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 顾虑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只是顺势而为。”战常胜满脸笑容地说道。

    “这话怎么说的”丁海杏听的稀里糊涂的。

    “这可是响应上级号召,抛弃现在安逸的生活,下基层好好的学gai习zao。”战常胜意味深长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一脸的错愕,随即拍着他的胸膛道,“你可真是,不服不行。”

    “呵呵”战常胜搂着她开心地笑着。

    “你就那么确定景老师会跟着你走。”丁海杏泼冷水道,“你都有侥幸的心里。”

    “老景看的比我还清,我只是帮他下定决心而已。”黑暗中战常胜眸光清明道。

    “我要睡了。”丁海杏咕哝道。

    “睡吧”战常胜搂着她一起睡了,这些日子忙期末考试,他累的睁不开眼,到头就睡。

    aaaaaa

    景海林满腹心事的进了家门,坐在沙发上脸色这是晴转阴。

    洪雪荔看着眉头紧锁的他就问道,“这出去的时候还高兴着呢怎么这回儿脸色阴沉的这么难看,你们聊的不愉快。”

    “老战要走了。”景海林情绪低落道。

    景博达闻言立马说道,“那红缨岂不是也要走了,那就没人和我玩儿了。”拽着景海林的胳膊道,“爸爸,不要战叔叔他们走好不好。”红着眼眶,眼眶里的泪水蓄满泪水,看着可怜兮兮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里是学校,老战刚来的时候就说了,人家学业完结后要下部队的。”景海林看着儿子可怜样,硬起心肠道。

    “战叔叔可以留下来啊像楼上的高伯伯,学员转教官嘛”景博达机灵地说道,“战叔叔的考试成绩那么好,完全没问题的。”拉着景海林的胳膊撒娇道。

    “你这孩子,人各有志,知道吗我平时怎么教你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景海林甩开他的手道。

    “妈”景博达目光转向洪雪荔道,希望她出面说说话。

    洪雪荔能怎么说,人家的选择没错啊甚至是被大力提倡的。

    “儿子”洪雪荔哽咽的说不下去。

    景海林看着两个如霜打的茄子,念了吧唧的,“你们就这么舍不得他们啊”

    “难得处的过来,人家没有随着风吹的起起落落的。”洪雪荔难掩失落地说道。

    “就是,我只有红缨一个玩伴,这下子又成了我一个了。”景博达沮丧地说道。

    “楼上的建国呢你们原先不是玩儿的挺好的。”景海林想起来道。

    “高伯伯警告他们不许跟我玩儿,好像我说毒蛇猛兽似的。”景博达扁着嘴骂道,“就是小人,墙头草。”

    “博达,别这么说特殊时期,人的自我保护机能,也别怪人家,大环境如此。”景海林伸手揉揉儿子的脑袋道。

    “算了吧人家红缨都没这样。”景博达不屑地撇撇嘴道。

    “博达又没说错,你看自从风又吹了起来,你看他们判若两人的嘴脸,真是看的令人作呕。”洪雪荔发牢骚道。

    景海林闻言,这一向文文静静,夹着尾巴做人的老婆都忍不住了,在学校就那么难过,“雪荔,在学校过的怎么样”

    洪雪荔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增加孩子爸的压力。

    景海林看她的样子,夫妻多年,还能看不出来,“你别说了,我知道了。”

    “我现在不怕别的,就怕风越刮越强,总有一天咱们抵不住怎么办”洪雪荔随即宽慰他道,“大不了咱去海岛上养鱼去。”

    形势比景海林预想的还要坏,景海林下定决心道,“你们知道今儿老战找我谈什么”

    “谈什么人家要走了,以后自然就疏远了。”洪雪荔心底难过道。

    “老战说让我跟他走。”景海林缓缓地说道,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们母子俩。

    “好啊好啊”景博达举起双手赞成道。

    “我也没意见。”洪雪荔也附和道。

    景海林一脸惊愕地她,脸上没有一点不舍,于是问道,“你的工作怎么办”

    “那学上不上无所谓了。”洪雪荔看着他道,“只是我和儿子以后就靠你一个人的工资生活了。不过那也没关系,我存了不少的钱。咱家双职工,负担轻,工资我都攒下来了。”

    “你存哪儿了,放银行了。”景海林随口问道。

    “没有。我放家里了,没存银行。”洪雪荔摇头道。

    “为什么存银行多保险啊家里你不怕老鼠给嗑了。”景海林好奇地看着她道。

    “那么一大笔钱,我敢存银行吗现在是越穷越光荣,要是知道那么多钱,我可是害怕。”洪雪荔一脸紧张地说道。

    “到底多少钱”景海林好奇道。

    “一个数”洪雪荔小声地说道。

    “1000”景海林猜测道。

    “你可真是,一千的话我早就存到银行了,还怕什么是”洪雪荔小声地说道,“再多一个零。”

    “这么多”景海林张着大嘴不敢置信道,“你咋攒的。”

    “就那么攒的呗没个月不花的钱都放进去,十来年下来,可不就这么多了。”洪雪荔咧嘴一笑道,“所以我没有工作,也没关系的,这可会支撑咱们好些年的。”勾唇一笑道,“况且你有工资的,又不是坐吃山空。那钱我放在饼干盒子里,放心,老鼠啃不到的。”

    景海林点点头道,“只是下去后,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工资待遇,生活环境,肯定没有这里好,你们也能忍受。”

    “能有多苦,比海岛养鱼的条件还差吗”洪雪荔微笑着摇头道。

    “那到不至于那么差。”景海林乐观的说道。

    “你不就得了,你还怕什么要是贪图安逸享乐,也不会跟着你回来了。”洪雪荔大气地说道,“这人啊没有受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

    “我现在就怕去不了。”景海林说出自己的担心道,“咱们的情况复杂,人家不接受。”

    “对门老战怎么说”洪雪荔问道。

    “他肯定说没问题,可是我怕他为此搭人情,而且这人情债难还。”景海林又担心道,“我怕因为我的事情连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