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飞吻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抱着儿子朝下面走,边走边介绍道,“这里的生活条件真心不错的,有浴场,有靶场,有游泳池,还有士兵活动中心这里原来还有马厩与马场,马厩改成库房了,马场则改成操场了。”

    一路走来,花木扶疏,郁郁葱葱的,绿化的也非常的好。

    “建的这么好。”丁海杏惊讶道。

    “在原有的基础上改建了一下,加上这里拱卫京畿,自然就舍得花钱了。”战常胜不咸不淡地说道。

    战常胜领着他们将基地的其他对她们息息相关的如热水房、服务社、食堂、澡堂、后勤等地方转了个遍。

    “爸,我们什么时候去看我们的舰队。”红缨激动地说道,“我还没见过真的舰艇呢”

    “走,咱先去吃饭,到半下午,天气不热了,咱去外面转转,远远的看舰艇。”战常胜看着毒辣的日头道。

    只是抱着孩子走了一圈,就浑身黏糊糊的都是汗。

    “解开风纪扣,卷起袖子也能凉快点儿。”丁海杏看着穿着军装板板正正的战常胜,脖子下领子都被汗给踏湿了。

    “这是军装”战常胜板着脸严肃的说道。

    丁海杏立马举手道,“当我没说,以后也不会再说了。”军装不允许任何形式的侮辱,穿上军装必须一丝不苟、规规矩矩的,武装带都扎的结结实实的。

    看得真的很有型,身姿挺拔,显得人很精神,有威严感。束腰,让人的体形变成“y”状,穿戴整齐以后,扎在衣服的外部,整洁、利索,看起来更加威武不凡。

    不过在丁海杏眼里看的好热。

    “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下不为例。”战常胜大人有大量道。

    “你不热吗”丁海杏看着都替他热。

    “不热”战常胜眼神瞥向自己手腕,别有深意地说都。

    丁海杏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都忘了他表上贴的寒玉,绝对的避暑利器。

    感觉还没逛多久呢一上午就过去了,一家四口去了食堂。

    挨着海边,食堂的饭菜自然少不了海鲜,夏季时令菜也多,所以午饭很丰盛。

    小沧溟已经非常慌饭了,只要饭菜端上桌,他就特别激动,双手挥舞着要扒碗筷。

    “别慌,别慌,爸爸喂你。”战常胜看着他猴急的样子赶紧说道,说着掰下一小块儿馒头。

    丁海杏赶紧拦着道,“别,别,大食堂做的饭菜太咸,不适合沧溟吃,对肾脏不好。”

    “那怎么办”战常胜傻眼道,“你儿子这架势可拦不住。”

    “你们先吃,我先抱着他出去,等你们吃完,来替我好了。”

    “那儿子饿了怎么办”战常胜担心道。

    “有我在能饿着他了。”丁海杏抱着儿子起身道。

    丁海杏抱着儿子出食堂,站在食堂前的高大的桦树下的树荫中。

    小沧溟被抱着出了食堂当然不乐意了,闻着浓郁的菜香,吃饭时间不让吃饭,怎么能行

    眼见着小家伙要哭闹起来,此时食堂门前列队开启了饭前拉歌。

    团结就是力量、打靶归来、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小沧溟一听到唱歌瞬间安静了下来,支棱起耳朵,听的津津有味儿,咯咯直笑,开心的还的拍起了手,跟打拍子似的。

    小沧溟出声,引士兵们纷纷侧目,都好奇哪儿来小孩子的笑声与拍手声。

    当看见小沧溟一身水手服,那肉呼呼、胖嘟嘟的包子样儿,都直呼可爱。

    小沧溟是个人来疯,一点儿都不怯生,这么多人看他,还抬起手朝大家挥挥最后干脆朝着战士们来了一个飞吻,真是可爱到爆。

    谁也无法抵挡孩子天使般纯真的笑容,即使兵哥哥也不例外。也让大家记住了这个小家伙。

    被小沧溟一打岔,自然就歌不成歌,调不成调了,队伍就不成队伍了。

    领歌的人大声喝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丁海杏意识到他们母子俩出现扰乱了人家正常的饭前拉歌,忙不迭地说道,“抱歉,抱歉,你们继续。”真是一脸的不好意思,转身就走,抬脚就拾阶而上。

    在食堂门口丁海杏正好与战常胜迎头碰上,“来孩子给我,你去吃饭去。”战常胜拍拍手道,“来儿子,过来,爸爸抱。”

    龙苍海看见战常胜惊讶地叫道,“战三号。”三两步夸上台阶,赶紧敬礼,“早就听说你要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龙艇长。”战常胜先回礼,然后才抱过儿子。

    “这是你儿子。”龙苍海看着他手里的宝宝道。

    “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战沧溟,这是我爱人丁海杏。”战常胜接着又道,“这是我去年暑假实习的艇长龙苍海。”

    “你好”丁海杏看着龙苍海客气地说道,长年在海上漂着,眼前的汉子皮肤被晒的黝黑,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闪烁着坚强的目光,脸上挂着微笑,长得像秋天原野上的一棵白杨,魁梧挺拔,朴实健壮。每个部位的腱子肉,都硬得像一块一块铁疙瘩

    “嫂子好。”龙苍海羞赧地说道。

    “他们这是看什么呢”战常胜的目光落在两人身上,又看向台阶下站的士兵们身上。

    “你儿子打扰人家饭前拉歌。”丁海杏把小沧溟干的好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战常胜闻言爽朗地笑道,“这小子,在娘胎里就听喜欢我唱军歌。听见你们唱自然就兴奋了。”接着说道,“你们继续。”目光看向丁海杏道,“你赶紧上去吃饭吧”

    丁海杏点点头,朝食堂里边走去,与战常胜擦身而过时,压低声音道,“给儿子把尿。”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咱们改天聊。”战常胜抱着儿子下了台阶。

    龙苍海赶紧下了台阶,重新起歌,唱完一支歌,就如狼似虎的冲进了食堂,早就饿的肚子嗷嗷叫了。

    战常胜抱着儿子放完水,然后在食堂周围晃荡了一圈,等丁海杏和红缨吃完饭,一家人又回了招待所。

    红缨进了自己的卧室,躺在军用小床上迷瞪会儿。

    丁海杏坐在床上抱着孩子喂奶,战常胜坐在她旁边道,“孩子都近十个月了,你给他断奶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