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长情之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晦暗不明的黑眸里泻出一缕亮光,一号的潜台词很明白,尤其主抓军事训练的主官侧重于搞政治,然而现在又是政治挂帅的年代。

    军事训练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看来他是来当尖刀。

    冷卫国直率地说道,“当兵的不训练,白花花的大馒头,好意思吃到肚子里去吗”

    战常胜挺直脊背,一脸严肃地说道,“一号,我要向您汇报工作”

    冷卫国闻言眼前一亮,听着他说的话,满意地频频点头,他就知道这小子有两把刷子。

    冷卫国眸光清明的看着他道,“放心大胆的干”

    “哈哈”房间里传出陈桂兰爽朗的笑声。

    冷卫国眸光温柔地看向房子,“她们说什么呢这么乐。”

    “不知道。”战常胜微微摇头道。

    “老冷,饭做好了,咱们在哪儿吃饭。”陈桂兰笑着从房子里出来道。

    “就摆在外面好了,屋里热,这外面的小风吹着还凉快些。”冷卫国指着石桌说道。

    “行,听你的。”陈桂兰转身回了房间,将饭菜端了出来。

    夏季时令蔬菜多,又挨着海边,海鲜也多,所以摆满了丰盛的饭菜摆满了石桌。

    “今儿海鲜都是大妹子做的,”陈桂兰笑着说道,“大妹子海边长大的,这海鲜比我做的地道。”

    “是吗那我要尝尝弟妹的手艺。”冷卫国拿起筷子道。

    “爸妈,我回来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抱着篮球走了进来。

    “混小子,你又跑哪儿玩去了,你看看你那一身土。”冷卫国黑着脸道。

    “强子,还不赶紧进去洗洗。”陈桂兰朝儿子使使眼色道。

    “哦”刚才还被训的蔫头巴脑的小子,立马来了精神,抱着球朝屋里跑去。

    “给我站住”冷卫国虎着脸道,“不识礼数的小子,没看见家里来客人了。”

    “叔叔好,阿姨好”冷强立马转过身,彬彬有礼地说道,不等战常胜他们反映,人就跑没影了。

    “这混小子,被我给惯坏了。”冷卫国不好意思地说道。

    战常胜笑而不语,陈桂兰赶紧招呼道,“吃饭,吃饭。”

    很快一身水汽的冷强就跑了出来,坐在了唯一空着的凳子上,两个姐姐中间。

    一个给他递筷子,一个给他递馒头。

    有战常胜在冷卫国也不好怎么训孩子。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冷卫国他们送走了战常胜他们,才问道,“你和弟妹在厨房说什么呢那么高兴。”

    “丁大妹子是个敞亮人,人很好相处的。”陈桂兰开心地笑道。

    “才接触了一面,就这么下结论,是不是太早了。”冷卫国眸光深沉地说道。

    “那爽利劲儿,跟俺一样。”陈桂兰满脸笑意地说道,“俺看这家子都是实诚人,你看,吃饭的时候,都是三号抱着孩子。疼老婆孩子的男人,错不了。”

    冷卫国闻言哭笑不得地看着她,算了,难得她高看一个人。

    别看她大咧咧的性格,其实心思细腻精明的很尽得他爹娘的真传。

    aaaaaa

    同样在回家的路上,红缨看着他们两个道,“爸妈,我先回家了。”话落匆匆向家跑去。

    “这孩子。”战常胜微微摇头道,“博达那小子,就那么招人稀罕。”

    “她急着去看景老师修电台呢”丁海杏勾唇浅浅一笑道。

    “不知道,老景修的怎么样了”战常胜希冀地说道。

    “人家可是专业人士,不会骗你的,只是时间早晚的事。”丁海杏轻拍他的肩头道,“耐心点儿,孩子爸”

    丁海杏感慨地说道,“一号是个值得结交之人。”转移了话题。

    “这话怎么说的”战常胜好奇地问道。

    “没有抛弃糟糠之妻,人品差不到哪儿去。”丁海杏意味深长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微微一笑道,“你们女人的关注点总是很奇怪。”

    丁海杏内心燃起熊熊八卦之火好奇地问道,“一号和嫂子”

    “嫂子是童养媳,年龄比一号还大两岁呢”战常胜看着惊讶万分的她道继续说道,“没错不但是封建包办婚姻,还是童养媳。”

    丁海杏简直不敢思议,战常胜点着她的鼻子道,“看你的样子,有那么震惊吗不是所有的人都无情无义。人家的感情是苦难中磨炼出来的。我听人说过,两人曾经失联了几年了,不知对方生死。那时候刚解放,为了解决大龄单身男军官的婚姻问题上级可没少保媒拉纤的。有人给一号介绍,什么文工团之花、护士、医生,女军官他统统都拒绝了。用他的话来讲,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结婚时,没说一个人先离开人世的话,就会再婚的事。好在彼此都没放弃寻找对方,终于大团圆结局。”

    丁海杏双眸亮晶晶地看着他道,“想不到一号是这么长情之人。”

    “我很差吗”战常胜语气酸溜溜地说道。

    丁海杏背着手,踱着步,微微扬起下巴道,“这可很难说了,毕竟男人生前对女人再好,女人一走,哭得那个痛啊转过脸就没俩月就再婚了。”

    “我不会的。”战常胜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丁海杏看着他奸诈地笑道,“你要是敢再婚,我就天天坐在你床头,天天的叫。”伸着双臂,压低声音阴森森地说道,“战常胜,你个死没良心的”说着说着自己笑了起来,“呵呵我吓死你。”

    “那些再婚的男人,有那个会开火做饭,洗衣拖地,打扫房间,整理衣物的所以老伴儿一没了,饭都吃不上。所以找老伴儿就很正常了。”战常胜眼底沁出浓烈的柔情道,“我可是会自己洗衣服做饭的。”

    丁海杏一脸错愕地看着他,明媚一笑,双眼灿若星辰,“我现在想拥抱你怎么办”声音如山涧中流淌的泉水,沁人心脾。

    战常胜一本正经严肃地说道,“这可不行,军营重地,不许做有伤风化的动作。”随即又戏谑地笑道,“回到屋里让你抱个够。”

    “你这家伙”丁海杏好笑地摇头,看着他的眼神温柔的滴出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