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诡辩

作品:《六零俏军媳

    “夜视”战常胜眨眨眼不解地问道。

    “红外线夜视仪,在黑夜里不妨碍视线。还有雷达和声呐的升级换代,你将来都将无所遁形。”景海林语气和缓地看着他道。

    “我知道可是也不能因为我一个破坏军纪吧”战常胜贼兮兮地看着他道,“老景,我可是等你的好消息呢”

    “啊”景海林恍然道,“你这可真是,天天追着我,你以为那么容易啊”

    战常胜一拍手道,“对了,新缴获来的潜艇不知道他的舰载雷达如何,你去瞅瞅呗”

    “那现在可是宝贝疙瘩,警戒着呢我估计进不去。”说实话景海林也眼馋,可是级别不够啊只能干巴巴的看着它停在码头上。

    战常胜记上心来,勾唇一笑道,“老景你要是能干的话。战功还怕没有吗”

    “你倒是乐观”丁海杏眼波流转浅笑地看着他道。

    “我说的可是认真的,运输大队长吃了这么大的亏,脸颊现在肯定生疼。他能甘心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肯定反扑,这不就是机会。”战常胜双眸闪闪发亮道。

    “好战分子。”景海林食指轻点着他道,“你心里有数就行。”

    “报告”

    战常胜看向月亮门,看见来人将手里的儿子递给了丁海杏,然后站了起来。

    葡萄架下的人呼啦一下子全站了起来,来人可是一号的大秘。

    马德彪快步走过来敬礼道,“三号。”

    战常胜回礼道,“马秘书。”

    马德彪立即说道,“一号请您到办公室详谈。”

    “我马上就去。”战常胜随即说道,“我走了。”

    战常胜跟着马德彪一前一后地就出了月亮门。

    红缨紧抓着丁海杏地衣摆神色不安地说道,“妈,爸爸会被处分吗”

    “谁知道呢或许功过相抵”丁海杏垂头看着她轻笑道,“你那个爹啊立过的功,跟他受过的处分一样多。”

    “如果都按着作战预案打仗的话,还能有兵无常势这句话吗”景海林看着他们道,“别担心,老战指定没事”

    “那爸爸您还吓唬我们。”景博达撅着小嘴不满地说道。

    “这不是吓唬你们,无论怎样制度就是制度。有功就奖,有过就罚。”景海林看着景博达与红缨很严肃认真地说道。

    “不要轻易去挑战制度,除非你得有足够的资本哟”丁海杏嘴角微翘看向月亮门,意味深长地说道。

    洪雪荔与景海林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眼,冷静又理智,老战那糙汉子还真是有福气。

    不过自己也不差,目光落在了洪雪荔的身上。

    aaaaaa

    “真是走了狗屎运了,这都能让他立功”江五号气的吐血,这么大的军功摆着,以后想在收拾他就难了,被他给压着自己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忍不住心烦意乱了起来。

    朱爱军贼眼睛滴溜溜一转献计献策道,“五号,咱们在演习呢他这目无军纪,这可是他来了以后三令五申的,擅自出兵”

    朱爱军的话还没说完,江五号就黑着脸爆喝道,“你懂个屁我要是敢这么说,会被整个官兵的口水给淹死。什么军纪、擅自调兵遣将,你特娘的有种也给老子放这么大个卫星。敌人就在眼前你还演习”食指戳着他的脑袋道,“你猪脑子。”拍着办公桌道,“你说的那些都是小意思,上面要能打胜仗的军人。”

    “净出些馊主意”江五号挥舞着手臂道,“滚滚,别在这里碍眼。”

    朱爱军麻溜的撤了,江五号心里那个眼红、羡慕啊这好事咋没让我遇上呢

    忽然又笑了起来,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功劳是大家的,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这么想着心里舒服些。

    aaaaaa

    战常胜喊着报告,进了冷卫国的办公室,坐在了待客区的沙发上。

    冷卫国笑眯眯地看着他道,“这一场仗大的漂亮,我该怎么表扬你啊”

    “一号,我请求处分。”战常胜正襟危坐,双手扶膝,一脸正色地说道。

    “处分”冷卫国似笑非笑地摇摇头道,“哪能处分我们的大英雄呢”

    “你就别逗我了,你想怎么处分都行,反正我档案里不在乎在加一条处分。”战常胜一放松痞痞地说道。

    冷卫国看着原形毕露的他道,“你别得意擅自调兵”

    “哎话不能这么说啊我可是向岸上请示的,谁在电报里说给老子死死的缠着他们。”战常胜眉眼间尽是笑意道。

    冷卫国闻言一愣,随即指着他笑骂道,“诡辩”

    “我再问你,你只是个观察员,演习的指挥权可是龙苍海你啥时候成指挥官了。”冷卫国继续说道。

    “运输大队长啊由演习瞬间转移到战时,我是这个编队军衔最高的,自然就成了指挥官了。”战常胜淡定从容地解释道。

    “我说你是不是早想好了应对之策了。”冷卫国看着应对自如的战常胜禁不住问道。

    “哪有”战常胜矢口否认道,打死也不能说杏儿提醒,自己来的路上都在琢磨。

    战常胜伸手一抹额头夸张地说道,“你看紧张的都出汗了。”

    “好前两条,算你诡辩有理。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拿咱的那点儿家当就这么去跟人家潜艇死磕、硬拼,不要命了。这个你怎么解释。”冷卫国眸光灼灼地看着他道。

    “哦我唱的空城计、虚张声势,可不是鲁莽行事。”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胜向险中求。”

    “去,少给我胡说八道,认真点儿。”冷卫国没好气地说道,“你如果全军覆没了,我拿什么向上面交代。”

    “哦那是你的事。”战常胜无赖地说道。

    冷卫国闻言错愕地看着他,食指重重地点着他道,“你”

    战常胜收敛起脸上的吊儿郎当,认真的说道,“老子不打无准备之仗,我没有夜盲症。”

    “正经点儿少给我老子、老子的。”冷卫国啐道。

    “我很正经”战常胜板着脸说道。

    “没有夜盲症,不代表视力好,昨儿晚上没有月亮,又是多云的天气,可视条件非常的差,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冷卫国看着他道,“你不解释清楚,我看你报告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