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胆肥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知足吧人家没说咱闺女小资情调就不错了,消停点儿,退就退了。”丁海杏赶紧拉着他道,就因为红缨写什么稿子,她后悔死了,就怕人家上纲上线的。

    现在红缨不写了,终于可以安心了。

    “这大人们的文章喊喊口号,怎么连孩子也”战常胜无语地摇头道。

    “孩子可是革命的接班人。”丁海杏严肃地看着他道,“这话可不能到外面说,抒发革命情怀的文章,可不能说是口号。慎言”

    “我知道。”战常胜叹声道,“也只能在家里发发牢骚。出去谁敢乱说话。”

    “爸、妈,我回来了。”红缨洗澡回来道。

    战常胜起身,打开半掩的房门,招手道,“来来,闺女过来。”

    红缨看着他道,“爸等一下,我放下脸盆。”说着将脸盆放在卫生间,走进来道,“爸,您找我什么事”

    “红缨,咱别灰心啊你写的文章非常好,爸爱看。是他们不识货。”战常胜宽慰红缨道。

    丁海杏听的直乐,这可真是当爹的,全力力挺自个儿的闺女。

    “你爸知道你被退稿了。”丁海杏提醒了下她道。

    “爸,没事我一点儿都没放到心上。”红缨混不在意地说道,俏皮地吐吐舌头道,“只是可惜了不能拿稿费了。”

    “小财迷,你每个月的补贴还少啊”战常胜哭笑不得地说道,“那稿费才几个钱”

    “爸,这可是我真正意义上我自己挣的钱,而不是躺在爸爸的功劳簿上。”红缨严肃地说道。

    “好闺女,说的好。”战常胜感慨万千地看着她道,“你爸知道九泉之下也会欣慰的。”

    “嗯”红缨红着眼眶点点头道。

    眼看着红缨被他给招的红了眼睛,丁海杏赶紧转移话题道,“红缨,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啊”红缨惊讶地问道,“离开这里,我们去哪儿”

    “我毕业了,下部队啊”战常胜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哦”红缨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我都忘了,那我的学业怎么办”

    “那边也有学校的,转校就可以了,多简单的事情。”战常胜笑着说道。

    “那我们离开这里,他们”红缨突然改口道,“那我需要准备什么吗”

    “说是要走,怎么着也得期末考完试,这十天半个月,有你准备的时间。”战常胜浅笑道,“行了,告诉你心里有个准备,赶紧睡觉去,明儿还要上课呢”

    “哦”红缨笑着退了下去,进了卫生间,将自己的内衣投了一遍,晾在了绳子上,然后就去睡觉了。

    “行了,你也赶紧冲个澡去,不然浑身黏答答的,不好睡觉。”丁海杏催促道。

    “那你呢”战常胜反问道。

    “我已经洗过了。”丁海杏看着他笑道。

    “那我去洗了。”战常胜起身道,听见儿子吭吭唧唧的声音。

    “我来,我来。”丁海杏连忙说道。

    “那好吧”战常胜转身离开。

    丁海杏则起身,走到婴儿床边,撩开蚊帐,将小家伙给抱了出来,放水后,哄着又很快睡过去了。

    丁海杏将儿子放回婴儿床,查看了一下蚊帐里面,确定没有蚊子了,才放下蚊帐掖好了。

    丁海杏坐回床上,拿着大蒲扇给儿子轻轻的扇。

    夏天洗澡勤,所以洗澡也快,战常胜回来时就看见丁海杏在给儿子打扇子。

    “你总不能一直给他扇吧天还没那么热”战常胜盘腿坐在床上道。

    “这小子火力壮,衣服都被汗打湿了。”丁海杏笑了笑道,“等他睡沉了,就不扇了。”

    “幸好有大舅子编的草席。”战常胜拍拍自己身下的草席,“大舅子的手艺真没得说。”

    “有草席也凉快不到哪儿去。”丁海杏叹声道。

    “你又不怕热。”战常胜奇怪道。

    “我担心你们呗”丁海杏烦恼地说道,没有空调,连电扇都没有的年代,真是令人郁闷。

    “就是要热才是夏天。”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发牢骚的她道。

    丁海杏看着上床的他立马说道,“快放下蚊帐。”

    掖好了蚊帐,夫妻俩又开始打蚊子,飞行中的蚊子,人家战常胜两根手指就能捏死它。蚊帐中的蚊子,被他分分钟给灭了。

    “快熄灯吧差不多要吹熄灯号了。”丁海杏推推他道。

    战常胜拉了灯,房间内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皎洁的月光轻灵的倾泻进来。

    “你这样不遗余力的帮他,能行吗你才芝麻绿豆的小官。”丁海杏抓着他的胳膊不由得担心地说道。

    “小看你男人。”战常胜将她拥入怀里舒服地说道,“组织已经找我谈话了。你男人可是争着抢着有人要,去向已经定下来了。”

    “离家远吗不会到南边吧”丁海杏不由得担心道,以现在的交通蜗牛速度,真是回来一趟不容易。

    “不会反而离家近了。”战常胜轻笑出声道,“是我上次实习的水警区。”

    “你说的是从海上走,水面距离。”丁海杏眼波流转,浅笑道。

    “聪明。”战常胜亲亲她的额头道,“你都不问问你男人的职位吗”

    “从军校出来的,肯定升职了呗至于手中的权利有多大,我可猜不出来。”丁海杏脸贴着他的胸膛道。

    “三号。”战常胜简单地说道。

    “恭喜了,沧溟他爸。年纪轻轻就进入师一级了。”丁海杏笑着说道。

    “也恭喜你了,沧溟他妈。”战常胜轻笑道。

    “哎你这么挖墙脚,景老师去了基层,就不会受到排挤了吗还有大环境如此,人家要他吗”丁海杏不由得担心道。

    “我之所以选那里,是因为我们对那里熟悉,老景在那里上过课,有官兵基础。人家非常欢迎他这个高级知识分子。”战常胜声音低沉有力道。

    其实也有开出条件更好的地方,不过他权衡利弊,还是选择了原来实习的地方,虽然只是三号,可给的权利不低。

    “而且我开出的条件,就是带着老景去。”战常胜声音醇厚道。

    “你可真是胆肥了,敢跟组织讲条件。”丁海杏抬眼看着黑暗中的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