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一号院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他们一家四口走进了一号院,一号院和其他院子的布局规划差不多,只不过房子要大一些,院子也大了一些。

    院子里种满了夏季常见的蔬菜,架上挂满了黄瓜,一个个长着嫩刺儿,顶着黄花儿,沾着露珠儿,被艳红的晚霞一照,显得格外水灵。芸豆角长的又厚又大,三个一堆,五个一伙,挂在秧架上。辣椒青翠欲滴,茄子紫得发亮,韭菜鲜灵灵的,还带着水珠,各种颜色的青菜种在地里,赤橙黄绿,格外悦目。红红的西红柿挂枝丫上,有的已经晒红了,有的还泛着青色。

    “来过来坐。”冷卫国指着葡萄架下的小椅子说道。

    战常胜他们一家四口坐了下来,丁海杏将花篮放在了石桌上。

    冷卫国看着莫名其妙的花篮,“这是何意”

    “我是个粗人,喝茶如牛嚼牡丹,这香茗借花献佛了。”战常胜爽朗地说道。

    丁海杏拨开花,将两罐茶叶拿了出来。

    “你看你,来就来吧怎么还拿这个”冷卫国不好意思道。

    “这放到我那儿可惜了。”战常胜真诚的说道。

    “那这是什么”冷卫国看着丁海杏又拿出来的玻璃瓶道。

    “这是我爱人家寄来的蜂蜜,给孩子们的。”战常胜立马说道。

    冷卫国笑着说道,“雅楠,拿进去吧”

    “爸,我可不可以把这花篮一起拿走啊”冷雅楠眼馋地看着花篮道。

    “当然可以了,这花篮是我们自己的编的,花就是基地里随处可见的紫穗槐。”丁海杏连忙说道。

    “原来是紫穗槐啊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可是放在篮子里怎么那么好看呢”冷雅楠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道。

    “你也可以摘些别的花,插在篮子里,随心所欲的组合。”丁海杏笑着说道,声音清润让人听着非常的舒服。

    “这女孩子,就喜欢花呀草呀的”冷卫国宠溺地看着自家大姑娘道。

    冷雅楠将茶叶和蜂蜜放进了花篮,提着进了屋子。

    “一号,你这菜园子,品种可真够齐全的。”战常胜眼底尽是笑意地说道。

    “都是我家那口子在打理,我可没有时间。最多播种之前,帮着锄一下地。”冷卫国脸上挂着温暖地笑意说道,接着又解释了一句道,“我家那口子农村出身,最擅长的就是种地。”

    丁海杏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真是让她没想到。

    “我爱人也是农村出来的。”战常胜随声说道。

    冷卫国闻言看着战常胜的脸色越发的柔和了。

    “来来来,吃西红柿。”一个中年妇女端着盘子出来,上面的西红柿还挂着水珠,“这是院子里新摘下来的,都是我自己种的。”嗓门洪亮,满脸的笑意,很是热情。

    冷卫国为他们介绍道,“这是我爱人陈桂兰。”接着又道,“这是新来的三号战常胜和他的爱人。”

    “嫂子好,我是丁海杏。”丁海杏站起来道。

    陈桂兰看着比冷卫国年纪还大,一双结实的手,可见长年的辛劳,眼角留下浅浅的鱼尾印迹。不过,她那浓密油亮的短毛盖儿,仍是那么乌黑。眼睛虽是单眼皮,但秀气、明亮,眉宇间更多了一抹英气。

    热情、开朗,简单的一个人,看着很好相处。

    “大娘好我是红缨。”红缨跟着站起来自我介绍道。

    “哎呀咋有这么俊的闺女呢”陈桂兰声音洪亮地说道,“这是你们的儿子吧白白胖胖的真可爱。”

    小沧溟看着眼前的大娘,笑着伸出了手。

    陈桂兰惊讶道,“他这是干啥咧”

    “这两天看他爸跟人家握手,所以”丁海杏轻笑着摇头道。

    “呵呵真可爱。”陈桂兰伸出手握了握小沧溟的手,然后又捏捏他的包子脸,“可惜葡萄还不熟,不然的话,请你们吃葡萄。”

    丁海杏抬眼看了一下葡萄架上紫檀檀的,像玛瑙一串串地挂在葡萄架上,大家你挤我,我挤你,真是多

    陈桂兰自说自话道,“没关系,等葡萄熟了,我让孩子们给你们送。”

    “饭做好了吗”冷卫国看着她无奈地说道。

    “很快,很快。”陈桂兰大咧咧地说道,紧接着又道,“你们聊,我去做饭。”

    “我帮你。”丁海杏站起来道。

    “不用,不用,别把你的衣服弄脏了。”陈桂兰摆着手道,“有孩子们帮忙呢”

    “去做客,没有只坐着等吃的道理,我妈可没这么教过我。”丁海杏清透如洗的黑眸,笑意盈盈地看着她说道。

    “嫂子,你就叫她进去帮忙吧”战常胜出声道。

    “那好吧跟我进来吧”陈桂兰笑着说道。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子,房子里给丁海杏的感觉是干净整洁。

    两人进了厨房,里面有两个少女,冷雅楠已经见过,另外这个看年岁才十三、四岁。

    陈桂兰介绍道,“这是我家二丫头,冷筑楠。”

    “阿姨好”冷筑楠羞涩地说道。

    与姐姐活泼相比,她显然内向了些。不亏是姐妹俩,基因强大,有六七分相似。集合了父母的优点,又正直青春好年华,清纯,甜美。

    “嫂子,有什么要帮忙的。”丁海杏卷起袖子道。

    陈桂兰以为她只是客套,看人家的样子是真心帮忙,于是就讲,围裙递给她,“切菜吧”炒菜的话挨着炉火太热了。

    aaaaaa

    “爸,沧溟给我,弟弟该尿了。”红缨说着将小沧溟抱了过来。

    “就去菜地里好了,就当施肥了。”冷卫国连忙说道。

    “是”红缨抱着小沧溟走了远远的。

    这下子葡萄架子下就剩下冷卫国与战常胜两人了。

    冷卫国看着他道,“转悠了两天有什么感觉吗”正色道,“我要听真话,不是恭维话,粉饰太平的话。”轻叹一声道,“这两年群众运动一个接一个,我们也未能幸免。”隐晦地说道,“五号的父亲是政工出身。”

    冷卫国有些心急了,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能否扛得住。

    可是得有人用雷霆手段,严厉治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