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叮嘱

作品:《六零俏军媳

    “人家夫妻的事,你可少掺和,弄不好了,里外不是人。”丁海杏提醒他道。

    “我知道。”战常胜点头道,“都说打蛇打七寸,与其哄老婆,还不如吓唬、吓唬她,就她老婆家里的那个成分高,还不乖乖的跟着他下部队去。”

    “真亏你想的起来。”丁海杏错愕地看着他道。

    “只要达到目的就好,过程不重要,老景不是乖乖的跟着我走了。”战常胜颇为得意地说道。

    “那是人家深深的感受到了风中的寒意。”丁海杏白了他一眼道。

    “所以我说他觉悟高嘛”战常胜大加赞赏道,“中华文字还真博大精深说话还真是一门学问。”

    “守口业、修口德。说好话,如口生莲花处处香。说恶语,如口出毒蛇人人怕。”丁海杏笑着说道。

    “对”战常胜看着她道,“看来以后我也得读读老祖宗留下来的书了。”

    丁海杏双眸轻轻一闪道,“你不怕人家说你看封建书籍啊”

    “我是从中吸取精华,去其糟粕。”战常胜轻笑道,“好了,早点睡吧这两天有的忙了。”

    aaaaaa

    聚餐就安排在了丁国栋家里,独门独院,就在院子里摆上了,院子内种着一棵梧桐树,巨大的树冠笼罩着院子,留下阴凉的树荫。

    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一点儿也不觉的燥热。

    丁国栋整了一桌子菜,都是时令菜,经过一年多的历练,这厨艺家常菜不在话下了。

    “我们明儿就走了,你们都要好好的。”战常胜看着他们道。

    丁国良看着战常胜道,“姐夫真舍不得你走。”

    “我走了,你就可以偷懒了。”战常胜看着他似笑非笑道。

    “那哪儿能啊”丁国良赶紧说道。

    “怎么不能我这姐夫不在学校了,你不就自由了。”战常胜笑眯眯地看着他道。

    “才怪,我得更加努力,姐夫虽然在这里时间不长,可你留下的成绩让人时时的提及,我这小舅子就更不敢怠惰了。”丁国良噘着嘴可怜兮兮地说道。

    “呵呵”大家都笑了起来。

    “别委屈,你姐夫是为了你好,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丁海杏眼神犀利地看着他道,“我宁可看你流汗,也不想看到你挂彩。”

    “知道了。”丁国良放下手中的筷子,正襟危坐,朗声道。

    丁海杏凌厉地眼神看着丁国栋道,“大哥,别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不要以为我离开了,你就可以不做了。”

    “不会的,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丁国栋保证道,絮絮叨叨地说道,“我现在跟街道办处的可好了。他们的藤椅、都是我编的送过去的,我这沙发都编的一半儿了,正好放暑假,厂里的事情也不多,加加班争取暑假结束了,给办事处主任送过去。吊顶的席子换了个遍”

    “杏儿,有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沈易玲抬眼看着她问道。

    “我知道嫂子想问什么为什么让大哥费力的讨好街道办干什么”丁海杏微微一笑道。

    “是啊我早想问了是不是想让你大哥进入体制内工作。”沈易玲看着她道,“如果是的话,我爸一句话的事。别的进去或许有些困难,但一个小小的街道办还是小意思。”

    “不是”

    “千万别”

    丁国栋与丁海杏兄妹俩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喜欢现在的校对工作,可以看许多的书。”丁国栋赶紧说道。

    丁海杏则神秘地说道,“佛曰不可说。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接着又道,“哥做的很好,继续但是你的晨练不能以为我们走了就松懈了。”攥紧拳头在心里思索道,“天大的拳头、屁大得理。到时候谁的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这个国良你监督你哥。”丁海杏看着丁国良严厉地说道。

    “杏儿不用吧我不是食言而肥的小人,况且晨练也是为了锻炼身体。”丁国栋哭笑不得地说道。

    “应该是你们互相监督。”战常胜看着大小舅子道,目光转向应解放道,“解放不要以为我们只说你俩哥,这里面包括你。”

    “知道。”应解放点点头道。

    “嫂子,是不是我哥每日里与灯芯草、柳条为伍,耽误了你们二人世界。”丁海杏笑着打趣道,“哥,这是嫂子在给你提意见哦”

    “哪有。”沈易玲坚决不承认道,“只是看你哥太累了。”

    “那事不着急,你慢慢来也行。”丁海杏打趣道,“嫂子现在是孕妇,要多陪陪她,照顾她的情绪。”

    “知道了。”丁国栋点点头道。

    战常胜眼神平和地看着他们道,“遇见事了,多在一起商量、商量,多听听长辈们,校长大人的意见。他走过的路比你们走过的桥都多。三思而后行”

    “嗯嗯”大家齐齐点头道。

    aaaaaa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第二天一早,学校安排人,将丁海杏打包好的东西,装上了卡车。

    学校的家具全部留了下来,搬进来后,这将近两年的时间新添置的红木家具、樟木箱子都搬上了卡车。

    至于那些宝贝的瓷器,全部放在箱子里,四周塞满了衣服,这样不至于将它们给颠坏了,得把丁海杏心疼坏了。

    腌咸菜的坛坛罐罐,也不忘全搬上车,放在铺着厚厚的草毡子上,捆在车栏杆上,希望经得住路途的考验吧

    与来送行的人挥手告别后,解放卡车出了平坦的市区。走在黄土路上,就开始了一路蹦蹦跳跳的。

    战家四口坐在卡车车厢里,战常胜席地而坐,将儿子牢牢的护在怀里。

    丁海杏和红缨牢牢抓紧车栏杆,就这还东倒西歪的。

    “沧溟没事吧”丁海杏担心吓着孩子了。

    “没事,你看看,还乐呢”战常胜轻笑道,“一蹦一蹦的,他感觉好玩儿着呢”

    “就喜欢疯”丁海杏看着他浅笑道。

    回答她的是儿子咧嘴一笑,露出白白的米粒般的小牙齿和留下来的哈喇子。

    “儿子一直流口水,是不是让他舔舔猪尾巴就不流了。”战常胜说道。

    “你还知道这个”丁海杏惊讶道。

    “听我妈说过的,得胜小时候就这样,不过不知道管用不”战常胜好笑地说道。

    “不太管用,等长大了自然就不流了。”丁海杏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