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转身目送景家三口离开,才转身回了屋。

    丁海杏看着他和红缨道,“我用煤油炉做了洗脚水,天黑了咱们也洗洗睡吧”

    “好”战常胜看着打开的窗户,新钉的纱窗,轻扯了下唇角又道,“这穿堂风吹着,感觉海边却是比城里凉快多了。”

    “就是蚊虫多,有妈给的驱蚊药包,还挨咬了。”红缨挠挠手臂上被蚊子叮咬的包道。

    “等回来院子里清理干净了,我种上驱蚊草就好了。”丁海杏看着她道,“没有抹清凉油啊”

    “抹了,可是还觉得痒。”红缨拍着自己的胳膊道。

    “支蚊帐了没”战常胜看着她们俩问道。

    “蚊帐拿出来了,还没支呢这不等着你呢”丁海杏推着他道,“走,先给红缨支上蚊帐。”

    墙上有钉子,倒也不愁挂,因为是炕,所以蚊帐不够长度,栓上绳子延长就好了。

    战常胜给红缨挂好了蚊帐,回到卧室,看着婴儿床上支好的蚊帐,与睡的香甜的儿子,“你倒是睡的香。”

    “别看他了,咱的蚊帐来挂一下。”丁海杏爬到炕上将蚊帐抖开,夫妻俩一人一边,很快就挂好了。

    “这炕头柜上雕刻的是蝙蝠。”战常胜摸着凹凸不平的蝙蝠道。

    “浮雕纹饰布局严谨,寓意甚好。蝙蝠衡铜钱,意指“福在眼前”。”丁海杏从蚊帐里钻出来道。

    战常胜微微摇头轻叱一声道,“封建迷信。”

    “不就是个蝙蝠嘛讨个吉利,至于上纲上线吗”丁海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不懂欣赏的家伙。”推着他的肩头道,“快去洗漱。”

    “你先洗。”战常胜看着她说道。

    “那你先给孩子把尿。”丁海杏干脆的说道。

    “行,我来。”战常胜跳下炕,走到婴儿床边,掀开蚊帐,把小家伙给抱了出来,尿桶就在屋内,抱着儿子过去把尿。

    丁海杏则出去洗脸刷牙,将自己洗漱了一番,回来时儿子已经放回了婴儿床,睡的四仰八叉的。小家伙穿着大红的肚兜,薄被子裹着肚子,怎么蹬都蹬不开,翻身也翻不掉。

    丁海杏上炕从炕头柜里将被褥拿出来开始铺床,战常胜则出去洗漱完毕后检查了下门窗,回到了卧室。

    掀开蚊帐上炕,掖好蚊帐,坐在炕上展开双臂道,“杏儿,你不是要拥抱我吗现在可以了,让你抱个够。我可是非常信守承诺的。”明明最正经不过的话,此时从他嘴里出来,却是最不正经。

    丁海杏闻言轻笑着摇头,眼波流转,表情俏皮,“热死了,才不抱你呢”

    “你说的对,天气热,抱着你才舒服。”战常胜忽然靠近她,一双幽深的眸子直直看进她的眼底,那里面燃烧着两团火,二话不说将她抱进怀里,在她耳边呢喃道,“我们并肩作战如何”

    “我有抗议的权利吗”丁海杏被他灼热的眼神给盯得口干舌燥的,粉嫩的舌尖轻轻舔舐下嘴唇。

    战常胜瞳孔微缩,视线黏在她粉嫩的舌尖和濡湿的唇瓣上,“抗议无效。”低头准确的吻住了她的唇瓣。

    他的内心满足的发出一声喟叹,将她扑倒压在自己的身下。

    对于他热烈而疯狂的吻,丁海杏会以同样的热情,两人的唇舌交缠间,爱意也浓到极致。

    丁海杏沉迷在他霸道的柔情之中,双手紧紧环住他精壮的腰身。

    当两人快要窒息的时候,战常胜终于放开了她的唇,用深沉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娇艳的脸庞。她在他身下微微的喘息,微张的小嘴吐出淡淡的幽香,里面掺杂了一丝他的味道。

    战常胜的瞳孔剧烈收缩,用手指轻轻描绘她红肿的唇形。

    “关灯”丁海杏吐气如兰地说道。

    “不要,我想看看你。”战常胜双眸幽深地看着她道。

    “被人看见了不好”丁海杏捶着他硬邦邦的肩头娇嗔道。

    “这里没人来的。”战常胜直接噙住她的双唇堵上她的小嘴。一路攻城略地,密密的舔过她口腔内的每一处,紧紧的吸吮她香甜的小舌,把它拖出来,亲密的追逐,躲闪,坚定的拖住,吸吮,交缠,舔舐这个吻从狂暴到温柔,丁海杏被亲得全身发热,口中无意识地发出“唔唔”的声音

    这一深吻结束,战常胜微微抬头看着晕黄灯光下的她,双颊是绯红一片,嘴唇更是水润润的鲜艳欲滴的如玫瑰一般娇艳,就连眼尾也染上了一层殷红,蒙上一层水雾的眼神妩媚至极,她现在的样子,让他分分钟化身为狼,只想一口把她吃掉

    心动不如行动,热烫的薄唇却在此时,放过红唇,沿着白玉一般细腻白嫩的脖颈,一路细吻轻咬,热烫的呼吸吹拂着她的肌肤,留下浅浅的一道道红痕。

    手上速度更快的退却两人身上的睡衣,战常胜粗糙的手指,拨弄琴弦一般的,拨弄这他早已熟悉的她身上每一处敏感的地方。

    丁海杏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呻吟声,雪白娇嫩的肌肤也逐渐染上了淡淡的玫瑰色,如盛放玫瑰一般娇艳,任君采撷。

    夜,很长,房间内却是热情似火丁海杏被他各种姿势肆意的关爱着,今晚的他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不知疲倦。直到最后,保险套用完了,战常胜才放过了她。

    而她也实在是体力不支了,太过于激烈了以至于让她筋疲力尽,渐渐地,她的身体没有了一丝力气,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

    丁海杏脸上残存的激情,嗔怪地看着他道,“你就不怕明儿爬不起来啊”

    “这点你放心。”战常胜声音低哑地说道,“不相信你男人的实力,该打”厚实的大手拍了她臀部一下。

    “去看看你儿子去。”丁海杏催促道。

    战常胜坐起来掀开蚊帐,看过去,笑着道,“儿子乖着呢”这种蚊帐有些厚,想要看清了还得掀开了。

    战常胜掖好了蚊帐重新抱着她道,“现在天热了,出汗多儿子一晚上都不起来。真乖”半天不见她吱声,推推她道,“杏儿,跟你说话呢”

    “别打扰我困死了。”丁海杏咕哝道。

    “好好好,睡觉,不吵你了。”战常胜起身出去清理了下自己,然后端着盆温水进来,清洗了一下她的身体,顺便吃吃豆腐。

    最后从后面抱着侧着身子的丁海杏,安然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