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坏心眼儿’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海林深沉地眼眸瞥了战常胜一眼道,“才刚毕业,说的你好像多能耐似的,我去哪儿你能决定的了”

    “我要是能决定了,你是不是跟我走啊”战常胜嘴角浮起奸诈地笑容道。

    “少给我下套”景海林一眼拆穿他的阴谋诡计道,“别以为起风了,我就会被吓得瑟瑟发抖,这脑子可不是摆设。”他指指自己脑袋,才不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真是知识分子这脑袋弯弯绕绕就是多,我还能害你不成,你不害怕吗你这技术上的问题,被有些跳梁小丑,搞不好就成了政治问题。这难不成你还真想着被放逐到某个海岛养鱼啊”战常胜背着手压低声音道,“你想连累博达被人叫狗崽子,我可不愿意。”

    景博达是景海林的软肋,宁可自己吃苦,也不愿意孩子被人家歧视了。

    景海林闻言心如刀绞,沉默了半晌道,“我和博达他妈商量一下,尽快给你答复。”

    “这还商量什么”战常胜闻言顿时着急道,声音阴阳怪气道,“一个大老爷们儿这点儿事情还做不了主啊你这一家之主怎么当的。啧啧”砸吧着嘴,摇着头,一脸的不屑。

    “我们是民主家庭,那像你一言堂,你一个决定带着老婆孩子就走了。博达他妈有工作的,不能说仍就仍吧”景海林陈述现实道。

    “那工作要不要还有什么劲儿,你的工资还养不活你们一家三口,又没什么负担。”战常胜轻哼一声嗤之以鼻道。

    “雪荔要的是工作里的成就感。”景海林反驳道。

    “成就感”战常胜扭过来看着他道,“我说你们两口子,是真傻还是给我装傻。都被人排挤成那样了,还成就感狗屁。”

    景海林被他给挤兑的半天找不回自己的声音,懦懦地说道,“你这人说话不能文明点儿。”

    战常胜无赖地说道,“你跟我走,我就斯文点儿,不满嘴脏话。”

    景海林好奇地上下打量着他道,“我说你干嘛,非我不可吗”

    “你是最好的。”战常胜眸光深邃地看着他道,“而且你和我一样,希望这个国家繁荣富强,强盛的前提就是有一个安定和平的环境。崛起的海军才能威慑那些魑魅魍魉”眸光坚定地看着黑暗中无边的大海。

    景海林想起自己回来的初衷,“我会尽快给你答复。”

    “这才对吗期待你的好消息。”战常胜扬眉一笑道,然后扬声道,“博达、红缨玩儿的差不多了,咱们该回家了。”

    “知道了。”景博达挥着手,拽着旁边不远处的红缨道,“你爸叫呢我们回家。”

    “好”红缨颠颠儿的跑了过来。

    两人带着孩子回了家,红缨端着脸盆收拾了下换洗衣服就去洗澡了。

    丁海杏在他们推门进来那一刻,带着孩子就闪出了空间。

    战常胜嘴里唱着胜利歌声多么嘹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丁海杏拉开灯看着推门进来的他道,“什么事,这么高兴,都唱起胜利歌了。”

    “成了,成了。”战常胜激动地将坐在床上的丁海杏给抱起来,转起了圈圈道。

    “什么成了,看把你给高兴的。”丁海杏双手搭在他的肩膀说道,“停下来,好好说,转的头晕。”

    战常胜将她放到了床上,然后拉着椅子过来坐在她的面前道,“景海林估计会跟我们一起下部队去。”

    “你怎么说服他的。”丁海杏笑着明知故问道。

    战常胜把刚才说服他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你这可是吓唬博达爸爸,小心他知道后跟你急。”丁海杏看着他挑眉轻笑道。

    “我说的是实话,又没有吓唬他,他可是清楚的感觉到了。”战常胜振振有词地说道,眸光清澈地看着她,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可是报纸上,可是非常的轻描淡写,主抓的方向是农村,主要说农村干部中大量存在,多吃多占,账目不清,贪污盗窃等问题提出的,其实要解决这些弄不清的问题,就是要让多数人洗手、洗澡,轻装上阵”丁海杏目光温润如水的看真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忧心地又道,“我还担心咱爸呢他可是村干部。”

    “咱爸这些年经历的多,早知道怎么做了,账目一清二楚,请客也不收礼,能有什么可查的。”战常胜简单轻松地说道。

    “可是看报纸上说的,有的村干部,有三斤猪肉,几包纸烟,就被收买了。”丁海杏压低声音说道。

    “所以才开展社会主义教育的,加强社会各个方面的教育。”战常胜不自觉的小声地说道。

    “那你既然持支持的态度,还吓唬人家,一有风吹草动,就跟惊弓之鸟似的。”丁海杏捶着他的肩头道,“你可真够坏心的。”

    “哎我可一点儿都没坏心,什么叫防患于未然,这些年一会儿刮这个风,一会儿刮那个风的。”战常胜紧皱着眉头道,“我也希望没事,可是风一来,有些人就凭风而上,搞的轰轰烈烈的,把小问题放大处理。戴上帽子,想要摘下来可就难了,这辈子就完了。”担心道,“我希望光明正大的讨论问题,真理越辩越明,而不是心怀报复,伺机总攻,一呼百应的全上来,来他个秋后算账,把什么犄角旮旯里的东西也翻出来。”

    “说起来这个,咱家红缨被退稿了。”丁海杏担心地说道,“一会儿闺女回来,好好的安慰、安慰她。”

    “咋退稿了,我看过没问题啊不涉及政治啊”战常胜满眼的疑惑地说道。

    “人家要的是口号式的文章,不需要咱家红缨叙事式的文章,哪怕写的再好,在贴近生活,也没用。”丁海杏摊开双手无奈地说道。

    “看看,看看,这不就扩大打击面了。”战常胜看着她道,“闺女的情绪还好吧没有不对劲儿吧”说着卷起袖子道,“我写信找他们理论,咱家闺女那写的全是农村生活中,抒发对农村的热爱,多贴近劳动人民啊怎么还被退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