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凯旋归来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不装鹌鹑不行啊他们想跑跑不了,不然为什么浮上来,就是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走不动,才不得已上来查看的,结果原因没查探出来,就被人家一枪给打进来了。

    徐茂生接到命令,惊讶的下巴都掉了,眼睛也瞪脱了窗,别管怎么回事按命令执行吧

    “对方没有反应。”龙苍海嘀咕道。

    “没有反应就对了,肯定不是自己人。”战常胜解开袖口,撸起来道,“娘的狠狠的打他个狗日的。”

    继续下令道,“其他艇保持灯火管制,小心保持着距离。继续打探照灯,命令他们,挂上军旗,缴枪不杀。”

    龙苍海看向他道,“三号,这算什么战术,仗没这么打的。”

    “兵无常势,见识过了,就见怪不怪了。”战常胜双眸放光,紧紧地盯着前方不远处的庞然大物。

    “这叫灯光打击战术,是在朝作战时,跟美帝学的。”战常胜兴奋地说道,“没打之前先虚虚实实的搞他们一下,让他们猜不透今儿到底是遇上谁了他们累死都想不到是咱们这些小鱼虾在照着他们呢”

    “这管用吗”龙苍海问道。

    “你就等着瞧吧”战常胜下令道,“开灯。”

    潜艇内,看着频频闪烁的信号灯,着了毛道,“怎么办”

    “我也想知道怎么办你问我、我问谁啊”大家一个个面面相觑,外面漆黑一片,跟瞎子似的,啥也看不见。

    “哎”龙苍海奇怪道,“你说咱们都表明身份了,它怎么没动静,我们离的这么近,它动起来,巨大的冲击力,也能让咱吃不了兜着走。”

    其他艇也磨刀霍霍,等着开炮,去迟迟见命令。

    这仗打都够奇怪的。

    战常胜也摸不着头脑了,这不动,倒让他也摸不清来路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人,这要是误伤了自己人,可咋办以他的眼力,到是能看见潜艇浮在水面上的一切,可上面没有任何标识,他也不敢贸然行动了。

    两边就这么焦灼着,动也不动的,这仗打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岸上来了消息,询问战况如何

    “三号,我该怎么汇报”龙苍海满脸黑线地说道。

    我怎么说一炮没发,应该说打了一枪。

    “如实汇报呗确认一下,对方是不是咱自己人。”战常胜说道。

    岸上接到汇报,冷卫国和罗双全四目相对,眼底同样是惊讶和蒙圈。

    冷卫国不确定地问道,“我没听错吧”

    “没听错。”罗双全说道。

    “那就是他翻译错了。”冷卫国看着通讯员道。

    “他们都是专业,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罗双全小声地反驳道。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冷卫国看着他问道,“两边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看着对方。”

    “一号,海上黑漆漆的,瞪眼也看不到对方。”罗双全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现在还有心思说笑。”冷卫国瞥了他一眼道。

    “我从不说笑,我是很认真的。”罗双全冷静地说道,“也许正是因为看不见,所以双方不敢轻举妄动。”

    “报告,1207问,对方是咱们的人吗”通讯员问道。

    “娘的,对峙了这么久,还问是不是自己人。”冷卫国解开风纪扣,拽拽领子道,振臂一挥道,“告诉他们死死的给我缠着那丫的混蛋。援军在天亮后赶到。”

    “三号,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龙苍海急的满头大汗道,“还有两个小时天就亮了,等到天亮,我们就暴露出庐山真面目了。”

    战常胜手指着庞然大物道,“从我们看到它现在是不是一动也没动。”

    “是啊既没逃走,也没试探性的发射鱼雷。”龙苍海嘀咕道,“这么一说,还真是奇怪。”

    “也许是它想动则动不了呢”战常胜跑海图前,食指仔细的勾勒着,突然敲击了一下道,“我猜测它不动的原因是螺旋桨被海带缠住了,不得不趁着夜黑浮上来,清理。结果就这么寸,被咱们给撞上了。”

    龙苍海随着他的声音眼睛越瞪越大,“不会吧怎么可能。”

    “不然你说它为啥装死鱼。”战常胜敲击着海图道,“只有这个原因可以解释。”

    “那如果真如你所说,他们一直当缩头乌龟怎么办”龙苍海问道。

    “这还不简单,围着他们,没食物、没有淡水,总会出来的,反正想跑也跑不了。现在是我们是刀俎,他们是鱼肉,还不任我们宰割嘛”战常胜满脸笑容地说道,“围而不打,活捉了他们。”

    最后的结果,如战常胜所想的,缴枪不杀,自然是活捉了他们,胜利返航。

    天大亮时,敌人从潜艇仓内上来,海面上是黑压压的密密麻麻的小蚂蚁,空中的飞机呼啸而过。

    aaaaaa

    大中午的小院内

    “哈哈”战常胜高兴地哈哈大笑道,“这下子运输大队长,又给咱送好东西了。”

    “高兴什么瞎猫碰上死耗子,运气好一点儿而已。”景海林看着得意洋洋的他道。

    “我就是运气好”战常胜才不怕他泼凉水呢“老子今儿高兴,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在意的。”乐的眼睛眯成了缝道,“喂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我的功劳”景海林惊讶道。

    洪雪荔也诧异地问道,“怎么还有我家老景的功劳啊”

    “你忘了,海带缠潜艇,上一次让它给跑了,这一次兵不血刃。你家老景大名也在,这也是大功一件。”战常胜高兴地拍着他的肩头道。

    洪雪荔高兴了起来,摇着景海林的胳膊道,“他爸,听见了吗”

    “听见了。”景海林眼里沁着笑意,“我说老战,你可不能把偶然当成必然,成了守株待兔傻子。如果这样想,你就真成了傻子。”保持冷静地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战常胜郑重地点头道,“我就高兴两天,以后这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那就好”景海林欣慰地点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