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反动派’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么多人看着呢海林你冷静点儿。”洪雪荔拽着景海林的衣袖压低声音说道,“今时不同往日,人家是三号了。”

    潜台词官职上比你大,有道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官大怎么了,论理我还是他的老师呢一点儿也不懂得尊师重道。别以为升官儿了这尾巴就翘起来了。

    丁海杏穿过人群,直接把小沧溟塞给战常胜道,“抱好了冷静点儿,有事说事。”扫视了一圈,朝他使使眼色,这么多人看着呢让人看了笑话去。

    战常胜一脸无辜地看着丁海杏道,“你来评评理,我干了啥人神共愤的事情,让他大骂我败家子。”

    听了洪雪荔劝的景海林耐着性子闷声说道,“我问你,这些东西是你要他们搬走的。”他指着战士们手里的东西,一一点给战常胜。

    “这些是什么狗屁玩意儿。”战常胜看着他们手里的东西满头雾水道。

    朱爱军立马说道,“这些东西原本是在房子里的。”指指景海林即将要搬进去的房子。

    战常胜恍然道,“是啊是我让他们尽快给你腾房子的,这些东西不搬走,你怎么住”

    丁海杏顺着战常胜的视线看过去,看着战士们手里的废旧电台,心里就啥都明白了,确实败家。

    战常胜不明所以地继续说道,“对了,这些破铜烂铁不该仍吗你为什么说我败家了。”

    景海林闻言一张脸给气的通红,“这就是败家,败家”

    洪雪荔立马说道,“三号不懂,你平心静气地跟人家说嘛”目光转向战常胜道,“三号,我你看看你这急脾气上来了,他主要是太痛心了。”

    “博达,你这么快就来了。”红缨甜美地声音清脆地叫道。

    “红缨”景博达开心地挥手道。

    “这是怎么了”红缨看着战常胜他们又看向景海林他们道,“景伯伯、洪姨。”

    “乖”景海林看着乖巧漂亮的红缨笑道。

    红缨这么一打岔,景海林这心中的火气也泄了一大半。

    况且在孩子们面前,多少也不能失控吧

    丁海杏趁机说道,“我们要在这里说话吗耽误人家干活了。”说着捅捅战常胜的后腰。

    “景大部长,走咱们出去说说。”战常胜伸手指着月亮门外道,“请吧”一脸的阴阳怪气。

    “走就走。”景海林轻哼一声道,一副谁怕谁的样子,抬脚就走,战常胜看着战士们道,“你们继续干活。”

    “是”战士们齐声道。

    景海林闻言立马回头道,“你们手里的东西给我立马、即刻送回屋里。”

    这我们听谁的

    战常胜无奈地看着这些战士们道,“搬东西的送回屋里,我说的继续干活的,是看热闹的。”

    吓得那些趴在窗户上,门口的赶紧佯装干活。

    战常胜黑着一张率先出了月亮门,朝山上走去。

    景海林见战士们将手里的废旧仪器搬进屋内,放心地追着战常胜去了。

    洪雪荔与丁海杏两人四目相对,生怕两个驴脾气的家伙一言不合又吵起来可怎么办

    两人也匆匆的追了上去,红缨和景博达对这里还不熟悉,也不愿意被围观,抬脚追着长辈们走了。

    朱爱军看了一场如此精彩的大戏,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真是憋笑憋的痛苦。

    如此好戏怎么能不去汇报一下,朱爱军大步流星的出了月亮门,又退回来道,“你们好好的干,厨房也照着三号家做,明白吗”

    “是”

    朱爱军吩咐完后才重新抬脚离开,朝坡下走去。

    aaaaaa

    战常胜抱着儿子一路朝山坡上走去,一直走二十多分钟到坡顶才停了下来,极目远眺不但将基地尽收眼底,也看见远处的海潮拍打着海岸,真是美景如画。

    景海林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心虚了。”

    “真是好笑,我心虚什么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战常胜冷哼一声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咯咯”小沧溟望着远处的美景,直笑。

    战常胜回过神儿来,觉得自己幼稚死了,“言归正传,我到底哪里败家了我把那些缴获的国民党反动派不能用的废铜烂铁仍出去有什么不对。”接着又愤愤不平地说道,“去年实习你也来了,你不知道,那破电台有多耽误事,不但没有帮助,反而害我们自己人,典型的反动派。”

    景海林手指着他哆嗦道,“无知啊无知”

    “你能不能好好的说话,一会儿败家子,一会又骂我无知,要不是知道你的脾气,信不信,老子跟你翻脸。”战常胜没好气地说道,“我哪里无知了。怎么那些破铜烂铁你是神仙妙手,能让他们起死回生不成。”

    景海林微微扬起下巴,“老战你给我听好了。”撸起袖子,“我今儿好好给你上一课,你知道把这些高精设备给仍了有多可惜吗都说咱们国家穷,底子薄,美帝富裕,可也没这么浪费的。”

    “听你的意思,你这还真是神仙妙手,起死回生。”战常胜一脸惊讶地看着他道。

    “今儿我就给你露一手,让你开开眼。”景海林双眸炯炯有神放光道。

    战常胜脸色一变立马狗腿地说道,“真是的,你怎么不早说,都忘了你是干什么的了。我哪儿知道它们是宝贝呢”

    “我说老战亏你还熟读马列,精通兵法,怎么刚来就让人家给下套啊”冷静下来的景海林算是看明白了他俩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人家给坑了。

    “还说呢被左一句败家,又一句无知,是个人都火冒三丈。”战常胜看着他怼道。

    “哎咱俩怎么又门对门了,你不是三号吗怎么不住你的三号院。”景海林好奇地问道。

    “哎呀老景啊你还知道关心兄弟啊”战常胜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将自己遭遇说了一遍。

    “知道是谁吗”景海林双手叉腰同仇敌忾道,“话说回来,以你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性格,没怼回去。”

    “什么叫小肚鸡肠在你眼里我就是那样的人。”战常胜斜眼看着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