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作品:《六零俏军媳

    “再说了,火烧赤壁人家孔明还知道借东风,利用大雾做掩护呢”景海林继续泼冷水道,“你怎么借东风啊”

    战常胜嘿嘿一笑,神秘兮兮地说道,“如果我也能借来呢”他家杏儿比天气预报都准。

    “借来也没用要知道当时孙刘联盟与曹操横陈江上,你知道敌舰在哪儿啊海洋那么大,你找的到吗等你找到了东风还有吗敌舰早就跑没影儿了。就连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几率都没用。就咱们拿小艇活动半径只有几十公里,风浪超过五六级又不能出海。借来东风你也用不上。”景海林不客气地一句一句的戳他的心窝子。

    说的战常胜一脸的沮丧,景海林宽慰他道,“战同志,想法是好的,这种钻研精神是值得表扬地”

    战常胜面色冷硬道,“那咱们守株待兔不行啊利用黄昏时分,光线昏暗,也可以放烟雾,从几个地方摸上去,把敌人的军舰给缠住了,跟他死缠烂打,在让咱们鱼雷艇,从背后悄悄地绕过去,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捅他一刀。这就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避其锋芒、攻其不备。”

    景海林好笑地摇着头,看着他道,“你呀守株待兔,我问你,海洋那么大,你怎么守,你知道人家从哪个方向来。”景海林食指摇摇,“这主意不靠谱。”

    “那你说怎么办以现有的家当,只能用以小吃大,以多打少的战术。跟人家硬拼那是寿星公吊颈,嫌命长了找死。”战常胜紧绷着脸说道。

    “人家弯弯的海军将领可都是美帝给训出来的,没你说的那么差吧正规部队,你这半路出家的野路子,凭什么跟人家打”景海林看着冷静的他又道,“敢在家门口耀武扬威的,凭的就是人家的船坚炮利。”

    “我知道说句实话,老蒋的那些部下,也不是酒囊饭袋,他们大多数都集于技术和战术于一身的高级将领。论海战他们的水平绝对比我高。”战常胜面容冷峻地说道,深邃的黑眸一眼望不到底。

    “这不是认识很清醒嘛”景海林点点头道。

    “但是他们有一个很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把海战的理论无限的崇拜。如果我们的海战按照正规的打法,和敌人的巡洋舰、驱逐舰对抗,那不用打了,必输无疑。”战常胜神情严肃地说道,“只有剑走偏锋,不按常理出牌,才有取胜的可能。你按照教科书打,那就别打了。孙子兵法第一句话,就是兵者诡道也。还有兵无常势。出奇才能致胜。”气愤地说道,“那帮子龟孙到近海骚扰都快当成家常便饭了,实在太嚣张了,这是欺负我们无能啊”看着他眸光坚定都,“不敢于尝试那谈何强大”

    景海林挠挠下巴道,“你还不如让咱的雷达多给点儿力,能精确的捕捉到敌人的行径,可以从容的部署。”

    “就咱那破雷达,那基本上是帮着敌人糊弄咱们自己呢”战常胜自言自语地说道,突然眼前一亮道,“喂老景,我说改进雷达不是你的强项吗你改进雷达好了,这样就能掌握敌人的行踪了。”

    “你说的容易,装备改造问题,那都是老生常谈了,估计你没在这儿的时候,人家就月月谈,年年盼了,光空谈没有银子也是白搭。”景海林长叹一声,无奈地说道,“你当我是神仙啊吹口气啥都有了。”看着他道,“你还是先保证通讯畅通吧三天后的演习,能否顺利还是一个未知数。”

    “哦把你们的那个驱逐舰的模型给我。”战常胜忽然想起来道。

    “干什么”景海林眼前一亮想到某种可能道,“怎么想做沙盘推演啊”

    “嗯老子就不信干不掉它一个千吨级的大军舰。”战常胜歪着脑袋,一脸的不信邪的样子道。

    景海林指指书架上的模型道,“这个你找博达商量。”

    “找我商量什么”刚刚洗澡回来的景博达站在书房门口问道。

    “哦博达把你的那个大军舰借我用用。”战常胜开口说道。

    “师父,您要这个干什么”景博达好奇地眨眨眼道。

    “是这样的”战常胜将事情说了一下。

    景博达闻言蹬蹬跑到书架前,将大军舰抱给了他道,“师父,给您,好好的研究研究,揍它们丫的。”

    “好战分子。”战常胜看着他轻笑道,“好了,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抱着大军舰出了景家。

    “儿子,不心疼啊拼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景海林笑容温和地看着他道。

    “我再拼不就行了,而且在师父手里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我高兴还来不及。”景博达眨眨黑葡萄似的大眼开心地说道。

    “我说你干嘛叫老战师父啊”景海林老早就想问了。

    “他教我武功,这话本上不都是拜师学艺吗”景博达笑嘻嘻地说道。

    “给你提个醒,以后不要这么叫”景海林突然严肃地说道。

    “为什么啊”景博达不解的问道,眼中尽是疑惑,“叫师父很亲切啊而且我都是自己人在一起的时候才叫的。”

    “会被斥责为封建糟粕的。”景海林慎重地说道。

    “啊”景博达给吓得脸色煞白、煞白的,哆嗦着嘴唇道,“那我不叫了,不能连累师战叔叔了。”攥紧拳头,指甲扣的手心疼了,保持着理智,脑子转了转,“可是工厂不是有师傅带徒弟吗”冷静的说道。

    “那不一样,新社会师徒关系能一样吗”景海林走过来揉揉他松软的头发,将他的头贴在自己的胸前道,“儿子,你叫战叔叔不就可以了。”

    “跟别人一样,不好。”景博达闷声道,小脑袋瓜转啊转的,“我叫战爸爸可以吧”说着高兴地拍手道,“就叫战爸爸,我觉的挺好的。”

    景海林却黑着脸,感觉儿子被老战给勾搭走了,这都叫上爸爸了。

    本来纠正他的称呼,现在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好,咱在换一个。”景海林语气生硬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