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请将不如激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去给你倒热水。”战常胜自告奋勇道。

    “不用,不用,我们晒着水呢”丁海杏指着院子里洗衣服盆里的清水道。

    战常胜走过去蹲下来,摸摸水,被晒的热乎乎的,也是铁皮受热快。

    战常胜招手道,“来,来爸爸给沧溟洗洗。”

    “你不忙啊”丁海杏将小沧溟给脱光了,放进了盆里。

    “不差这几分钟,给沧溟洗了澡再忙也不迟。”战常胜抓着沧溟肉嘟嘟的如藕节一般胳膊,撩着水道,“看我们沧溟多乖,这么喜欢玩儿水。”

    爸爸人家还会游泳呢可惜不能表演给你看。

    夫妻俩给这小子洗完澡,丁海杏就抱着儿子哄他去睡了。

    红缨洗好了碗筷就和哄着睡着孩子的丁海杏,两人端着脸盆拿上洗澡用具去澡堂子洗澡。

    至于小沧溟有他爹呢不过通常沧溟很乖的,不用看着。

    夏日里天天洗澡,身上也不脏就是汗多,就这丁海杏和红缨两人也洗了半个小时才出来。

    回来就看见战常胜黑着脸,跟谁欠他欠了他钱似的。

    “这是咋了黑着脸。”丁海杏将脸盆放在脸盆架上都。

    “这都是什么狗屁玩意儿,这是训练士兵的吗这弱鸡都比这强。”战常胜瞪着茶几上的笔记本道。

    丁海杏闻言走过去,拍着他的肩头道,“去,把衣服脱了,洗洗,都是汗味儿臭死了。”

    战常胜脸色和缓,起身进了换上居家的常服,棉质透气吸汗的背心过膝的大裤衩,将自己的脏衣服拿出来,放在了洗脸盆里。

    “我去书房了。”战常胜拿起笔记本就钻进了书房。

    丁海杏摇头轻笑,又去了红缨的房间拿出脏衣服母女俩一起去院子里洗衣服。

    起风了,这海风吹着,倒也没有蚊子,甚至凉快的很

    夏天的衣服少,穿的时间又短,所以洗起来很容易。

    将衣服晾在外面,控控水,风一吹很快就干了。睡觉的时候衣服挂在屋里,衣服在外面过夜不好。

    “妈,没事了吧”红缨问道。

    “没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千万别看书,光线不好。”丁海杏嘱咐她道。

    “知道。”红缨笑着应道,钻进了自己的卧室。

    丁海杏先回卧室看了看儿子,然后从茶壶里倒了杯凉白开,敲开了书房的门。

    “喝口水,顺顺气。”丁海杏将茶杯放在他左手边拿着方便,顺势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劝慰他道,“积重难返,得慢慢来。”

    “不慢慢来也不行啊半个月后就是演习,想改也得演习后了。”战常胜冷静地说道,“只是可惜不能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了。”

    “呵呵”丁海杏单手托腮看着他道,“这不趁机好好的观察、观察,到时候也是有理有据让他们无从反驳。”

    “我就怕他们以现在开展社会教育为借口,天天学习上级文件大会、小会断。哪里还有时间军事训练。”战常胜眉头拧成川字担心地说道。

    “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教育和军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别忘了咱们这里是哪儿”丁海杏意味深长地说道。

    经丁海杏这么已提醒,战常胜闻言幽深的眼里闪过一丝幽光,刮了刮下巴,计上心来。

    深邃的眼眸直视她道,“谢了。”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战常胜腾的一下站起来,在书架上找出伟人选集。

    丁海杏见状轻笑眯起眼睛道,“这是找理论依据呢”

    “嗯哼这可是尚方宝剑”战常胜眼里满是温柔地笑意道。

    “还说我说话不把门,你怎么说话也漏勺,你怎么能说尚方宝剑呢这可是反动言论。”丁海杏板着脸一脸严肃地说道,眼底笑意泄露了她的心情。

    “对对该打。”战常胜立马伸手拍拍自己的嘴道。

    “不打扰你了。”丁海杏笑着退了下去,进了卧室,找出孩子们秋冬的服装,俩孩子窜的高,这衣服到穿的时候肯定小了,所以得改一改,放一放。

    布票就每年就那么多,所以着衣服是改又改,补了又补,发扬艰苦朴素的作风。

    时间差不多了丁海杏从缝纫机上起来,透过窗户看着书房的灯还亮着。

    正在兴头上呢就没去打扰他,把了小沧溟尿了,放下蚊帐上炕睡觉。

    战常胜回来时夜已深沉,老婆和孩子睡的香着呢先把儿子尿尿,然后悄悄地爬上了炕,盘腿坐在炕上,打坐修行了起来。

    aaaaaa

    “这时间你不是晨练吗怎么回来了。”丁海杏惊讶地看着战常胜道。

    “出操”战常胜穿戴整齐道,“想用这个难为我,看我不虐死他们。”

    操场上江五号双手扶膝,大口大口的喘息,嗓子如风箱般呼呼着,生疼,双腿如灌了铅一般沉重,走一步都困难,别说跑了。

    娘的做机关久了,感觉这身体都生锈了,看着战常胜则跑的已经超他们一圈了,还如此的轻松。

    江五号悔得肠子的都青了,真是失策啊失策都忘了去年实习时,姓战的吊打他们了。

    更加生气的是他跑不赢姓战的,还可以后着脸皮说年龄大了,呸呸本来就年纪比他大,什么叫厚着脸皮。

    警卫连的那些小年轻也这般的不中用,真是气死他了。

    看着战常胜那挑衅的眼神,江五号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他嗓子疼。

    “啧啧我说老江,咱这是海防一线,万一敌人来了,可怎么办啊”战常胜激进嘲讽道。

    那轻视的眼神,气的江五号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有道是请将不如激将,战常胜希望能激起他身上的血性。

    显然没有让他失望,早操期间江五号硬是跑完了全程,挺直脊背,腿肚子打转,保持自己的骄傲走回了家里,一进到自己院子,人就瘫了,还是齐秀云扶着他进了家,瘫坐在沙发上。

    “你你叫你练别人,你咋把自己给练成这样。”齐秀云不解地问道。

    “水水”江五号声音嘶哑地说道。

    齐秀云闻言赶紧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和茶壶给他倒了半杯凉白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