这么大的亏,他怎么甘心。这一次兔子可是真的来了,到那时谁敢拍着胸脯说,我们必然会胜利”

    “呃”说的众人都悻悻的,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就那破艇,能跟人家的大军舰比吗

    冷卫国见火候差不多了,于是道,“战常胜同志的话,有他的道理,敌人甘心还是不甘心,这要取决于我们是否真正的打败他,军事斗争,尤其是我们的海战,这是一个长期的任务,我们不能拘泥于一时一刻的胜负,气可鼓,不可泄。我们不能把我们自己说的一无是处,灭自己的威风,长别人的志气。我们的军事装备,是很落后,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可是同志们,我们国家的底子薄,百废待兴,穷家难当啊可是我们再缺枪、缺炮、缺装备我们也要发扬,我们不怕牺牲的精神。以我们的血肉之身捍卫我们的沿海的安宁。”

    听听,人家说话可真是有水平,战常胜看着冷卫国,心里嘀咕自己要学的还很多呢

    “一号说的对,我们缺这个,缺那个,可我们不缺的就是人”战常胜随声附和道。

    江五号闻言这太阳穴知道跳跳,果然战常胜这话题又转到了军事训练上,为了应对运输大队长的报复,咱就得狠劲儿的练,死命的练,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不能让战士们白白的牺牲。

    这冷卫国与战常胜两人配合的是天衣无缝,江五号只能干瞪眼。

    一个是头儿,一个风头正盛,你能说人家说错了吗真要顶着干,说什么只要有战争就会有牺牲,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也是胜利,这些话真要说出来,就更加威信扫地了。

    可是也不能任由着战常胜胡来,所以会后,江五号叫住了冷卫国,阴阳怪气地说道,“老冷,明儿这个会,咱还开吗”

    冷卫国闻言眼底划过一抹流光,正色道,“开呀当然要开。我们让大家趁这个机会,把话讲明白,讲透彻了。他老人家不是也说过真理越辩越明。”

    江五号闻言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连连叹气摇头。

    冷卫国关心地问道,“有话就直说嘛咱们都是一个灶里吃饭的。”

    江五号语气酸溜溜地说道,“我们一个灶里吃饭,只怕有的人不是,处处高人一等,显摆自己。”随即又叹声道,“老战这个人,真是可怜啊”

    冷卫国左边眉峰轻挑,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这又唱的哪一出。

    “老战的认识水平,真是让我诧异,也忒低了吧真是出乎我们的预料。”江五号关心地说道,“可我没想到会低到这个水平上,在我看来简直脑袋不清楚的傻子。是个扶不起来的刘阿斗啊”

    冷卫国负手而立,看着他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江五号轻哼一声道,“我们今儿的会是为谁开的”不甘心地说道,“我们不是在为他的脸上贴金吗”阴阳怪气地说道,“他可倒好,不领情也就算了,还唱起了高调。我说老冷,咱们是不是拿着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啊”

    冷卫国冷冷一笑道,“你这话说的,说你不对,那是冤枉你,说你正确,也不完全。”非常真诚地说道,“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吧咱们不都是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吗”

    江五号闻言脸色微白,不确定地又问道,“我说老冷你什么意思”

    冷卫国一脸正色地说道,“我看啊明儿的议题,应该改变”

    江五号冷笑道,“改怎么改”

    “按照战常胜同志说的,找问题,把问题都找出来,积极地改善我们的不足。”冷卫国认真地说道。

    “可上面要的是我们的经验总结呀”江五号不得不提醒道,题跑偏了。

    “难道非要经历惨痛的教训,才来后悔吗要防患于未然,把我们该做的,能做的,做到最好。”冷卫国一字一句地说道。

    江五号又不是傻子,岂会听不出他话里的深意,眼底更冷,语气自然不善道,“话是这么说,可他的发言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了。”

    冷卫国看着冥顽不明地他冷冷地说道,“这威风如何你我心里清楚,该灭的还是要灭的。难道非要等到别人来灭,那时候敌人可是不会对咱客气的。”

    还威风呢哪里来的老战说的对,他们这边削了运输大队长的威风,以那人的性格,还不找回面子啊却是得加强海防。

    江五号气的脸色黑的,这是铁了心跟姓战的穿一条裤子了。

    不体察上意,老子等着你们吃瘪。

    会议散了,已经快中午了,战常胜自然就回家了。

    回到家红缨正在厨房里做饭,战常胜围上围裙,把红缨给赶了出去,“今儿我回来的早,我来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