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心太黑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闻言立马笑道,“你那边同意,我这边也没问题。彭福生家庭已经查过了,政治上是可靠的,一家三代都是工人,家境清白。”

    根正苗红,景海林想到自己的出身却为难了,满脸的纠结,干脆坦白道,“我的情况,人家愿意来。”

    “不愿意来,干嘛天天来帮忙,能没有所图”战常胜看着他刻意压低声音道,“彭家虽然都是工人,但兄弟姐妹多七个,他排行老三,属于爹不疼,娘不爱的。家里负担重,他在这里根子浅,想要进步,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还算是机灵,到了你这儿完全就可以留在部队了。”

    “你不怕他太机灵了,欲壑难填。”景海林忍不住担心道。

    “哦”战常胜调侃道,“你景大知识分子,肚子里的弯弯绕绕那么多,还绕不住他吗”

    “去说什么呢”景海林啐道。

    “不过我可提醒你,只说技术有关的话题,不许涉及敏感话题,看不惯得,也得给我憋着明白吗”战常胜倾身上前压低声音道。

    “这是当然了,我已经吃过一次亏了。”景海林心有余悸地说道,琥珀色的双眸微微一动,听着他的声音中低落的样子,“难不成你也憋着。”

    “是啊”战常胜点头道,“不过这人无论啥时候都是憋屈的活着,有几个真正想怎样,就怎样的。”

    “你这么说也对。”景海林看着他心有戚戚地说道。

    “好了,就这么办我来问问福生的意思。”景海林看着他说道。

    战常胜想起来道,“对了,成为研究员可就是少尉。”言外之意他没有理由不同意,“行,不跟你聊了。”话落就离开了。

    aaaaaa

    傍晚时分,江五号裹着一身冷气进了家门。

    正在晾衣服的齐秀云看着黑着脸进来的他道,“这又是怎么了谁又给你气受了。”

    江五号吧啦吧啦将中午跟战常胜的事情说了一遍,“你听听,这是不是好心当成驴肝肺,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齐秀云点点头道,“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是吧我是紧跟上级政策,绝对的有道理。”江五号坐在院子里的竹椅上,拿起纸扇悠悠地扇着。

    “你确实该教育、教育”齐秀云望着他施施然地说道。

    “嘎”江五号停下手中的扇子,一脸惊愕地看着她道,“啪”的一下手里的扇子板在石桌子道,“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需要教育了。”

    “人家已经说了,还用我说什么吗”齐秀云抖开衣服,晾在的绳子上。

    江五号腾的一下站起来道,“我们这是工作分工不同,哪里是地主老财了,你哪像长工了。”

    “我哪里不像长工了,人家长工还有工资呢我是免费的,还是开着工资免费的。”齐秀云没好气地说道。

    江五号眼神游移,黑着脸说道,“姓战的心太黑了,居然挑拨咱俩的夫妻关系。”

    得齐秀云看着他,他们俩的想法永远不在同一条线上,跟他扯不清的理儿。

    “一个怕老婆的男人,他成不了大器,真是难为我高看他一眼。”江五号不屑地撇撇嘴道。

    他不得不承认,战常胜的军事素质是最好的。

    aaaaaa

    第二天江五号出现在了操场上,战常胜眼底闪过一丝意外,他还以为这有了鸡毛当令箭了,就不会出现了。

    还真是矛盾的人。矛盾好啊这样才能让他改邪归正。

    结果战常胜高兴地太早了,江五号不是来领操的,而是来做监工的。

    算了,慢慢来,咱也不能逼得太紧了。

    aaaaaa

    丁海杏和洪雪荔陆陆续续收拾了一个星期,总算把屋子给收拾利索了,像个家的样子。

    院子也被战常胜自己给平整了,人家还特地将菜地四周用青砖斜立着,整的跟花坛似的,规规矩矩的,整了四块菜地。

    战常胜带着红缨和景博达将地给种了。

    七月中旬他们仨种了秋黄瓜、菠菜、韭菜、小白菜、油菜、西红柿、辣椒,有空间水蹭蹭的疯长。

    清早起来蹲在菜地边刷牙的战常胜嘀咕道,“咱家的菜长势怎么这么好。”

    丁海杏推着小沧溟出来道,“我可是用你挑的水浇地呢”笑眯眯地说道,“人喝着还好喝呢就别说这蔬菜了。”

    “噗”战常胜吐出水道,“还真是。”起身走到院子里水龙头下,涮了涮牙刷与茶缸。

    “让让,我们回来了。”景博达与红缨两个人如战常胜一般提着水进了院子,麻溜的进了厨房。

    现在挑水的活计让俩孩子承包了,只不过水桶要小了几号,天才提一次水。

    早餐桌上,战常胜看着丁海杏道,“你们今天干什么”

    “房子彻底收拾好了,我打算去码头,买些新鲜的海鲜,做好了给桂兰嫂子送去。”丁海杏喂着坐在餐椅上的小沧溟道,随声反问道,“你呢继续下面考察去。”

    “不了,马上要演习了,我还是留在基地好好看看。”战常胜咬了口馒头道,“嗯还是你蒸的馒头好吃。”

    小沧溟能吃馍饭了,丁海杏就不能偷懒了,所以每天都得想着法子的做饭。

    “第一次参加海上演习,看看与陆军有什么不同。”战常胜放下碗筷道,“这事我得去问问老景,去看看人家怎么演习的。”说着起身道,“我走了。”话落转身就走了。

    “老景吃完了吗”战常胜掀开帘子,敲了敲敞开的大门道。

    “老战进来。”景海林看着他道,“吃了吗来来来在吃点儿。”笑着又道,“你嫂子这厨艺水平见长,跟弟妹偷了不少的师。”

    洪雪荔闻言嘴角直抽抽,有这么说话的吗这是自己的男人。

    “师父,我妈做的饭好吃多了。”景博达继续补刀道。

    洪雪荔彻底无语了,起身道,“三号,坐下在吃点儿,我去给你拿筷子。”

    “别,别,嫂子我吃过了。”战常胜赶紧说道,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我找你有点儿事。”

    “什么事说。”景海林端起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