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顺势而为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一听粉刷就头皮发麻道,“千万别再刷油漆,孩子受不了。”

    “总得刷白吧”冷卫国看着他说道。

    “简单的刷白就行如果防虫蛀的话,刷桐油就好。”战常胜不客气地要求道。

    “成”冷卫国看着他道,“委屈你了。”

    “发扬延安作风,艰苦朴素。”战常胜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道。

    “咱还没穷到那份上,我现在就让人收拾去,保证让你满意了,你们先去招待所”冷卫国起身走到办公桌旁,打电话让后勤的人尽快把房子收拾好了,并且自己的秘书亲自盯着去,非常的周到。

    “至于欢迎会,后天下午三点开如何”冷卫国看着他征求道。

    “听您的。”战常胜起身道,“不打扰您工作了。”

    冷卫国亲自将战常胜送了出去,目送他的背影离开,“还真是个妙人。”转身回了办公室,微微摇头自言自语道,“房子是死的,人在哪儿,哪儿就是三号这点儿道理都不懂,都说虎父无犬子,可也有老子英雄儿狗熊的。”

    战常胜回去看见丁海杏道,“走,咱们先去招待所凑合一宿,明儿再搬家。”招手,让他们将东西抬上了车,先去了招待所。

    新来的三号,住进了招待所这事如风一样吹遍了整个基地。紧接着一号的大秘亲自监工整理新房,大家看得津津有味的,这三号可不是脓包,有意思

    其他人作弊上观,只有一个人暴跳如雷,“你特么的有病,谁让你这么干的。”手指戳着他低垂的脑袋道,“你朱爱军姓朱,可不能真长了一副猪脑子。”火冒三丈道,“别欺负人家年轻,可也是老同志了,火眼金睛,就你们恶心人的小伎俩人家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被骂的狗血淋头的朱爱军缩着脖子,懦懦的说道,“五号,现在怎么办”

    “娘的,捅了篓子,现在才来问我怎么办你特么的给老子滚”他声嘶力竭地喊道,气的满脸通红。

    吓朱爱军如耗子一般窜了出去。

    留下他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内喘着粗气,气的他解开了风纪扣。

    “娘的,这事办的窝囊死了”他烦躁的扒拉扒拉头,“他一个新来的,能干屁事管他个狗球。我看你能在那个位置上坐多久。”

    朱爱军出了办公室,也是一肚子气没地儿撒,“妈妈的,是你让我想办法恶心他的,现在倒好了,失败了却赖到我头上,我他娘的招谁惹谁,早知道不掺和你们这破事了,干好了没功劳,干坏了,拿我顶缸。”

    顶缸浑身打了个冷颤,赶紧将功补过去,这本身就是他的职责范围。

    朱爱军蹬蹬跑到了新房子那里,鞍前马后的,打听之后才知道人家新来的三号是嫌弃油漆味儿太大,熏着孩子了,原来不是因为他办的恶心事

    呼朱爱军一下子把心给放到了肚子里,真是虚惊一场。

    aaaaaa

    招待所内家具堆在了客厅,就连咸菜罐子也摆放在客厅一角。

    等人走了,丁海杏看着他问道,“谁给咱使绊子呢”

    “我才刚来,情况还没摸清呢还真不知道是谁反正肯定不是一号。”战常胜双眸晦暗不明道,“如果要使绊子,不至于求着我来,没那个必要。”

    “这倒是”丁海杏点点头道,努努嘴道,“这人一定有背景,而且你挡了人家的路了。”

    “妈,为什么这么说”红缨好奇地问道。

    “敢这么做,没有点儿依仗他敢吗”丁海杏意味深长地说道。

    “甭管那么多了,梁子已经结下了,总会自己跳出来的。”战常胜轻松地说道。

    “唉”丁海杏轻叹有一声,微微摇头道,“真想不到”

    “想不到什么”战常胜双眸清亮地看着她道。

    “想不到我们正直的军人,也勾心斗角的。啧啧”丁海杏唇角轻轻勾起,砸吧着嘴道。

    “他老人家说了,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他老人家还说了,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战常胜轻笑一声道,“正常现象,没有人斗才奇怪呢”

    “他老人家原话是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好好的句子,少了一个奋斗的奋,让乐观的革命精神,面对困难不屈的精神,给现在的人给整的好勇斗狠了。”丁海杏可悲可叹道,“啧啧要不人家都说单纯的人不能做官,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做军官太太就好”战常胜漆黑如墨的双眸流转着一抹幽光道,声音低沉如大提琴般优雅。

    丁海杏心跳漏了一拍,双颊不争气的晕红一片,握拳轻咳两声道,“那我们以后住哪儿啊”担心道,“不会常住在这里吧”

    “你忘了,我曾经在这里实习,所以对这里熟悉的很,我挑来了一桩院子,门对门两套房子”

    战常胜的话还没说完,丁海杏笑眯眯地看着他道,“对此次事件,你是不是顺水推舟啊”

    “知我者杏儿也”战常胜嘿嘿一笑道,“我原先没那么想,谁知道这房子的事情出了岔子。”接着介绍道,“那房子正经不错的,房子很大,院子更大,有凉亭,屋里有炕的,院子里有自来水、离井水很近。而且院子里有厕所,只不过厨房要跟老景家公用。”

    “这么好的房子怎么留着给你住。”丁海杏一脸奇怪地说道。

    “房子里在家属区最后面,太远了,就做了库房了。不过你放心路面都是硬化过的,而且地势也是基地最高的,从家里可以将基地整个面貌尽收眼底,远眺还能看见一望无际的大海,可以说风景美如画。”战常胜不遗余力的介绍道。

    “有你说的那么好吗”丁海杏挑眉轻笑道。

    “明儿你就知道了。”战常胜神秘兮兮地说道。

    aaaaaa

    眨眼间就到了第二天,在招待所凑合了一夜,战常胜就领着丁海杏去了半山坡上的新家。

    由于整个基地是依山而建,营房建在地势平坦的区域,而家属区就建在了山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