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军纪涣散

作品:《六零俏军媳

    哨兵朝战常胜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战常胜回礼以后,朝前两步,抬眼看着站在正方形两阶台阶的台子上的站岗哨兵,阴沉着脸厉声质问道,“你上岗为什么”

    战常胜话还没说完,就被丁海杏拉着就走。

    哨兵一头雾水地看着离他越来越远的他们一家四口,在心里微微摇头,继续目视前方,挺拔直立。

    这一家四口如一道亮丽的风景划过基地。

    “你别甩开我啊我怀里抱着沧溟的,被你甩一下,我俩可就摔倒了。”丁海杏见他挣扎立马说道。

    战常胜被她的无赖样给气笑了,“你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走出了哨兵的视力范围后,丁海杏才道,“我知道,不就是哨兵没扎武装带,着装不正规,违反了哨兵执勤的规定。”

    “行啊你知道,知道你还拦着我。”战常胜满脸不悦地说道。

    “我说你没看见,他白色的军衣已经湿透了,好像能拧出水来了,脸和手也不时地淌下汗滴来。”丁海杏不紧不慢地说道,“在毒辣辣的太阳下面一站那么久”

    “这不是理由”战常胜脸色铁青地说道,“士兵有耐热训练,我们坐滩的时候,在太阳下一坐一下午,那是一年中最热的伏里天。”不打磕巴地继续说道,“窥一点而知全豹,说严重点儿,这是军纪涣散,连门面都不顾了。这点儿热都受不住,到战场上这枪林弹雨的,我是不是要躲着等敌人子弹打光了在冲啊”

    丁海杏闻言一脸的头疼,求饶道,“好好好,你说的都对”挑眉看着他似笑非笑道,“我说你黑着脸,吓着儿子了。”

    “爱记仇的家伙。”战常胜刷的一下收敛起脸上的怒气,他也知道自己失态了,低头看着怀抱里的孩子道,“儿子,爸爸不是跟你生气。”

    “我就说一句话”丁海杏抬眼看着他竖起食指,看着内心无比郁闷的他,却气定神闲地说道,“来来去去这么多人,怎么没人指正啊那肯定是上面允许的。”

    一句话让战常胜沉默了,是啊偌大的基地眼神都不好吗看不见吗还不是大家都知道。

    “行了,在其位谋其政。”丁海杏拉着他道,“快带我们去看大军舰。”

    “爸,快走。”红缨跑在前面回身朝他们招手道。

    战常胜无奈地看着她们道,“走,咱们看大军舰。”

    站在码头红缨看着远远在海上航行的护卫艇,激动地招手道,“爸,妈,这是咱们的舰艇吗它好大啊”

    “大”战常胜听着不好意思道,“比舢板大多了。”叹声道,“跟驱逐舰比起来差的远了。”

    “爸,别叹气啊饭要一口一口吃。”红缨俏皮地说道,“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小丫头,你爹还不用你开导。”战常胜看着她笑道。

    太阳刺眼,红缨的手搭在额前,开心的看真着真的大军舰,突然“噗嗤”笑了起来。

    不等身后的人问,红缨就说道,“爸,甲板上的人戴着望远镜看着我们在讨论爸你呢”看着他们的嘴型一字一句地说道,“三号来了,头一天就这么热闹,这下咱们这儿有戏可看了。”

    “慎言”

    “怕什么这么远他们又听不见。”

    “小心隔墙有耳。”

    红缨一一的转述道。

    丁海杏不想让孩子接触这些,于是道,“咱们去树荫下面去,这儿太晒了。”又上前挽着红缨的胳膊道,“走我们别的地方转转。”

    一家四口朝树荫下走去,站在松软的沙滩上,海风阵阵袭来,果然凉爽了许多。

    “爸,您怎么不让我看了,说不定能从他们嘴里看出谁给您下绊子。”红缨非常遗憾地看着他道,“在多待会儿就好了。”

    “爸还不用你帮忙,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战常胜眼神慈爱地看着她道,“下绊子而已,要是这点儿坎儿爸都过去不的话,那就回家抱孩子得了。”

    “呵呵”丁海杏和红缨闻言笑了起来。

    “红缨以后不要随便盯着人家的嘴看,随便探听人家的私事这样不好。”战常胜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也说第一次这么看。”红缨不自在地说道。

    以前在学校封闭的环境没有利益的纠葛,相对要平和的多,红缨的生活两点一线,来到这里明显要复杂的多了。

    现在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谁也不能免俗,可丁海杏不希望孩子过早的接触这些阴暗面。

    “红缨,你爸能应付,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他是不会客气的。”丁海杏连忙说道,双眸温润地看着她道,“我们就做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情。”

    “爸,我知道你们保护我,可是我接触的阴暗面还少吗”红缨心思通透道,人性的恶,她可是有切身体会。

    “所以才不让接触啊多接触、接触阳光,驱走黑暗,心里明亮些。”丁海杏笑着说道。

    “可是我不接触,黑暗就不存在了吗”红缨理智地说道。

    一句话,让战常胜和丁海杏沉默了下来,红缨是一个有特殊经历的孩子,她明显要比同龄人成熟许多,而这是她付出巨大代价的。

    两人心疼地看着她,红缨却微微一笑道,“爸妈,别这样,我没觉得不好啊不然我怎么会遇到你们呢”

    “好吧咱们不提这不开心的事情。”战常胜只好退而求其次道,“那以后最好不要看人家私事。”

    “接受负面情绪多了,对你也不好。”丁海杏看着她嘱咐道。

    “哦那要是发现敌特呢像上次一样,要在国庆大游行的时候搞破坏。”红缨一本正经地说道。

    “军事重地,哪有潜伏的特务啊早就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海洋了,被我们逮着了。”战常胜轻笑道。

    “爸,这话可不该出自您这个三号之口,小心被打脸哦”红缨一脸俏皮地说道。

    “当然潜伏下来的,也只敢躲在耗子洞里,瑟瑟发抖。”战常胜眼神犀利道,“不动则已,动则被抓。”摊开手掌,缓缓的握紧了拳头,一脸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