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抓壮丁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认真的做着笔记,大约一个小时后会议结束。

    大家鱼贯而出,战常胜追着冷卫国道,“一号,这次演习我有些地方还不太明白。”

    “老战你才刚来,主抓军事训练,这次演习就作为观察员好了。”冷卫国看着战常胜说道。

    “一号,您让我当观察员,看人家演习。”战常胜闻言立马就急了。

    老子从来都是冲锋陷阵,冲在第一线的,当观察员,绝对不中。

    战常胜立正站好了,朗声道,“我请求参加演习。”

    “这次是别想了,时间太紧了,演习方案资料你都来不及看完。”冷卫国拍拍他的肩头道,“机会多的是。”

    战常胜看着他态度坚决,只好退而求其次道,“那作为观察员,我是不是可以上艇近距离观察啊”请求道,“这可是学习的好机会。”

    “这个可以”冷卫国应道,看着战常胜喜笑颜开,“真是个好战分子。”笑着又道,“怎么样,家里都安排好了吗”

    “我媳妇儿在家收拾呢”战常胜利索地说道。

    “这可不行,你怎么能当甩手掌柜呢这个我可要批评你。”冷卫国食指点着他道。

    “一号,男主外,女主内。”战常胜振振有词的说道,“这我要是收拾东西,放的地方不对,她该找不到了。”

    冷卫国闻言一愣,随即笑道,“算你有理。”

    “今儿晚上来我家吃顿便饭,算是给你接风洗尘了。”冷卫国看着他说道。

    “这太打搅嫂子了吧”战常胜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家那口子没见过什么世面”

    “这是命令。”冷卫国下令道。

    “是”战常胜朗声应道。

    aaaaaa

    “我回来了。”战常胜跨进了月亮门。

    “首长好”在院子里干活的战士们立马停下手中的活儿看向战常胜道。

    “你们继续干,别管我。”战常胜说着跨进了房门看着茶几上的煤油炉道,“这是干什么”

    “你儿子饿了,要吃饭,现在给他熬的小米粥。”丁海杏抱着儿子说道,“这不借来景家的煤油炉做饭呢”

    “贪吃鬼,有妈妈的奶还不够吗”战常胜捏捏儿子肉嘟嘟的包子脸道,“家里都收拾好了吗”

    “哪有那么快,即便咱的东西不多,最快也得两三天吧”丁海杏看着他道,“如果要日子恢复正常怎么着也得一个星期或者十天,才能走上正轨。”随即压低声音问道,“怎么样欢迎会还顺利吧”

    “顺利。”战常胜闻言朝她眨眨眼道,示意她晚上再说,“这屋里怎么不觉得热啊咱不是烘着炕呢”

    “火早就灭了,我看着差不多了,所以就没在添柴火。”丁海杏一只手不停的搅拌着煤油炉上的锅怕糊了,“天气干燥,所以稍微烘烘就行了。”

    战常胜点点头,随即起身道,“我去老景那边看看战果如何对了,晚上不用做饭,一号请咱们过去吃饭,你看看有什么好礼可拿”

    “这得看一号喜欢什么了”丁海杏询问道,送礼得送到人家心坎上才行。

    “他好茶,于哥不是给咱寄来两盒好茶,香茗给识货之人。”战常胜沉吟了下道。

    “他家有孩子吧”丁海杏追问道。

    “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战常胜说道。

    “那再拿一瓶蜂蜜好了。”丁海杏想了想道。

    “行”战常胜点头道。

    “啊啊”小沧溟伸着手直勾勾地看着战常胜。

    “你回来还没抱我们沧溟呢”丁海杏好笑地说道。

    “来来来,爸爸抱。”战常胜弯腰把沧溟给抱了起来,“走,儿子,咱去你景伯伯家看看。”说着抱着沧溟去了对门景海林的家,人未到,声先到,“老景怎么样战果如何”

    “你当我是神仙啊吹口气就修好了。”景海林坐在简陋的桌子前,头也不抬地说道,手里正忙活的不停呢

    “去去,别给我说话,正忙着呢”景海林如挥苍蝇似的挥手道。

    洪雪荔端着脸盆从其中一间房里出来道,“三号来了。”

    “嫂子,你叫我老战就行了。”战常胜看着她脸盆里黑乎乎的脏水,与漂浮这的抹布道,“这是擦房子呢”

    “不是”洪雪荔看着他笑道,“那些精密仪器太精贵,海林他不放心别人,所以我就亲自下手了”

    “让您亲自动手,那真是麻烦嫂子了。”战常胜不好意思道。

    “没什么”洪雪荔端着脸盆道,“我先去把脏水泼了。”

    “去吧去吧”战常胜赶紧说道。

    “战叔叔您来了。”景博达和红缨从其中一间卧室内出来道。

    他们两人身上穿着围裙,头上戴着报纸叠的尖尖的帽子。

    “爸”红缨看着战常胜叫道。

    “你们这是”战常胜看着他们两个道。

    “被我妈给抓了壮丁,帮着擦东西。我连基地都没参观呢也没看咱的大军舰呢”景博达扁着嘴委屈地说道。

    “等家安顿好了,妈妈就不用你了。”泼了脏水回来的洪雪荔嗔怪地看着他道,“委屈什么帮忙干活,累着你了。”

    “两个能干的小家伙,回头厨房能用了,让你丁姨给你们做好吃的,犒劳你们两个。”战常胜奖励他们道。

    “不累,不累”景博达立马说道,主动要求道,“妈,还需要我们干什么吗”

    “真是馋猫,一听见你丁姨做好吃的,真是让干什么都行。”洪雪荔看着没出息的儿子好笑地说道。

    “我可真是想死丁姨做的饭菜了。”景博达吸溜着口水说道。

    “等家里都收拾利索了,我一定做顿好吃的。”丁海杏走过来道。

    “谢谢丁姨。”景博达乖巧地立马说道。

    “来把沧溟给我,粥好了,我先把他喂饱了。”丁海杏冲着儿子拍拍手道。

    小沧溟闻言立马伸出手,要跟着妈妈吃饭去,终于能吃上饭了,妈妈的粮食根本就不够吃。

    丁海杏喂饱了儿子,时间也差不多了,丁海杏换上正式一点儿的衣服,简单的豆青色的碎花衬衣,黑色的裤子,清新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