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贤内助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看着战常胜犹豫了一下,“那个抱着孩子,我还是别去了吧刚灌了小米粥,你儿子一会儿尿,一会儿拉的,根本就坐不住。万一把人家的房子给弄脏了可怎么办”

    抱着这么大的孩子,去哪儿都不方便。

    “一号说了都去。”战常胜看着她道,“都是养过孩子的,哪里不知道呢红缨呢怎么还不出来。”

    “刚才干了一身的灰,怎么也得擦擦。”丁海杏浅笑道,“耐心等会儿。”努努嘴道,“这不是来了。”

    “爸我好了,可以走了。”红缨从卧室内走出来道。

    红缨穿的是都豆青色的碎花连衣裙,在腰部整了一个白色的蝴蝶结腰带,显的非常的修身,泡泡袖,娃娃领,俏皮可爱。

    “这是母女装。”战常胜看着她们俩道。

    小沧溟看着穿新衣的红缨,眼睛闪闪发光,伸着手要红缨抱。

    “你小子,老实点儿,姐姐抱你弄脏了衣服怎么办”战常胜拍拍他的屁股道,“爸爸抱着你还不行啊”轻笑地又道,“看着人家穿的新衣服羡慕啊赶明让妈妈给咱俩做一样的衣裳。”

    “他穿的水手服,还不是父子装吗”丁海杏勾唇露出一抹清浅如月的笑意道。

    战常胜目光转向她们道,“准备好了吗咱们走吧”嘱咐丁海杏道,“礼呢”

    “在这儿呢”丁海杏提上篮子道。

    “这是花篮,你提着花篮做什么”战常胜看着她满眼疑问道,篮子里摆着紫色的水灵灵的一串串的花非常的漂亮,铺在篮子上面。

    “在花下面呢”丁海杏笑道。

    “这花你从哪儿找的。”战常胜随口问道。

    “这基地里到处都是,紫穗槐。”丁海杏指着外面道,

    “你还有这份巧心思。”战常胜轻笑道。

    “哪儿能用网兜那么兜着,大咧咧的,而且里面啥东西都让人看的清清楚楚的,不好看。”丁海杏挑眉浅笑道,“避讳着点儿。”

    “那么提上花篮我们走。”战常胜抱着儿子跨出了房门道,冲着对门喊道,“老景,别收拾了,吃完饭在摆弄也不迟,去晚了食堂可就没有好菜了。”

    “等等我。”景海林头也不抬地说道。

    洪雪荔看着他们一家人黑眸轻闪笑着说道,“你们先走吧我家老景收拾完这一点儿,就走。”

    战常胜又看向正在干活的战士们道,“你们也别耽误了吃饭,不急在这一时。”

    “是”战士们齐声道。

    “战叔叔,等等我。”景博达急着要追出去。

    洪雪荔扯着他的胳膊道,“你给我回来。”

    “妈,为什么不让我追啊”景博达满脸疑问道,眼睁睁地看着战常胜一家四口出了月亮门。

    景海林这边忙了一个节点,抬起头来拍拍手道,“我好了,老战咱们走吧”一抬眼院子里没人了,“这个老战急脾气,咋不等等咱呢”

    这父子俩可真是,一点儿也不懂得察言观色呢洪雪荔压低声音道,“人家又不是去食堂吃饭,等什么等,追什么追。”

    “不去食堂,他能去哪儿”景海林满脸疑惑地问道。

    洪雪荔无语地看着他们父子俩道,“人家一家四口穿戴整齐,肯定是去登门拜访了。”

    “妈我们去吃饭也得换身衣服啊”景博达追问道。

    “没看见人家手里提着花篮呢”洪雪荔小声地教着儿子道,“那下面就是礼。”

    景博达一脸受教的点点头,好奇地问道,“那谁请我战叔叔啊”

    “去食堂,待一会儿就知道了。”洪雪荔轻声说道。

    “为啥去食堂就知道了。”景海林虚心地问道。

    “我知道,食堂是消息的集散地。”景博达一拍手道。

    “你呀一抱着这些精密仪器,就两耳不闻窗外事,还不如儿子知道的多呢”洪雪荔深吸一口气看着他们父子俩道。

    “这不是有你这个贤内助嘛”景海林笑着温柔地说道。

    洪雪荔闻言脸红扑扑的,扬起甜蜜的笑意,随即看着他们父子俩道,“行了,咱们洗洗去食堂吃饭去。”

    关上门,在院子里简单的冲洗一下,洪雪荔也嘱咐战士们别干了,吃饭去,就出了月亮门。

    aaaaaa

    战家一家四口朝坡下走,红缨问道,“爸,您的欢迎会怎么样了还顺利吧”倒退着走,好看着战常胜,看他说话。

    丁海杏则上前扶着红缨免得看不到路,摔着了。

    战常胜把基地领导简单的介绍了一个遍。

    丁海杏听吧他的介绍,砸吧着嘴道,“啧啧都是同窗,这不成了苏联帮了。”

    “我说杏儿,这话能说吗”战常胜一脸受到惊吓地说道,用犀利的双眸查探了一下四周,幸好没人。

    “这很正常,否则弄一群不对脾气的怎么开展工作”战常胜有理有据地说道,“以后不许乱说话,会害死人的。”

    “我在说一句大逆不道的”

    丁海杏的话还没说完,战常胜就道,“你还是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啥”

    “爸,你咋知道我妈要说啥”红缨好奇地问道。

    “不就是,现在跟老毛子交恶吗他们按理来说,可是妥妥的苏修。”战常胜细若蚊声地说道,话锋一转道,“不过,既然还能坐在这个位置上,那就代表着没事”

    “有事,没事,还不是上面一句话的事情。”丁海杏意味深长地说道,“说你有事,没事也有事。说你没事,有事也没事。”

    战常胜沉思了下来,丁海杏想起来道,“听你这么说,对你使绊子的家伙,自动跳出来了。”

    “哦”战常胜回过神儿来道,“人家自视甚高,又有后台,所以不怕我,明刀明枪的正面碰撞。”

    “这样也好,比地方上,背地里挖坑、捅刀子,阴你强。”丁海杏点头道,这下子她放心了,她怕要真是个笑面虎,就常胜那耿直的性格,真是人家把你给卖了,他还帮人家数钱呢

    “我们才不屑那么干”战常胜说道,“就是要用实力碾压对方,让他输的心服口服。”

    一家四口边走边聊,直到敲开了一号院的大门。

    aa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