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后怕

作品:《六零俏军媳

    话说到了这里,景海林看着他道,“行不行,给句话,为了革命事业,我把我爱人都贡献出来了。”

    “行”战常胜重重地点头道,高兴地又道,“只是没想到嫂子学问那么高。”

    “你嫂子可是大学老师”景海林傲娇地说道。

    “是是嫂子当老师的话,也减轻你的负担了。”战常胜抿嘴偷乐道,“感觉这下子赚了。”

    “你这可是赚大发了。”景海林满脸笑意地打趣道。

    “哔”的一声哨响。

    战常胜和景海林朝哨兵敬礼,景海林看着他道,“既然来了,帮帮忙,我一个人可忙不过来。”

    就这样战常胜被抓了壮丁,为了明天的演习忙的昏天黑地的。

    aaaaaa

    办公室内江五号气急败坏的,如此大好的局面眼睁睁地看着转瞬即逝了,没有一丝回天的余地。

    让他们占了上风,没想到没有落了他的面子,反而让他趁机走了一大步,真是气死我了。

    同时也后怕,心里把朱爱军骂了遍,这家伙办事就是不靠谱。

    1207真要出了事,这可是重大的责任事故。

    无论如何作为领导他们都难辞其咎,尤其他是主抓军事训练的。

    原本只是想给对方一个小教训,没想到差点儿把自己给搭进去。

    “那家伙跑哪儿去了”江五号啪的有下将手里的铅笔给掰断了。

    事实上朱爱军也害怕了,同时庆幸战常胜在艇上,不然发生如此严重的事故,他们有一个算一个就都完蛋了。

    后怕的他直接去找人了问清楚后,慌乱的他就来江五号的办公室了。

    “你说什么”江五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

    “这次真的是意外,他没有动手脚。”朱爱军压低声音道,“真的是天助咱们。”

    “助个屁”江五号爆粗口道,“现在不管是意外还是人为,咱特娘的都丢尽脸了。”手中的半截铅笔点着书桌,慢条斯理地说道,“他姓战的一个新来,单凭他一个人居然敢惹我,我借他个胆儿都不敢不就是抱着姓冷的给他撑腰,”

    “是是没有人撑腰,他能这么嚣张吗”朱爱军随身附和道,“这么跟您对着干,一点儿后路都不留,也不怕到最后卸磨杀驴。蹦跶吧蹦跶的越欢死的越快。”

    他是真不知道那姓战的怎么想的,明明知道江五号上面有人,姓冷的有什么放着好好的人不巴结,偏跟着姓冷的一条道走到黑。真是想不通啊想不通。

    不管在什么地方,抱大腿很重要。有道是大树下面好乘凉。

    别人都说他说马屁精,鞍前马后的伺候人,可谁让他上面没人,不巴结人早特么的复员回家了。

    到了地方,就现在地方上的情况,别说养活老婆孩子了,能养活自己都够呛。不是他四处钻营,能过的这么舒心嘛

    江五号闻言眼里一亮,是他粗心大意了,没想到一号态度一反常态,这么的强硬,看来得从长计议。

    “行了,行了,你出去吧”江五号烦躁地挥挥手道。

    朱爱军闻言立马退了出去,既然没事了,省得留在这里,不小心就又成了出气筒了。

    江五号深吸一口气,抓上军帽,起身出了办公室,在其位谋其政,还得为明儿的演习检查去,别在出什么错,可就真没法交代了。

    明天是对抗军事演习,叮嘱徐茂生一定要消灭来犯的敌人这一次狠狠的削他龙苍海一顿。

    aaaaaa

    战常胜跟在景海林屁股后面当小工,一直干到了傍晚时分夕阳落入了山坳里,才算是粗略的检查了一遍。

    重点关照的是航测系统,和通讯系统,这样就不会在发生昨儿的失联加迷航的事件了。

    至于其他的,等回来慢慢的检查,他又没有三头六臂,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详细的检查一遍。

    干的快也是因为抓了战常胜这个壮丁,经常看他摆弄这些精密仪器,虽然不会修,但工具都认识,才能递的那么痛快。

    为了节省时间午饭都是在艇上吃的。

    “这挨着海边伙食就是比陆军的好。”战常胜忍不住说道。

    “天天吃会腻的。”景海林啃着黑面馒头,夹着凉拌的海带丝道。

    “你就知足吧不知道外面的情况,饭都吃不饱。”战常胜看着他微微摇头道。

    “呃我就那么一说。”景海林吭哧了半天说道。

    战常胜好笑地说道,“看把你给吓的。我也就提醒你一下。”

    “是是我很感激现在的生活。”景海林看着他调侃道,“也感激你,行了吧”

    “这感谢我收下了。”战常胜毫不客气地说道。

    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山坳里,战常胜骑着摩托车载着景海林与彭福生一起回了家。

    回到区里将彭福生放下,两人才回到了家。

    浓郁的菜香飘来,真是馋的人直流口水。

    战常胜和景海林从车上下来,,“闻着香,看来今儿有口福了。”

    丁海杏端着菜从厨房出来道,“哦回来的正好。洗洗手,我们马上开饭。”

    “啊啊”坐在婴儿车的小沧溟看见战常胜进来,伸着手要抱抱。

    “乖,等等爸爸洗了手。”战常胜洗洗手,走过来快要从婴儿车里翻下来的傻小子道,“真是个急性子,也不怕摔着”将孩子抱进怀里。

    战常胜看着她手中的盘子道,“是虾饺吗”

    “景老师咱们今儿合锅。”丁海杏看着他又道。

    景海林去院子里水龙头下洗洗手,然后坐在了葡萄架下。

    景博达端着捣好的蒜汁出来,红缨则拿着小碟子出来道,“爸,景爸爸回来了,快来吃饺子。”

    战常胜将小家伙放到了他的餐椅上,看着忙活的两个孩子道,“怎么想起来包饺子,太麻烦了。尤其还有这个小捣蛋。”

    洪雪荔端着饺子出来道,“馅儿和面是弟妹弄的。我带着俩孩子饱的。”

    “博达也会包饺子。”景海林惊讶地问道。

    “爸,你也太小看人了吧不会包,我还不会擀饺子皮吗”景博达笑着倒好了蒜汁,将筷子递给了他们,“爸,战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