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闲话

作品:《六零俏军媳

    “断什么断,我打算让他吃到两岁呢”丁海杏开口说道。

    “啊”战常胜着急道,“那咱们什么时候生二胎。”

    “不着急。”丁海杏轻松地说道,“起码得给孩子断奶以后。”

    “哪有吃那么久的。”战常胜不乐意道,“别人家的孩儿早就断奶了,尤其是上班的。”

    丁海杏媚眼流转,笑眯眯地看着他道,“我是家庭妇女,天天守着孩子,干嘛不让孩子吃啊”别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

    战常胜给噎了个半死,不过人家也不是弱者,“那我岂不是要关上保险两年啊”

    闹了丁海杏个大红脸,“你说你穿着军装,怎么说话这么不正经。”

    “干革命,生革命的接班人,这可是最正经不过的事情。”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

    丁海杏斜着眼啐了他一口道,“呸讨厌”

    “你斜眼看我的时候更漂亮了。”战常胜看着她色眯眯地说道。

    “甜言蜜语也没用,我不会给儿子断奶的。”丁海杏忽然又正色道,“说正经的,婴儿吃母乳的时间越长,越不容易生病。你看儿子从出生到现在,有头疼脑热的时候吗”

    战常胜思索了下道,“还真没有。”抬眼狐疑地看着她道,“这难道真跟你说的是因为吃母乳的关系。”

    “当然了”丁海杏重重地点头道,“所以孩子的断奶时间没得商量。”

    “行,听你的,我就继续关上保险干革命了。”战常胜无奈地说道。

    “我说,你那么着急要二胎,到时候谁给咱做月子,还有我抱着个小的,在拖这个大的,这日子怎么过,你有时间帮我吗”丁海杏意味深长地说道,“这里可不是学校,等你走马上任了,我们还不知道能否天天看见你,谁知道是不是在海上一漂,十天半个月都看不见你。”

    “呃”战常胜沉吟了片刻,忽然抬头道,“让你给带歪了,我又不是舰艇的舰长、或者是潜艇的艇长,可以远航。我们的职责是担负近海水域的军事警戒任务,保护领海和领土的完整与权益,并为辖区内驻泊的海军兵力勤务保障的。即便有舰艇,家底薄啊也不可能远距离航行。再说了我刚来,还得熟悉情况,还不知道分配我主管什么通常来说是主抓训练。”

    丁海杏无辜地眨眨眼道,“这些我又不懂。”一推六二五。

    战常胜宠溺地看着她道,“你哟”随即又道,“不过你说的有道理,那就等沧溟大些,起码会跑了,我们在要个女儿。”

    “不,要儿子。”丁海杏立马说道,女儿以后会被猪给拱的。

    战常胜闻言抿嘴,一边嘴角微微翘起,偷着乐。

    丁海杏低头看着儿子闭上了眼睛,这小嘴还嘬的有劲儿着呢抽出来后,他依然在吧唧嘴,轻手轻脚的将孩子放在了床上搭上毛巾被,拿起大蒲扇,轻轻摇着。

    “你要想睡,和儿子一起睡会儿。”战常胜满眼温柔地看着他们母子俩道。

    “你忙去吧”丁海杏压低声音道,“对了给爸妈写信,告诉们已经到了新地儿了,还有给学校知会一声,我们到了,让他们都放心。”

    “知道了。”战常胜起身悄悄地退了下去。

    战常胜一走,丁海杏就反手从空间中拿出一个驱蚊药包,这儿的蚊子可真大,有拳头那么大的个,还特别的毒,小沧溟被咬一下起那么大的包。

    她做的驱蚊药包在包袱里,还得找,还是空间方便,意念一动,想什么来什么

    丁海杏摇着扇子不一会儿就迷糊着了,一个小时后红缨是被热醒的。

    听见客厅里传来声音,丁海杏也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妈,你醒了。”红缨看着她说道。

    “你怎么不多睡会儿。”丁海杏看着她问道。

    “我是给热醒的。”红缨拿着大蒲扇忽扇忽扇的,“沧溟呢”

    “还睡着呢”丁海杏轻笑道。

    “真羡慕他,不怕热。”红缨眼热道。

    “也是热的满头汗只不过沧溟小,不知道什么是热。”丁海杏勾唇一笑道,“估计一会儿就醒了。”

    说话当中就听见卧室内的动静,战常胜闻声赶紧跑进去,进屋就看见小沧溟一咕噜坐了起来,看见他,咧嘴笑,伸着手要抱抱。

    “我们沧溟睡醒了。”战常胜笑眯眯地拍着手道,“来,爸爸抱。”抱着身上潮乎乎的他道,“哎哟出了这么多的汗”抱着孩子出去道,“赶紧拿孩子的奶瓶,我凉着凉白开呢给儿子喝点儿水。”

    丁海杏将奶瓶递给他道,“你进去抱儿子的时候,我已经倒好了,温一点儿正好。沧溟午睡起来都要喝些水。”

    战常胜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接过乃瓶道,“沧溟,我们喝水喽”将水塞进他的嘴里,小家伙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抱着乃瓶咕咚咕咚的喝着痛快着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喝的糖水呢”战常胜轻笑道。

    “山泉水,可不清甜甘冽。”丁海杏笑道。

    不愧是国内最早的矿泉水,果然名不虚传。

    当然如果和空间水比起来还是要差许多的。

    战常胜喂了儿子水,抱着又去卫生间放水。

    “屋里热,咱们出去吹吹海风也凉快些。”丁海杏提议道。

    “好啊好啊咱们去看大军舰。”红缨积极响应道。

    “戴上草帽,拿上扇子,在拿上水壶,我们出发。”丁海杏看着他们两个道。

    战常胜找出三顶草帽都是麦秆编的原色,递给红缨一顶,上面扎着红色的蝴蝶结,一下子让普普通通的草帽高大上了起来。

    小沧溟是蓝色的飘带,丁海杏则扎了一条黑色的缎带。

    怕麦秆扎脑袋,帽子里面垫了一层透气的纱。

    穿戴整齐后,一家四口出了招待所,走着树荫走到了基地门口。

    门口的哨兵穿着上白下蓝的军装,没有帽檐的水兵帽,带有飘带,手持冲锋枪个,直挺挺的站立在岗位上。

    小沧溟眨巴眨巴眼睛直勾勾的瞅着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