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 落荒而逃

作品:《六零俏军媳

    “那你想说什么”丁国栋不自觉地放低声音道,“让我猜谜可猜不到。”

    “我是说,洞房花烛夜,那动作要领你知道吗”战常胜轻声说道。

    战常胜自以为是的认为丁国栋,得到夫妻人伦之间的事情获得的讯息少。不像他这个初哥,结婚时闹笑话了。

    丁国栋意味过来后,脸刷的一下红的跟猴屁股似的,“知道,知道。”

    战常胜看着脸爆红的大舅子道,“这个可不能不懂装懂,新婚夜露馅儿了,会惹新娘子不高兴的。”声音低沉地又道,“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就不信你没听过那些结了婚的男人讲过的荤段子。”

    “大舅子,我真的知道”丁国栋红着脸重重地点头道。

    战常胜上下打量着他,心里嘀咕我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

    好奇地问道,“你咋知道的”

    “书中自有颜如玉。”丁国栋搪塞了一句,不行不能在这里呆着了,再呆下去,他这脸都烫的都能煎蛋了。

    随即起身道,“易玲,不是说要去看爸哪儿呢”

    “哦这就来。”沈易玲提高声音道,将孩子递给了丁海杏道,“来来,沧溟,我们找妈妈去。”

    “来,妈妈抱,我们也该睡觉了。”丁海杏抱过孩子,小沧溟秀气地打了个哈气。

    “杏儿,我走了啊”沈易玲看着不停揉眼睛地小沧溟,“这小家伙,说困就那么困。”

    “平常都这个时候睡午觉,所以到点儿就这样了。”丁海杏抬眼看着她道,“嫂子,我哄他睡觉,就不出去送你了。”

    “不用,不用,赶紧让孩子睡吧看得我都替他难受。”沈易玲闻言赶紧说道,“咱们之间不用那么客气。”接着又道,“沧溟,舅妈走了,再见。”

    丁海杏拿着儿子的手,朝她挥了挥。

    “易玲”丁国栋又在客厅里叫了起来。

    “来了,来了。”沈易玲疾步走了出去,“去我爸哪儿又不用那么急。”

    “跟老人家约好的,不好迟到。”丁国栋提高声音,望向卧室道,“杏儿,我们走了啊”

    “慢走,不送”丁海杏干脆地说道。

    “我送你们。”战常胜跟在他们后面说道。

    “不用,别送了,外面冷。”丁国栋回头看了他一眼道。

    “我就送到你们门口。”战常胜站在门口看着他们道。

    沈易玲边走边说道,“国栋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伸手就要摸他的额头。

    “没什么是屋里的暖气太热了。”丁国栋顺势抓着她的手道,“你看现在脸不红了吧”

    冷风一吹,这脸上的热气散的差不多了,自然也就不红了。

    aaaaaa

    战常胜目送他们离开,转身回了家,关上了房门,走进卧室的时候小家伙已经睡着了。

    “大哥为什么走的那么急”丁海杏好奇的问了句。

    “大舅子也真是的,我怕他洞房的时候闹笑话,给他说说动作要领,没想到,羞的落荒而逃,真是的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战常胜自言自语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一愣,随即呵呵笑道,“你可真是。”

    “我怎么了”战常胜无辜地说道。

    “这要是你手下的兵不懂的,你怎么办谁要结婚了,你一个个找人家谈心。”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闻言点点头道,“人伦乃是大事夫妻生活不和谐了,后院不稳。”望着她惊讶地眼神道,“有那么吃惊吗怎么做的说不得啊”

    “那你下基层的话干脆普及一下生理卫生好了。”丁海杏调侃道,眼底浓浓的笑意。

    “好主意。”战常胜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喂我开玩笑的,你还认真了。”丁海杏惊愕地看着他道。

    “想什么呢”战常胜伸手揉揉她的脑袋道,“我从医学的角度出发,介绍人体的构造,这是严谨的科学,不要带色儿。当兵的普遍文化程度不高,对自身的变化更是羞于启齿的,告诉他们这是正常的生理,没什么不对”

    “随你。”丁海杏笑笑道。

    “马上要过年了,等送走了国良和解放,采买的事情交给我。”战常胜自告奋勇地说道。

    话题转移的太快,让丁海杏跟不上趟,轻笑着说道,“你不去,谁去”

    aaaaaa

    战常胜送走了两个小舅子,就跟着闺女开始采买。

    战常胜看着副食品公司张贴的供应公告,或者是补贴公告。然后大冬天父女俩裹的跟熊似的,就提着菜篮子拿上票证,天不亮就去排队了。

    这时候整座城市居民都是这样,不过相对于有假期的老师们买完东西可以补个觉。其他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买完东西,还得赶紧上班去。

    有的家庭甚至交给孩子来办,没办法,没有时间。

    从粮油统购统销政策开始以来,国家对全国人民的粮油执行定量供应,从年令上性别上职业和工种上划分了多个定量标准,定量标准也随着年令增而增加,随着工种变化而变化,城市居民定量每月27斤粮二两油粗粮为60到70,细粮为40到30,油以棉油和菜籽油为主,每年国庆元旦和春节破例每人补助二两油

    平日家里粗粮细粮搭配的吃,家家很少炒点菜后来除了粮油供应外,肉有肉票每月每人半斤,布发布票每人每年一丈五尺,棉有棉花票每人每年半斤,还有黄豆票、豆腐票,柴禾票、生话用煤票,烟票、酒票、糖果票等,几乎生活中所需之物全部进行量化管理,全部计划供应。

    去的晚了,不说剩下的好不好,有没有都不好说。

    凌晨三四点,排起长队,很正常。男人们排一天的长队,只能买到两瓶酒但仍然满足。

    家家户户为了这顿年夜饭,全家总动员,可以说是煞费苦心。

    这年月人们对过年有着强烈的渴望,人人都想过个丰盛的春节,由于物资都缺乏,拿钱也买不到,那就只能节省,平曰只要能吃饱就行,十天半月不炒菜,一月也难见到荤腥味,都把肉票、油票、细粮、豆腐、糖果省下来,放到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