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如此民主

作品:《六零俏军媳

    高进山看见孩子们都回来了,叫上方巧茹道,“孩子妈别做饭了,厨房怪热的,咱去食堂打点饭菜好了,现在咱们去客厅讨论咱们家的未来。”

    高进山直接拉着方巧茹出了厨房,催着孩子道,“快走,咱们在客厅开家庭会议。”

    “会议个屁,他们懂什么”方巧茹坐在沙发上抬眼看着他道,“别跟我玩儿那弯弯绕绕,还家庭会议,他们还没到年龄呢没有投票权。”冷哼一声,别过了脸。

    “我是家里的一份子,我就有举手表决的权利,你是妈妈,也不能剥夺我的政治权利。”高建国不乐意道,积极要求自己的权利。

    “小屁孩儿,你懂什么”方巧茹拍着他的后背道。

    “我怎么不懂,爸爸去部队保家卫国,守卫海疆,这是多么光荣的事情。”高建国挺直脊背大声地说道。

    “哎还是我儿子的觉悟高”高进山乐的眼睛都眯成缝了,目光转向了方巧茹道,“还当妈呢觉悟还没儿子高。”和蔼地看着三个孩子道,“跟着爸爸下部队,我们可以继续和红缨做邻居,一起玩儿,一起上下学。”

    “你可真是没有你这么拉票的。”方巧茹闻言气愤地说道。

    随即眸光闪烁,目光灼灼地看着三个孩子道,“混小子,跟着你爸下部队,可就没有桃酥、糖果了。跟妈妈在家想吃什么好吃的,妈妈给你们买。”

    高进山看着她道,“孩子妈,你可真卑鄙,居然利诱孩子们。”

    “彼此,彼此。”方巧茹讥诮地说道。

    “废话少说,现在举手表决吧”高进山目光一一扫过他们道。

    方巧茹好笑地看着他,真是结果不用想都知道了,还玩儿。

    “有始有终”高进山看着她轻声说道,纵使知道自己输定了。

    方巧茹眸光微闪点头道,“举手吧按自己的想法,不要受他人影响。”

    高进山看着他们道,“愿意跟爸爸下部队的举手。”

    只有高建国蹭的一下举起了双手,看着高双庆道,“双庆你怎么不举。”

    “我”高双庆犹豫地看着他道。

    “你要是不举,小心我以后不带你玩儿。”高建国怒瞪着他威胁道。

    高进山一巴掌拍在高建国的后背上道,“臭小子,你妈早就说了,不可以这么做,要照自己的想法。”

    高建国缩缩脖子,不甘心地说道,“哦”

    结果方巧茹的美食诱惑无边,三比二,大获全胜,那小眼神得意地瞅着高进山。

    “做饭去我饿了。”高进山催促道。

    “哎你刚才说的去食堂打菜的,怎么现在变卦了。”方巧茹指着他道,“你咋说话不算话呢”

    “我们都输了,不能再乱花钱了。”高进山赖皮地说道。

    方巧茹被气哆嗦着手指着他道,“我说孩子爸,你这样好吗”

    “快做饭去。”高进山直接推着她进去了。

    “看在今儿我赢了的份上,想吃什么”方巧茹回头看着他们道。

    “糖拌西红柿”三个孩子齐声喊道。

    “去去去那点儿糖还不够你们造的。晚上吃什么糖,不怕牙坏了。”方巧茹坚决反对道。

    最后熬了些绿豆汤,清炒了两个菜,西红柿鸡蛋、干煸豆角,凉拌了黄瓜、海带丝,配上大馒头,喷香的一顿饭。

    aaaaaa

    沈易玲和丁国栋去而复返,沈母惊讶地看着他们俩道,“怎么又回来了。”

    “妈,我有了,您要做姥姥了。”沈易玲高兴地宣布道。

    “什么”沈父闻言蹬蹬地跑过来道,“你再说一遍。”

    “爸,您要做姥爷了,我肚子里有小宝宝了。”沈易玲笑着说道。

    “这咋出去一会儿孩子就有了。”沈父激动地说道。

    “真是你这丫头,有了你干嘛不说啊刚才还让我说你。”沈母拍着她的肩头道。

    “妈,妈,轻点儿,轻点儿。”丁国栋赶紧说道。

    “这丫头又不是面团,我没用劲儿,好好好,我不拍了。”沈母微微摇头笑道。

    “走走,咱客厅里说话。”沈父连忙说道。

    四个人走到了客厅,坐了下来,沈父迫不及待地问道,“快说说咋回事这咋出去一趟就确定自己有了,你们看医生了。”

    沈易玲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沈母轻笑道,“你家小姑子,可真是火眼金睛,简直比我们医院的那x光机还厉害。”

    “那是,我小姑子医术好着呢”沈易玲与有荣焉地说道。

    “你臭美什么那是人家的本事”沈母好笑地看着她道。

    “那是我小姑子。”沈易玲傲娇地说道。

    “还说呢自己有了都不知道。”沈母庆幸道,“这幸亏亲家小姑子看了出来,就你皮猴性格,上蹿下跳的,万一跳出个好歹来可怎么办”

    丁国栋和沈易玲四目相对,眼底闪过一丝不自在。

    沈母唠唠叨叨地看着她道,“不许跑,不许跳,走路要慢慢的,要稳稳重重的。”

    “知道。”沈易玲连忙保证道。

    “好了,今儿就留下来吃饭吧”沈母挽留道。

    “那正好,省的我们回去做饭了。”沈易玲挽着丁国栋地胳膊道,“妈,把那条鳜鱼给清蒸了,给我补身子。”

    “你倒是不知道客气为何物”沈母嗔怪地看了她一眼道。

    “跟您客气干什么”沈易玲咧嘴一笑道。

    丁国栋起身道,“我去把鱼开剥一下。”

    “让你妈和玲儿去做,国栋来跟我下棋。”沈父直接说道。

    “好好好,我去厨房给我妈打下手还不行吗”沈易玲不甘心的说道,“对孕妇也没有优待。”

    “少来,你妈在前线还生孩子呢你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沈父点着茶几道,“你只是打下手,剥剥蒜瓣总会吧”

    “爸,还是我去吧吃完饭我陪您多杀两盘。”丁国栋连忙说道。

    “那好吧”沈父只好说道。

    “爸,我陪您下棋。”沈易玲狗腿地说道。

    “去,你那只会当头炮的丫头,还是算了吧”沈父起身背着手朝书房走去,“我还是学习、学习上级文件。”

    沈易玲则搬着椅子坐在厨房门口,跟他们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