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这才真正的下马威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一眨眼战常胜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天刚蒙蒙亮,该去晨练了。

    战常胜却舍不得离开,侧身支着身子静静凝视睡的甜香的她。生过孩子的她更添妩媚风韵,就像是蜕变的蝴蝶,浑身上下如饱满多汁的水蜜桃似的,散发着撩人的女人味。

    由于天气炎热,加上昨晚的一番云雨之后,所以这盖在身上的毛巾被下是光溜溜的。毛巾被堪堪盖住她丰满的胸前,毛巾被没有盖住全身,只遮住了重点部位,下面露出修长笔直的双腿。

    他拂开她耳边的乱发,用指尖勾勒她精致的五官,在粉嫩的唇瓣流连着,轻轻摩挲着。

    被人打扰好梦,丁海杏睡眼惺忪地嗔怪地瞪着他道,“看什么”

    “看美景呗真好看。”战常胜色眯眯地看着她道,灼热的双眸巡视着她道,“哪儿都好看。”

    那灼热的眸光让,丁海杏想忽略都不成,拽了拽身上的毛巾被,战常胜唇边溢出浑厚的笑声道,“现在才遮是不是有点儿晚了。”在她耳边柔声呢喃道,“你身上我哪点儿没看过。”

    丁海杏脸颊火辣辣,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张嘴咬着他胸前的红豆。

    丁海杏听到他倒抽冷气的声音才松开他,抬眼得意洋洋的看着他,迎接她的是如狂风暴雨般的深吻。

    直到听见客厅传来动静,战常胜才松开她,“你继续睡,我去晨练。”顺手将毛巾被盖她曼妙的身体,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房间。

    出来时,红缨已经洗漱好了,景博达已经等在了院外。等战常胜洗脸、刷牙后,景海林和洪雪荔也跑了上来。

    一行人朝坡顶跑去,山里空气清新,感觉每个毛细胞都叫嚣着舒服。

    “又能再一起晨练,真好。”景博达感慨道。

    “好,有我看着你们可偷不成懒了。”战常胜食指点着他们道。

    “师父,我们才不会偷懒呢”站桩的景博达微微扬起下巴傲娇地说道。

    等战常胜他们晨练回来,丁海杏正在喂孩子吃饭。

    她用煤油炉熬了小米蔬菜粥,里面放了菠菜、香葱与香菜,滴了点香油,香喷喷的。

    小家伙一口接一口吃的香着呢

    “小傻瓜,淡而无味,还吃得这么香。”战常胜看着傻儿子说道。

    “小孩子不能吃盐的。”丁海杏边喂着孩子,头也不抬的说道。

    战常胜和红缨拿着饭盒去食堂打饭回来,丁海杏喂饱了小沧溟,将他放在了餐椅上,给他两个玩具,自个玩儿去。

    他们将饭菜摆在了餐桌上,三人坐下吃早餐。

    “我去上班了,你们干什么”战常胜看着她们俩问道。

    “继续收拾屋子。”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战常胜撇撇嘴道,“这大食堂的饭菜真不能吃。”

    “那就盼着厨房赶紧收拾好了。”丁海杏抻着脖子说道,“没看我也是硬塞的吗”

    “中午我不回来了,你们用煤油炉做饭好了。”战常胜心疼地看着老婆孩子道。

    丁海杏红唇轻启看着他笑道,“晚上回来,我给你做好吃的。”

    “行”战常胜唏哩呼噜的将碗中的粥给灌进了肚子里,幸好饭菜打的不多,放下碗筷道,“我走了。”

    丁海杏推开空碗筷,追上去看着他戴上军帽就要朝外走,叫了声道,“回来。”

    丁海杏平整着他的军装,顺便默念了个清洁咒。

    “刚走马上任,看见不平事咱先忍忍,等站稳脚跟,摸清了底儿咱再开炮。”丁海杏可没忘了,他那个急脾气,就怕他一上来就狂轰乱炸的。

    战常胜低头眼神晦暗不明地看着整自己衣服的丁海杏,还真是了解他,“我尽量。杏儿忘了还有乱中取胜一说呢”

    “那几率太小了。”丁海杏退后一步道,上下打量着帅气的他,时而散发着狼一样凶狠的杀气,时而透露出沉稳与谦虚,时而又是那么柔和温柔真是令人着迷。

    战常胜长臂一伸,深沉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大手揉揉她的脑袋道,“那得看他们的表现了,我走了。”转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aaaaaa

    战常胜正式的走马上任,头一天,在办公室内屁股还没坐热呢情况还没来得及了解。江五号就打电话通知他开会,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小会议室内,江五号坐在了主位上,战常胜坐在了他的左边第一位。

    从建制排序上,三号是当然高于五号的,无论是在大会座次和介绍的排序上,还是在材料中同时出现时的先后排序上,三号都是在五号前面的。

    但三号与五号有一个本质的区别。三号是分管一些业务的首长,尽管有签字权,但他是分管首长。然而五号是司令机关的主管,他是整个部门的正职领导,除了1、2号主官,部门及其涉及的作战、训练、管理等业务的生杀大权,都在五号的手上。

    别看战常胜是三号,分管着军事训练,也要通过五号来进行指挥,他没有权力直接指挥司令部的运转。

    所以到了这里,人家五号说了算。

    江五号食指轻点着会议桌上的文件夹,和颜悦色地说道,“同志们,在开始今天的会议之前,我们先介绍一下新来的三号,战常胜同志,也是分管我们业务的领导。大家鼓掌欢迎。”

    在场的人一个个倒是正襟危坐,掌声却稀稀拉拉的,面上的表情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眼底的轻视那瞎子都看得出来。

    战常胜眼底凝结成霜,轻轻勾起唇角,目光一一扫视大家,好脾气的微微点头示意。

    江五号满脸笑容地继续介绍道,“三号的英雄事迹想必大家都听说过,野战部队的战斗英雄。”特意地竖起大拇指,“以后也要跟在座的各位并肩作战,共同守卫海疆,带领咱们打胜仗。”眼底闪过一丝冷意道,“好,下面请老战同志说说几句。”

    战常胜还没说话呢在座的人就纷纷说道。

    “海军和陆军不一样啊野战军的野战打法不适用于海战。”

    “就是,我们就这么点儿家底那什么去歼灭敌人呢”

    “我认为首先要搞清楚对手的实力,做到知己知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