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意外还是人祸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将这次迷航的事情介绍了一下,重点是仪器坏了,尤其龙苍海他检查过的。实在太巧合了。

    景海林挑眉道,“你是想让我看看,这次事件是意外还是人祸。”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战常胜眸光温润地看着他道。

    突然哨子声响起,值岗的哨兵敬礼,战常胜回礼询问道,“有人上去过吗”

    “报告首长,没有任何人靠近舰艇。”哨兵立即朗声回道。

    今儿演习,一部分人演习指挥部,还有一部分人随舰艇出海了。

    估计没人来吧战常胜还是多嘴问了一句。

    战常胜和景海林跨进了舰艇,走进了驾驶舱。

    景海林检查了一下航测系统,“这个出现故障,真的是意外。”

    又仔细检查了一下驾驶舱的无线电与报话机通讯系统。

    “这个呢不太好说。”景海林微微眯起眼睛道,“照你的说法,起航之初通讯畅通没有任何问题的,计算的如此的精准,啧啧”

    “怎么回事有问题。”战常胜闻言来了兴致道。

    “对方是个高手,人为的痕迹不明显。如果一般人肯定看不出来,肯定会以为是意外。”景海林指指自己眼睛,“怎么能逃得过我的火眼金睛呢”单手托腮刮了刮下巴道,“只是有些疑惑”

    “什么疑惑”战常胜破不接待地问道。

    “基地有个对无线电台这么精通的家伙。”景海林缓缓地说出自己的疑惑道。

    战常胜深沉双眸中闪过一道精光说道,“怎么会还有那么多破铜烂铁。是吧”

    “对啊如果是高手,那区里会当做宝贝的。”景海林努着嘴沉吟了片刻道。

    “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呢”战常胜仔细琢磨道。

    难言之隐出身问题“这种猜测不靠谱。”景海林微微摇头道,“我就是例子,目前区里对我很友好。”

    “那他为什么搞破坏,这太奇怪了,而且只是这一艘艇。”战常胜自言自语道,“是随机呢还是有意。”食指放在唇边,仔细的琢磨。

    “反正不像个好人。”景海林用肯定的语气道,“这样一个未知的高手,得把他给揪出来。”

    “嗯实在太危险了。”战常胜眉头紧锁地点点头道,抬头看向景海林道,“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别人,我来向一号汇报,暗中调查。”

    “听你的。”景海林欣然应允道,岔开话题道,“我说老战对这次迷航有什么心得吗差点儿就不知道漂到什么对方了,要是进入别人的领海,一颗炮弹打过来,你就成了龙王的乘龙快婿了。”一副戏谑地口吻。

    “知识的重要性。”战常胜边说边走到,“咱们去码头谈,这里密不透风实在太闷热了。”

    两人下了舰艇在码头找了一个树荫下。

    “是啊舰艇上从艇长到士兵居然没有人会算流压、洋流、航速差的,这样的人也能上舰艇。”景海林气的爆粗口道,“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嘛我真是无法想象,在美帝的海军中,这是每一个人都必须具备的本事,否则他连上艇的资格都没有。”

    “这不是配备了航测系统吗”战常胜小声地辩解道。

    战常胜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景海林这火就不打一处来,“你现在不抓瞎了,用不用得到,和学不学是两回事你不是常说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原始的就未必那么坏。”

    “他们想学,也得有人教吧”战常胜叹声道,“现实条件摆着呢也不能全怪战士们,是我们的错。”不甘心地说道,“陈旧的训练方式,加上文化素质低下的战士,势必会产生落后的结果。”

    “在陆地上靠死记硬背的练,到了海上就抓瞎。”景海林冷冷地开口道,“这就跟一个电工一样,不会架线、接线,只会拉开关一样。一旦遇到突发事件,后果就不堪设想。看看现在出事了吧”

    “我说老景你就少说两句吧”战常胜无奈地说道,“现实的客观原因摆着呢去年暑假你开班授课,战士们多积极啊你不是还表扬他们学习刻苦来着。可是你一走,那学习班就停滞不前,很快就解散了。这你真不能怪战士们,也怪你这老师怎么不早点儿来。”

    景海林一脸诧异地看着他道,“我算是体会了什么叫倒打一耙。”

    “我说错话了,我只是可惜没有像你这样老师。”战常胜赶紧找补回来道。

    “这一次出师不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领导们决定怎么样”景海林随声问道。

    “多少肯定会处理的。”战常胜紧绷着薄唇轻言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总得有人出来担责,龙苍海肯定跑不了。”

    “责任不全在战士们你们这些当领导的最该负责。”景海林食指点着他毫不客气地说道。

    战常胜双眸向四处扫了一下,然后警告地看着他道,“我说,这话也就在我这儿说说,千万别在让其他人听见。”

    “你当我傻啊”景海林白了他一眼道,就是空荡荡的码头,没有任何的遮蔽物,没人我才说的。

    “这话我合适说,你不合适说。”战常胜鹰隼的双眸沁出精光道,看来是问题多多,不但军事训练需要加强,这文化水平也得提高。

    “你就不怕得罪人啊”景海林闻言抬眼看着他担心地说道。

    “老子根正苗红,他们有气也得憋着,看不惯怎么了,不服来咬我啊”战常胜近乎无赖地说道。

    “呵呵”景海林闻言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不服不行。”

    “走了,既然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不能再这里久留,我不能离开太久。”战常胜看着他说道。

    连个人出了码头,走到了摩托车旁边,景海林赶紧说道,“别开那么快,差点儿把五脏六腑给颠出来了。”

    “抱歉,刚才赶时间,回去就不会了,我慢点儿开。”战常胜赶紧说道,一看就是知错能改地好同志。

    战常胜骑着摩托车载着他回了区里,将景海林送到办公室,才去了演习指挥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