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提醒

作品:《六零俏军媳

    红缨和景博达两个人满眼小星星地看着战常胜催促道,“爸、战爸爸快说,快给我们说说当时战况”

    “还战况呢”景海林无语地摇头道,“你这仗打的,那潜艇估计是憋屈死了。”

    “呵呵”战常胜不厚道地笑了起来,“其实我心里也怕的要死,这心里虚着呢”又颇为遗憾地说道,“不能痛快干一场真是憋屈死了。”逮着了大鱼,却只开了一枪,一颗炮弹都没发,这袖子都白撸了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景海林没好气地说道,“多少人一辈子想遇都遇不到的好事情。”

    “刚才还说我狗屎运呢这会儿又羡慕起来了。”战常胜满脸都是笑容的乐不可支地说道。

    “咯咯”小沧溟看爸爸笑得开心,坐在爸爸怀里的他也跟着直乐。

    “听得懂吗傻笑什么”丁海杏捏捏儿子的肉嘟嘟嫩滑的小脸蛋儿道。

    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有小沧溟在,生活多了更多的乐趣。

    战常胜忍不住咋舌道,“好家伙那潜艇真是好大的个儿。在我们面前就跟一座山似的。”

    “要不说你狗屎运呢那是一艘排水量在两千吨的大型攻击型潜艇。”景海林食指点着他道,“你还真是艺高人胆大,如果不是黑夜的掩护,还有你们关掉了动力装置,通讯装置,就那么利用海流在海上漂着你们别想靠近人家,人家一颗鱼雷,轰掉你整个编队都绰绰有余。”

    “呵呵”战常胜得意地笑道,“全须全尾的将它给弄了回来,这下子可以拆吧拆吧,知道人家内部啥结构了,咱也好比葫芦画瓢。”

    景海林好笑地摇头道,“只是常规潜艇,又不是核潜艇,那才有意义。”

    “我只听过原子弹,就是仍在小鬼子头上的两颗。还没听过核潜艇,那是什么东西”战常胜虚心的求教道。

    “我也没见过,那都是高度的军事机密。不过在学校模糊的听说过一些。”景海林努努嘴,组织了下语言道,“这么说吧我们平常两个人到海上去游泳,会比赛谁游得远,谁游得快,还会比赛谁在水下潜水时间长,这些个都是指标,核潜艇也是一样。首先看谁跑得远,像现在美帝的潜艇,加上一次核燃料之后,就围着世界转,能跑几十圈,二十年都不用换燃料,厉害吧而常规潜艇,就比如你这次缴获来的,柴油机给蓄电池充过电之后,在水下如果用10节的速度前行,一个小时就没电了,所以常规潜艇在水下的时候一般就用一节两节的速度慢慢溜达。核潜艇的速度可以达到20节,这是我回来之前知道的最快的速度,而经过十来年的发展,速度提高一倍应该不是问题。”

    景海林尽量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解释道,“再说潜深的话,200米是标准的潜深,一般的潜艇会潜到200米,这是一个平台,突破这个平台再往下潜,水压增大,你这个潜艇壳子可能会被挤破。现在美苏军备比赛看谁能潜的更深,更深的能潜到300米、500米,潜艇潜得足够深安全性相对就高就像飞机,飞机有一个极限高度,比方说两架飞机,美帝的飞机能飞3万米高空,而你的飞机只能飞1万米,那你就只能等死了,它从上边直接扔个手榴弹都能把你炸掉。潜艇一样,我这个潜艇,比方说能潜450米,你那个潜艇就只能潜到300米,那相对来说我就比较安全了,你有本事下来,小心艇壳被挤瘪。”

    “核潜艇这么厉害”战常胜眼眶发热道,“咱们什么时候能有”

    “咱们连蘑菇蛋都没有。”景海林随口说道。

    “蘑菇蛋”战常胜与洪雪荔满脸问号。

    丁海杏则秒懂,很快就有了。

    景海林轻笑道,“爆炸后的蘑菇云原子弹。”

    “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战常胜乐观地说道。

    丁海杏看着战常胜也突然想起来提醒道,“沧溟他爸,别急着高兴,你这大战后的总结报告怎么写”

    “照实写呗还能怎么写”战常胜一脸奇怪地看着她说道,“能大获全胜,根本原因还是海带缠住了潜艇,我们才有机会。不然他就凭我们这些小鱼小虾的,怎么可能靠近人家的潜艇。”

    景海林闻言双眸幽暗了起来,眼底闪过一抹幽光,“这个老战你得好好想想,现在这种环境,被动防守,被人家压着打。而且你又没损失一兵一卒,可以说是兵不血刃,这可是一场大捷。”

    战常胜也意味了过来,“你是怕有些人为了夸大战果,飘飘然,往自己脸上涂脂抹粉的,将偶然给说成是必然。”

    “那叫鼓舞士气。”丁海杏一脸略带着贪婪的表情说道,猛的一拍额头担心道,“沧溟他爸你不会受罚吧”

    “受罚怎么可能。”红缨立马说道,“爸爸是大英雄。”

    “别忘了,当时你爸他们在演习呢认真说起来你爸当时是观察员,可没有调动兵力的权利。”丁海杏紧绷着下颚说道,“不得不妨小人攻歼。”

    “啊”红缨与景博达两人傻眼道,同时又道,“那怎么办嘛”

    洪雪荔黑眸晃了晃,忽然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没事的,别听你丁妈妈小吓唬你们。”

    洪雪荔的安慰并没有让他们俩安心,担心地目光齐齐地看向战常胜。

    景海林眸光也忧心忡忡地看着战常胜道,“弟妹这么一说,你要有心理准备,军纪就是铁的纪律,你这样擅自出兵,绝对的违反规定。”

    战常胜倒是坦然地说道,“既然违反了军纪,那我请求处分好了。”

    景海林琥珀色的双眸诧异地看着他道,“老战,这可是战功耶多少人一辈子都盼不来的。就这么拱手让出去,你甘心。”

    “老子在打不就得了。”战常胜轻松自若地说道。

    “你不会以为你那个群狼战术,是一招鲜吃遍天吧”景海林不由的担心道,“随着夜视仪器的应用,你要想在用老观念,可就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