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唇枪舌剑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推开门,就看见丁海杏坐在了沙发上,手里拿着蒲扇摇着。

    “沧溟睡了。”战常胜坐到她旁边问道。

    “早去跟周公下棋了。”丁海杏笑着说道,忽然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打趣道,“这是积极像组织靠拢呢”

    “调皮。”战常胜伸手拿过她手里的扇子摇着道,顺便也给她扇着风。

    “看你们活的真累,都说地方上弯弯绕绕多,我看你们也是不多承让谁在给我说你们耿直,我就跟他急,讲个话都九曲十八弯的。”丁海杏伸手摸摸他扎手的寸头道,“不怕用脑过度,长白头发啊”接着说道,“长了白发也不许染啊对皮肤不好。”

    “就这点儿小事,你男人还不至于急的长白发。”战常胜施施然摇着扇子,淡然地说道,“真是演戏的不觉得累,看戏的却累了,累了就别看,安心过咱的小日子就成,外面有我呢”

    “我就喜欢看你这自信满满样子。”丁海杏突然捧着他的脑袋,在他脸颊上啵了一下。

    “这哪儿够啊”战常胜双眸变的深邃幽暗道。

    丁海杏捂着他的嘴道,“热死了,隔音不好。”

    “唉”战常胜叹气道,呼啦、呼啦,摇着扇子呼呼作响。

    转移注意力道,“我要真熬的长白头发了,怎么办”上下打量着她嘴甜的说道,“我看着你可不像生过孩子的,真是越活越年轻了,你可不许嫌弃我”动手捏捏她的脸颊道。

    “哪能啊我给你染。”丁海杏拉下他的手握着道,“拿凤仙花,给你染。”

    “凤仙花是什么”战常胜听的一头雾水道。

    “就是指甲草,这回懂了吧”丁海杏笑道。

    “你就说指甲草不就好了。”战常胜轻笑道,“好了,洗洗睡吧明儿一早起来我们搬家。”

    “好”丁海杏点头道。

    “那墙万一不干呢海边本来就水汽大,潮乎乎容易起湿疹。”战常胜担心道。

    “没关系,拾点儿柴火,不行了把炕烧起来烘烘。”丁海杏简单轻松地说道。

    “烘真亏你想的出来,那得多热啊晚上还怎么睡。”战常胜闻言就感觉浑身汗津津的。

    “晚上咱们在院子里睡,铺上席子,周围撒上驱蚊虫的药不就得了。热了不好办,凉了加盖被子不就得了。”丁海杏从容自若地说道。

    “行,就听你的。”战常胜闻言点头道。

    夫妻俩去招待所的澡堂里冲了冲,才去睡觉了。

    aaaaaa

    吃完了早饭,朱爱军亲自带人来给战常胜搬家,其实哪里需要他亲自出马。

    可谁让他心虚呢再说了他也就动动嘴,最多那些轻便的东西,意思、意思。

    朱爱军看着搬进屋内的家具,樟木箱子、柜子还像个家具的样子,这谁家搬家,这破咸菜坛子、烂罐子还搬,这也太寒酸了吧

    朱爱军双眸微微一转,提高嗓门故意地寒碜他道,“三号,这咸菜大肚坛子放哪儿啊”

    “就放在走廊下面得了。”战常胜闻言走过来指着房檐下的走廊道。

    “好嘞这咸菜坛子可真够沉的。”朱爱军立马说道,然后脸上满是笑容地说道,“我说三号,你可得添几样像样的家具了。”

    这幸亏昨儿晚上将后勤安排的家具都放了进去,不然的话那房子空荡荡的简直没法看。

    战常胜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有话呢轻轻勾起唇角,笑容如烟花般灿烂道,“我可是无产阶级,钱得一点点儿攒。”

    将朱爱军给噎了个半死,这年月谁敢说自己是有产者。

    打气精神又道,“三号,咱们进去看看,还需要添置什么从后勤搬。”

    战常胜进到屋里站在客厅一套组合沙发、长条茶几、脸盆架子,沙发旁还有立式台灯。

    餐厅里有八仙桌,椅子都配得齐整的很。

    书房里,一张小炕,厚实的书桌,加上整面墙的书柜,还有待客区的两个罩着白色罩子的单人沙发和一张小茶几。

    朱爱军指着书柜说道,“三号,您看这书柜够用吗不够用的话,我在给你搬几个档案柜来。”

    “行有需要我会找你的。”战常胜黑眸轻闪道,这是讽刺他糙汉子出身,读书不多,连装点门面的书柜都装不满。

    嗯杏儿家晒棚上的书要是都运来,这书房估计都放不下。战常胜可是一点儿也没觉的不好意思。

    卧室内,炕上还都放着炕头柜,真难为他费劲巴力的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还修整了一下,刷了一层桐油,看着光滑了许多。

    “三号,你看这卧室这么摆着还行吧”朱爱军看着战常胜脸上堆满笑容道。

    “嗯”战常胜看着他家杏儿望着床头柜眼睛发光的有样子,就知道是她喜欢的。

    虽然他也知道这些木头有啥好的。

    其他几个卧室布局差不多,区别在与炕的大小,都放着炕头柜,还有炕上都铺了一层厚厚的军用毛毡垫子。

    朱爱军又带着他们看了一下厨房,按照丁海杏的样子修葺的,水泥抹平了,只不过看着还湿乎乎的,要等晾干了才能用。自来水也接了进来,水泥修的洗碗池,也得等等才能使用。

    厕所修成了蹲式的冲水马桶,依然得晾干了才能使用。

    “未来几天,还得委屈一下了。”朱爱军特不好意思地说道。

    “理解,理解。”丁海杏点头道。

    “三号,您看这院子怎么规划,是给您种花、还是种树,绿化一下子。”朱爱军征求他们的意见道。

    战常胜看着进一亩多地的院子,就是除去路,厨房、厕所,还有大片大片的空地,看向丁海杏一眼,然后道,“这空地不用绿化了,我们种菜。”

    “种菜”朱爱军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掏掏耳朵,“三号我们有后勤种植基地,服务社和食堂很齐备的。”

    “我知道。”战常胜清亮地黑眸看着他道,“发挥延安作风,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有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朱爱军立马说道,打死他也不敢说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