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败家子儿

作品:《六零俏军媳

    兵哥哥们直接将两个樟木箱子抬进了招待所,划好的房间内。

    “爸,我想去看看咱的新家。”景博达双眸放光一脸期待地说道。

    “是想去看红缨吧”景海林了然一笑看着儿子道。

    “才两天没见,看你那没出息样儿,就那么想。”洪雪荔看着他语气酸溜溜地说道。

    “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两天没见都六秋了。”景博达直接上手拉在父母道,“走走,咱们看新家去。”

    “好好好。”景海林无奈地看着他道。

    一家三口关上房门,跟着车去了家属区。

    停下车后彭福生去叫了一些兵哥哥,然后两两抬着重重的箱子,景海林跟着他们身后朝半山的新家走去。

    “景老师,马上就到了。”彭福生指着前面的道,“你看从前面月亮门里出来的搬着东西的战友,就是您家了,这是在给您腾房子呢”

    “班长,这些东西都要搬到哪里去啊”其中一名战士问道。

    “搬到马厩仓库。”班长说道。

    “俺看这些破烂,还搬来搬去,干什么啊直接就地销毁得了。”战士们说道。

    “少啰嗦,上级命令,执行就行了。”班长催促道,“快点儿,跟上,跟上。”

    景海林看着从山上向下走的战士们手里的搬着东西,或者两两抬着箱子。

    于是问道,“彭福生,他们这是干什么呢”

    “哦”彭福生解释道,“这些都是从您新房子里搬出来的要淘汰的废旧物资,直接搬到废品仓库。都是一些没用的东西,要全部丢掉的。”

    “全部丢掉”景海林看着他们手里的东西,一下子急红了眼儿道,站在路中间展开双臂道,“停下,停下,你们全部给我停下。”

    向下走的兵哥哥们被景海林给拦住了去路,看着他肩头的肩花立马问道,“首长,你干嘛拦住我们的去路。”

    “景老师,您这是干什么啊”陪同景海林上来的彭福生问道。

    “彭福生,叫他们都停下,立刻、马上”景海林抓着他说道。

    彭福生为难地看着自己的战友和景海林道,“景老师您总得说出个所以然吧这没头没尾的,是妨碍他们执行命令,他们有权不听您的。”

    景海林哆嗦着手指着他们手里的东西,斥责道,“太不像话了,你们这些败家子儿,都给我搬回去。”板着脸声嘶力竭地喊道,“现在听我的命令,向后转,齐步走。”

    条件反射的兵哥哥们,齐齐向后转,又朝山上走去。

    “班长,这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问谁啊”

    “可咱们怎么听他的啊”

    “你没看见人家肩头的肩花吗咱们不听他的听谁的。”

    “官大一级压死人。”

    朱爱军看着本来都搬走的破铜烂铁,又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

    站在院子里立马质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又搬回来了。”

    “报告,部长,是下面的首长让我们搬回来的。”

    “什么首长哪来的首长。”朱爱军出了月亮门朝坡下面望去。

    “原来是景老师啊”朱爱军看着景海林伸出了手道。

    “朱部长你在正好,赶紧让些战士们将他们手里的东西送回原来的房子里。”景海林看见他立马说道,都顾不上跟他握手。

    朱爱军不自在的撤回手,挠挠自己的挠头为难地说道,“都搬回去,你怎么住”

    一个、两个都这样,难伺候,真是忙的一个脑袋,两个大。

    “你甭管我怎么住,现在我请你都搬回去。房子我自己来清理。”景海林干脆道。

    “可是三号,让我尽快把房子收拾出来,你现在让我很难办啊”朱爱军一脸的为难地说道。

    “三号是谁我去找他理论去,这败家子。”景海林气的口不择言地说道。

    朱爱军看着怒气冲冲地他,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道,“三号就是新上任的,现在和你是对门邻居了。”

    “那个头脑简单的武夫。”景海林生气地说道,“战常胜在哪儿”扯开嗓门喊道,“战常胜你在哪儿呢”

    直接连名带姓的叫了,朱爱军心里是兴奋不已,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洪雪荔看着明显气晕头的景海林,立马上前,扯扯他的衣袖道,“海林,冷静点儿,什么情况我们还不清楚呢别急着下结论行不。”

    景海林深呼吸冷静下来道,“朱部长,现在把这些东西都搬回屋里。”

    “可是”朱爱军一脸的纠结,“我怎么向三号交代。”

    “交代,谁要向我交代什么”战常胜扛着一捆柴火走过来目光看向景海林戏谑地说道,“哟景部长来了,房子还没腾出来呢我让他们尽快给你修整好”

    不提房子还好,提及房子景海林气都不打一处来,再看着吊儿郎当,没有正行的战常胜,脱口而出道,“你个败家子儿,土老巴子、暴殄天物地家伙”将战常胜一顿臭骂呀吐沫星子乱飞。

    洪雪荔闭了闭眼,她家老景这个臭脾气啊平时和善一副好好先生,要是触犯到他的书,还有他所在的专业领域,那就化身一条暴躁的龙,管你是天王老子照骂不误。

    战常胜还没来得及享受重逢的喜悦,更没来得及邀功呢就被景海林这顿劈头盖脸给骂的狗血淋头的,给骂的晕了头了。

    看得朱爱军和其他战士们更是瞠目结舌。

    更是一头雾水,这唱的哪一出啊

    最最奇怪的,三号,被人家指着鼻子骂,居然没有一点儿反应。

    三号没有反应,洪雪荔站在两人中间,看着战常胜赶紧说道,“三号,我家景海林抽疯呢别搭理他。”

    “爸,爸”景博达扑到景海林身上。

    院子里吵吵成一锅浆糊了,丁海杏闻声抱着儿子出来,就听见战常胜嗓门洪亮地说道,“你个酸秀才,你今儿要不好好给我说道说道,我怎么败家了,我有家可败吗”仍掉手里的柴火,撸起袖子来道,“咱俩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