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好消息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这老婆子好好的说这个干什么这结婚才几个月,都没半年呢又不是结婚三、五年了,还没有,到那时你在着急。”沈父看闺女的脸色不好,赶紧出声道,朝沈母使使眼色,“这事啊急不来,你越急,他越不来,你不急他反倒来了。”

    沈母缩缩脖子道,“我这不是怕国栋说什么吗他可是长子,妹妹已经赶在他前面了,能不着急吗”小声地说道。

    “人家国栋都不着急,你急什么”沈父数落她道。

    “你可真是心大,国栋能说什么他要是说什么就真成大事了。”沈母微微摇头道。

    “都怪你们,我要是早点儿结婚,这孩子不是早就有了。”沈易玲生气地说道。

    沈母微微张着嘴错愕地看着不讲理的闺女,瞥了她一眼凉凉地说道,“你可真是,你要是早结婚了,还有国栋什么事啊”

    “都被你们给气糊涂了。”沈易玲娇嗔道,这事也不能摆脸色,着急也不能挂在脸上,不然父母该更担心她了,结婚了,真的懂事了。

    “我走了,得赶紧回家给我家国栋做饭了。”沈易玲满脸笑容的起身道。

    沈父与沈母两人四目相对,同时打起寒颤,“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快走吧别再这儿说腻死人的话了。”

    “爸妈我来了。”丁国栋提着篮子进来,“快拿盆来,我下班的时候在河里抓了几条鳜鱼。”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沈父闻言念道。

    “没错,爸,就是那个鳜鱼肥。”丁国栋笑着说道,“我抓了六条,一家两条。”

    “国栋”沈易玲跳到他身前道。

    “易玲,你也在啊”丁国栋高兴地看着她道。

    沈母端着大盆出来,丁国栋直接拎了两条鱼放在了盆里,游的可畅快了,在篮子里有些拥挤。

    “爸、妈我们走了。”沈易玲直接说道。

    “走什么走留下来吧”沈父挽留他们道。

    “不了,留下来省的碍眼,我被人家嫌弃了。”沈易玲噘着嘴说道。

    “这丫头,胡说什么”沈母瞪了她一眼道,在女婿面前口无遮拦的。

    “我们得去给杏儿送鱼去。”沈易玲笑着道。

    “那好吧”沈父看着他们道。

    小夫妻俩出了沈家,丁国栋推着车子提着篮子道,“你不高兴。”

    “我没怀孕你是不是很着急。”沈易玲抬眼看着他道。

    “爸妈说你了。”丁国栋停下车子道,“我现在就回去,告诉爸妈别再给你压力。”

    沈易玲好笑地看着佯装掉头的丁国栋道,“好啊你去啊”

    丁国栋满脸纠结的看着她,却听见她噗嗤一声笑的花枝招展的,“跟你开玩笑的,看你的傻样儿。”推着自行车道,“走了,去杏儿家。”

    丁国栋重新推起了车子,沈易玲犹豫了下,幽幽地说道,“国栋,你真的不介意没孩子。”

    “你呀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我们又不是结婚七八年了,你说你着什么急啊”丁国栋劝慰她道,温润的眼神暖暖地看着她。

    “可我怕真的怀不上,你不知道,我以前训练的时候,练的可狠了,为了告诉他们我不逊色于男人,他们干什么我也干什么,爬冰卧雪,我也干过。我好怕身体给练坏了。”沈易玲惊恐地说道。

    “不会的,你身体那么健康怎么会有事呢”丁国栋宽慰她道,看着她着急上火的,赶紧又道,“走、走,我们让杏儿看看去,她的医术很好的。”她想生孩子都疯魔了。

    丁国栋和沈易玲出现在丁海杏面前的时候,她正和儿子在楼前的凉亭里乘凉,地方铺的席子,母子俩正在玩儿积木呢原木色被丁国栋打磨的光滑的很,一点儿毛刺都没有。

    丁海杏垒的高高的,小沧溟一把掌拍过去哗啦一下倒了,这家伙拍着手咯咯笑的开心着呢

    “杏儿,沧溟,舅舅来了。”丁国栋将篮子放在地上,自行车支好了。

    “沧溟,叫舅妈。”沈易玲说着就想坐在席子上。

    “哎别坐,嫂子,别坐。”丁海杏赶紧伸手拦着道。

    “杏儿咋了,为啥不让坐啊”丁国栋好奇地问道。

    “真是都当妈了,不知道地上凉,别伤着肚子里的孩子了。”丁海杏看着他们两个道。

    “杏儿你说啥,再说一遍。”丁国栋激动地抓着丁海杏的胳膊道。

    “轻点儿,轻点儿,疼疼哥这是胳膊,不是柴火棒,随你撅、随你折。”丁海杏子哇乱叫道。

    吓的丁国栋赶紧松开了丁海杏的胳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催促道,“你赶紧说,怎么回事这我们都不知道,你咋知道。”

    “眼睛看出来的呗”丁海杏指指自己的眼睛道。

    “不可能,前两天我还来例假了。正失望呢”被震的回过神儿来的沈易玲立马说道。

    “是不是来的特别少,没两天就没了。”丁海杏看着沈易玲问道。

    “是啊我还奇怪来着,这一次走的这么快。”沈易玲满脸疑惑地问道。

    “真是小年轻不懂事,怀孕初期还同房。”丁海杏摇头晃脑老气横秋地说道。

    丁国栋和沈易玲闻言闹了个大红脸,他们不知道有了,所以还在努力耕耘,做的有点儿狠了,所以就

    这一段时间丁海杏忙着收拾东西,所以也没提醒他们悠着点儿。

    想着沈母是在医院工作,闺女身上不舒服还不急着看医生啊

    谁知道阴错阳差的,差点儿闹出人命。

    沈易玲担心地问道,“那怎么办会不会流产啊”

    丁海杏抓过沈易玲的手,三根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品了一下脉象,刚满一个月。

    一丝真气渡入了沈易玲体内,重点蕴养一下她子宫及腹中的小胚芽。

    这样比吃药的效果好

    沈易玲和丁国栋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大约一刻钟后,丁海杏松开她的手道,“有一个月了,问题不大,切记头三个月不要在那个了。”

    两人的脸刷的一下又红了。

    “如果不放心的话,去医院看看。”丁海杏看着他们两个道。

    “不了,杏儿的医术我信得过。”丁国栋接着一脸傻笑道,“这么说我要当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