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死不当逃兵

作品:《六零俏军媳

    齐秀云将茶杯递给了他,江五号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了,才感觉嗓子舒服了很多,缓了过来。

    江五号声音依然沙哑地说道,“别提了。”

    齐秀云嗤笑一声摇头道,“还不是想让人家出洋相,结果倒把自己给坑了。真是何苦呢”

    “你闭嘴,看你男人丢人,你是不是很高兴。”江五号气的吹胡子瞪眼睛道,沉声又道,“你懂什么这是男人的尊严,也是军人的骄傲,绝对不能让他给比下去。”

    “好好好我不说了。”齐秀云赶紧说道,好奇地又问道,“为了你的骄傲,为了你的尊严,接下来怎么办”

    一句话把江五号给噎了个半死,他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输人不输阵,“咬牙坚持”

    齐秀云等了半天结果就等来这么一句,一脸错愕地看着他,“你行吗”今儿已经这么惨了在来几天还不得趴下啊

    “老子死也不当逃兵。”江五号咬牙切齿地喊道,这是军营长大的他,从小就刻在骨子里的最最基本原则,有困难也是正面迎击

    被人家当中说军纪涣散,颜面何存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这口气不争回来怎么能行。

    “那随便你。”齐秀云起身道,“我去做饭。”

    aaaaaa

    战常胜心情超好的,哼着雄壮的小调胜利歌声多么嘹亮

    踏着轻快的步伐就回了家,看着挑水回来的丁海杏,立马迎上去,接着她手上的扁担道,“这种挑水的重活,我来干。”直接挑着水进了院子。

    丁海杏跟着进去了院子,“挑水又不重,我在家的时候,也经常挑水。”紧接着指挥道,“去倒在厨房的水缸里,水缸我已经清洗过了。”

    战常胜进到厨房内,弯腰将水桶放在地上,肩头的扁担竖在墙边,掀开水缸上的盖帘子,提着铁桶将水倒进了水缸。

    战常胜一转身看着丁海杏拿起了扁担,面色不悦地说道,“不是说我挑水了。”

    “别说这是男人的活儿,你看这里挑水的都是女人,桂兰嫂子还亲自挑水呢你想让我成为家属区的一景,让人家说你娶了懒婆娘啊”丁海杏双手将扁担抱在怀里,一副死活不给的样子。

    战常胜看着幼稚的她哭笑不得道,“知道寡妇为什么再嫁吗”

    丁海杏闻言一头雾水,“怎么突然说这个”

    “寡妇再嫁一是生活艰难,需要顶门立户的,二是得找有力量的男人,干重活儿,种地、挑水、砍柴。”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丁海杏一脸惊讶地看着他道,“你会被人嘲笑的。”

    “老子才不在乎他们嘲笑呢”说着战常胜直接提着两只铁桶出去了。

    “不拿扁担你怎么挑水。”丁海杏拿着扁担追出去道。

    “我提水,锻炼身体,让你瞅瞅你男人的能耐。”战常胜头也不回的说道。

    在离家的一百米处有一处泉眼,被青石板修葺了下,好方便取水。

    尽管家家户户已经接了自来水,可是自来水的水质比较硬,洗衣服都不太好。更不如泉水应该是矿泉水,清甜甘冽。

    战常胜很快就回来了,人家如少林武僧打水似的,双臂展开与肩齐平,提着两桶满满的水,脚步沉稳,桶中的水一点儿没洒的进了厨房。

    再出来时满脸笑容地看着她显摆道,“怎么样这样锻炼臂力。”

    “是啊是啊你很能干。”丁海杏笑意盈盈地说道,“你会把我给宠坏的。”

    “这话说的,我是你男人不宠你宠谁去。”战常胜狡猾地说道,“你想我宠别人吗”

    “你敢”丁海杏立马说道。

    “这不就得了,这些粗活儿是男人的该干的。”战常胜满脸温柔地说道,“至于别人的议论,老子才不怕呢再说了,我也是有时间干,没时间,你让我挑水也没时间。”

    “你这是在操场上没虐够人家,现在又这么简单粗暴不好吧”丁海杏一脸浅笑地看着他道,这实在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吧

    “听你的口气好像很遗憾似的。”战常胜挑眉看着她道。

    “哪儿有”丁海杏坚决不承认道。

    战常胜声音低沉道,“还算有点儿血性。”

    “听你的口气,还挺意外的。”丁海杏凝视着他说道。

    “是啊正面碰撞好,总比背后玩阴的强。”战常胜声音和缓地说道。

    “我担心他声东击西。”丁海杏说出自己担忧道。

    “放心,我警醒着呢”战常胜说着就又去提水了。

    跑了十来趟一大缸水终于挑满了。

    吃完早饭,战常胜就上班去了,而丁海杏和红缨则帮着洪雪荔搬家。

    住在招待所总归不方便,且行李也就是书,这些大头都搬了进去。

    剩下的衣服啥的,丁海杏和洪雪荔和景博达三人抬着抬着两个樟木箱子就抬回了家,而红缨在家里看着小沧溟。

    “博达重不重重的话就歇歇,咱们在走。”洪雪荔担心地侧头看着景博达道。

    “妈,一点儿都不重。”景博达笑嘻嘻地说道,“妈,我这两年可不是白训练的,有的是劲儿。”

    “那好咱们继续走。”丁海杏朝他们挥着手道。

    三个人抬着两个箱子很快的就到了家。

    红缨一看见他们进了月亮门立马迎了上去。

    “妈,我来帮洪姨收拾,您抱着弟弟好了。”红缨将小沧溟给了丁海杏。

    丁海杏抱过孩子道,“嫂子,看来我是帮不上忙了。”

    “不用,不用,剩下的收拾的事情我自己来没问题。”洪雪荔目光温柔地看着沧溟道,“弟妹,你只要看好我们沧溟,这就是最大的活儿。”

    这时候战士们将从后勤搬来的家具一一的搬进了房子里。

    丁海杏想抱着孩子离开,别耽误了人家干活儿。可小沧溟喜欢凑热闹,丁海杏只好抱着小沧溟坐在客厅,看人家进进出出的。

    洪雪荔进了屋以后,先拆书箱子,将伟人选集,革命书籍都先搬出来,放在书房中,书架最显眼的位置。

    丁海杏看着洪雪荔的做派,黑眸微微闪烁,衣服、被褥不先收拾,先收拾主旋律书籍,书箱子就特意放在客厅,搬家具进进出出的战士们看的分明。

    小心驶得万年船,洪雪荔谨小慎微的性格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