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挖墙脚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一年的忙碌结束了,除夕夜一家人团聚,吃吨白面肉饺子,喝杯淡淡的酒水,都显得格外开心快乐平日里孩子没有零花钱,春节糊个纸灯笼,买个风车,在孩子们心里,放个鞭炮就能幸福到爆。

    这年月家家餐桌上的菜肴是相似的,每个家庭摆设是相似的,人们的穿戴是相似的,对生活的渴望也是相似的。

    过年虽然没有国庆大游行,可也是热闹的,单位大年组织团拜。大家坐在一起开个茶话会,吃几个瓜子喝杯茶,倡议“科学过年,不搞封建迷信,勤俭持家,不要铺张浪费要正当文娱活动,不要牛鬼蛇神一切新事新办

    各市,郊,县文化宫每年都会举办春节联欢晚会,时间一到,人潮纷纷涌入会场,好不热闹。

    还有单位发的电影票,话剧票,各类戏剧票,总之很热闹。

    市里还举行了环城赛跑,围观的群众还真不少。

    这一切散发着浓浓的年味儿,不过和丁海杏的关系不大,孩子太小,她不能带着孩子乱跑,所以跟坐牢的似的,待在家里。

    所以丁海杏就带着儿子闪进空间,到了空间中,小家伙可劲儿的撒欢儿,有自己的精神力看着,不用担心意外。

    一个奶娃娃,不会跑,连爬都不会,还能干什么丁海杏带着他飞,是真正意义上的飞,上九天揽月,下海捉鳖,有的玩儿,消耗小家伙旺盛的精力。

    等他睡着了,丁海杏才能盘腿打坐修炼。

    过年除了给领导们拜年,朋友又都在一起,见面就拜年了。又没有亲戚,所以余下的时间里,战常胜骑着自行车载着红缨,哪有热闹朝哪儿去。他这么兴致勃勃,搞得景家和高家也不甘落后,跟着来回的跑。

    没办法,景家和高家倒是不想凑热闹,可架不住孩子们痴缠啊

    去吧孩子们眨眼长大了,就用不到父辈们跟着了,甚至到了一定的年龄都不出门了。

    趁着孩子们还小,长辈们还有时间,多玩玩儿,不然就没机会了。

    大年初七,举行过结婚仪式的丁国栋、沈易玲和丁爸、丁妈、姑姑、国良和解放他们一起来了。

    都被沈易玲给安排了招待所,那边住的舒服,也自在。

    丁爸、丁妈被亲家招待后,沈家又请了一桌,都是沈家的亲近或者关系近的人,热闹一下,庆贺一下小夫妻新婚,祝福他们百年好合、幸福美满。这婚礼就算完了,沈易玲的三个哥哥没有回来,路途遥远,时间上不富裕,也不能擅离职守。不过人未到,礼却到了。

    丁国栋和沈易玲就带着三位长辈,四处游览,吃好、喝好、玩儿好。

    当然在临走前,大家找了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照了一张全家福。

    这一次全员都在,幸福的笑容,定格在了那一瞬间。

    aaaaaa

    工作生活开始步入了正规,日子如流水般的静静划过,眨眼间就到了六月份毕业季。

    夏日的夜晚漆黑的天穹里布满了点点生辉的星星,显得格外耀眼。一轮明月高高地悬挂在空中,淡淡的光像轻薄的纱,飘飘洒洒的。躲藏在草丛中的青蛙也开始放肆了起来,“呱呱呱”地叫个不停,依附在树干上的蝉也不认输,“知知知”地在叫;也不知什么时候萤火虫也飞了出来乘凉,在树上一闪一闪地,特好看。

    景海林走在松软的沙滩上,看着旁边高大的男人道,“真的要走。”

    “当然,毕业了,还呆在这里干什么”战常胜单手插兜道,目光看着在海边嬉戏的孩子们,被潮水追逐着乱跑。

    吃了晚饭,战常胜带着红缨出来纳凉,也是跟景海林好好的聊聊。

    至于丁海杏和儿子就留在了家里,小孩子,天黑后最好不要出来,阴气太重。

    “你呢你不考虑一下去处。”战常胜漫不经心地说道,“风向趋紧,布谷鸟又被禁演了。”

    还真如他所说,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这一次的风从农村开始吹了起来,现在有向城市蔓延的迹象。

    春风送暖没多久,从同事们又都避之不及的样子,就知道,景海林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日子。

    幸好老景心态好得意淡然,失意坦然喜而不狂,忧而不伤。不然一个正常人,被这么反复的折腾,不疯才怪。

    “我能去哪儿要是能走,我早就走了。还能等到又起风了。”景海林沮丧地说道。

    “跟我一样下基层啊”战常胜轻松地说道,“守卫祖国的海疆啊与其在这里务虚,不如到基层务实,做些有实际意义的工作。那些人现在虎视眈眈的等着揪你的错,课你都没法正常上了。”

    景海林透过浓浓的月色打量着他道,“我说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挖墙脚,小心校长大人找你算账。”

    “一句话,走不走吧”战常胜干脆地说道,“不管什么时候部队说安稳的。”

    “可这里是军校。”景海林抿了抿唇犹豫了下道。

    “还说我觉悟不够,怎么到你自己,这脑子就不灵光了。”战常胜恨铁不成钢道,“非得等到铡刀落下,那就晚了。还是你舍不得这里安逸的生活。”自说自话道,“也是基层海岛条件艰苦,是个人都不愿意离开这安乐窝。”

    “我是那样的人吗安逸的话,我留在”景海林突然住嘴道,看着神色如常的战常胜,心慌意乱的挠挠头道,“你说的容易,我到基层干什么吗”

    战常胜闻言嘴角微翘,握拳轻咳两声,“你满肚子的学问,还怕没有用武之地啊又不是让你上艇冲锋陷阵去,去后勤”

    “你让我管吃喝拉撒睡。”景海林立马黑着脸道,“这不是屈才吗”

    “谁让你去管吃喝拉撒睡,你想去,我还不让你去呢科研部,再不济不还有修理部,那儿装不下你啊除非你嫌弃庙小。”战常胜斜睨着他,故意闲闲地说道。

    “你也别用激将法,你让我在想想。”景海林漆黑的双眸晦暗不明道。

    “时间不等人,你最好快点儿做决定。”战常胜不紧不慢地说道,黑眸中是志在必得,这条大鱼可不能留在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