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会场比战场更可怕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看着冷卫国非常诚恳地说道,“论资历、论本事,我也就跟你说的瞎猫碰上死耗子,走了狗屎运了,赢的侥幸而已。这要总结经验,大书特书的,我感觉脸臊的慌这事谁碰上都能得个功劳。”

    冷卫国看着谦虚地他,微微摇头道,“别人的功劳可没你的大,那遇见了,叮铃哐啷一通炸,把潜艇轰沉了,就没现在研究价值了。”

    这一次京城了领导来了,专门带了一个技术专家组,看见潜艇那跟饿狼似的,双眼冒着绿光就冲进去了。

    冷卫国接着看他下面的总结报告,摇头失笑,“真有你的,我现在可真是服了。”

    “从上往下压,借力打力,总比我自个瞎扑腾强。”战常胜不想把精力耗在内斗上。

    冷卫国不由得担心道,“可你这报告,向上面递,他们到手的功劳,你推到了人民群众的头上,他们可是会消极怠工的。到时候你的压力可不小。”

    “哦”战常胜赖皮道,“你是一号,你得帮我分担”

    冷卫国张开嘴半天都没合上,最终答应道,“行本来就是我的职责。”

    “有些话我要提醒你,有时候会场比战场更可怕。”冷卫国冷不丁地说道。

    “多谢老哥提醒”战常胜感动地看着他,不是真心为他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这发言没有过激的言辞,只是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战常胜刻意压低声音道,“我都没敢当头棒喝,写咱们与西方国家的差距。”

    “你呀”冷卫国食指点着他道,“还说我大胆,看来你的胆子也够肥的。”叹声道,“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也想实话实说,可是咱得保住身上这身军装,才能做些实事”

    战常胜认真地点头道,“是事实,也不能乱说话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谁也不是傻子,可也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有些话该讲则讲,不该讲的,就不能讲。”

    政治就是政治

    “报告”马德彪站在门外道。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冷卫国看向门口道,“进来。”

    马德彪推门进来,朝他们二位敬礼后,道,“一号,三号,开会时间到了。”

    “走,咱们去会议室。”冷卫国起身道,将手里的总结报告还给了战常胜,然后与他一前一后去了会议室。

    会议室的黑板上赫然写着总结会。

    进入会议室战常胜发现大家的脸色一脸的喜气,感觉比过年还高兴。

    纷纷像战常胜打招呼,一个个热情了许多。

    战常胜心里苦笑,希望你们听了我的总结报告后,还能笑的出来。

    不过脸上还是挂着得体地笑容,一一跟他们打招呼。

    纷纷落座后,冷卫国开门见山地说道,“同志们这经验总结大会,就要在我们这里召开了。今天这个会,我不是主角,要听大家的,现在请大家畅所欲言,集思广益。这个经验该怎么总结。”

    江五号首先激动地站起来说道,“我先来说两句,同志们这是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同志的光荣。也是我们这里每一个干部战士的光荣。”竖起食指使劲儿的挥舞着,有一种挥斥方遒之感,“在此之前根据一号的意见,我们自己,先要总结一下。”目光看向冷卫国微微点头,态度还是要有的,“找出这次大捷的必然性。然后推而广之。”顿了一下又铿锵有力地说道,“这次大捷,对我们乃至整个海军建设的重大意义。有些同志认为我们这次的胜利,只是一次战役的胜利,不就是缴获了一个潜艇吗哪儿来的这么多的深刻意义呢我觉得这话不对仗打胜了,却对胜利没有深刻的认识,这不符合我们的工作作风。失败有失败的必然性,胜利有胜利的必然性,”敲击着桌子,意气风发地说道,“社会主义胜利是必然的,反动派失败也是必然的,三年打败了老蒋是必然的,那么我们的胜利同样也是必然的。所以总结胜利的原因就是要找到胜利的必然性。光理论不实践不行,光实践不总结也不行。这次大捷的深刻意义。它将改变我们落后挨打的局面。”满脸因为兴奋而通红的坐了下来。

    坐在后排的龙苍海站了起来,“我来说两句,我是个粗人,说的不好请大家不要笑话。我穿军装多年,有幸能够成为胜利者的一员。实在是侥幸碰上的,根本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战”

    此话一出如投入热油锅中的水滴一般,炸锅了。

    “我们没有开一炮,就算海战了。”龙苍海不管不顾地继续说道,“没有任何的战略、战术,根本就是敌人主动投降的,在水下被困了那么久,氧气不足、食物不足、淡水不足,不得不浮上来的。说白了它就是惊弓之鸟,被我们给吓唬住了。我不同意五号的意见,只是运气好偶然碰见了,哪儿有什么必然性,可没那么好天天守株待兔,等着兔子自己撞死,我们好见现成的。”

    战常胜闻言深邃幽深地眼底划过一抹幽光,对他倒是刮目相看,不容易啊在到手的荣誉面前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龙苍海这就是你的总结报告吗”江五号压抑着怒气说道。

    “对我讲完了。”龙苍海立即又道。

    “你要想清楚了在说话”江五号言语间带着浓浓的威胁道。

    “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后写下来的。”龙苍海目光清明地看着他,态度强硬道。

    “如此兵不血刃的一场胜利,还真是闻所未闻,在世界战争历史上也不多见。怎么能说是侥幸呢”

    江五号看着闷不做声的战常胜挑眉道,“三号,今儿你可是主角,我们大家都想听听你的感受。讲两句吧”

    “那我来说两句。”战常胜握拳轻咳两声道,“有这么一句话,当一辈子兵也不见的是真正的军人,只有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才是真正的军人,真正的成熟。就你说的那场大捷,我们可是一炮未发。”

    江五号闻言脸色难看了起来,提箱他道,“话扯远了,说正事”

    “我说的不是正事吗”战常胜不咸不淡地说道。

    “说经验总结,别扯别的。”江五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