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开涮

作品:《六零俏军媳

    期末考试眨眼间就结束了,成绩下来了,战常胜和红缨他们父女不出意外,都是第一,没有堕了战常胜的口头禅只要第一,不要第二。

    丁国良和应解放考的也不错,虽不说第一却也都名列前茅,考试完就要放寒假了,紧张了一学期总算能松快两天。

    大家考的不错,所以丁海杏决定庆祝一下,吃酸菜火锅。

    白菜、豆腐、土豆不缺,干木耳、干蘑菇泡发了。还做了不少的鱼丸、虾球涮着吃。

    战常胜不知道从哪里弄回来一斤羊肉和一些羊骨头。

    丁海杏将羊骨熬汤,羊肉放在外面冻瓷实了,凭着自己的刀功,切的比纸还薄。

    战常胜买来的铜锅子,丁国栋在家里烧了些炭,沈易玲也拿来一斤羊肉,七凑八凑才凑成了这一顿火锅。

    酸菜羊肉火锅,淡绿色的汤再铜锅里翻滚着,阵阵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

    “好吃”红缨烫着鼓着腮帮子,口齿不清地说道,“咱们要是经常吃就好了。”

    “傻丫头,就这一顿火锅,费了老鼻子劲儿了。”丁海杏看着她笑道。

    红缨把口中的豆腐咽下去,嘿嘿一笑道,“我就那么一说。”砸吧一下嘴道,“真的很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些。”战常胜将涮好的羊肉放进红缨的碟子里,“别光吃豆腐、白菜,也吃羊肉,这个驱寒,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还有虾球、鱼丸”

    “这豆腐好吃,饱满吸汤汁,也是一嘴的羊肉味儿。”红缨笑眯眯地说道。

    “这考完了,马上要放寒假了,你们什么时候走。”丁海杏给他们夹着菜和肉道。

    “哦我们明儿就走。”丁国良和应解放齐声说道。

    “那大哥和嫂子你们呢”丁海杏看着他们夫妻俩道。

    他们俩从杏花坡回来,沈易玲就打了结婚报告,组织批下来后,两人征求了沈家夫妻同意,就先去领了结婚证。

    有了结婚证就可以买结婚用品了。

    丁海杏则送了他们两条被面缎子面的,一红一绿,都是同色系的绣的暗花,不打眼,大朵的牡丹,花开富贵。

    像什么龙凤呈祥啊鸳鸯戏水的,这些给了也保不住。

    这两条被面看着跟市面上一样,其实是空间里出品好东西。

    “我们上班到二十九了,所以三十回家,再村里举行了结婚仪式再回来,正好不耽误上班”丁国栋看着他们说道。

    “对了”丁海杏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他们道,“你们就是在村里办婚礼,也革命化、节俭办婚礼,不准收礼明白吗我这是严重的警告。”

    “知道,回家的时候跟咱爸合计了,还跟国良上大学那一次一样,大锅菜,不收礼。其实乡下穷的要命,咱爸哪儿忍心收礼呢”丁国栋随声说道。

    “杏儿你就放心吧有我呢干部讲究吃苦在前,享乐在后。我会看着爸妈的。”沈易玲保证掉。

    “那就好。”丁海杏看着她点头道,这点政治觉悟她还是有的。

    “国良和解放就留在家里,明儿我送你们去汽车站。”战常胜看着他们俩道。

    “姐夫不用说,我也打算留下的。”应解放一脸赖皮样儿道,“宿舍离家近的都回家了,不剩几个人怪冷的。”

    “冷都说让你跟我一起住了,非要住宿舍。”丁国栋食指点着他道。

    “我有哥给的狗皮褥子一点儿都不冷。”应解放嘿嘿一笑打趣道,“接下来我就更不能去了。”

    “为什么”丁国良接着他的话茬问道。

    “笨啊妨碍哥和嫂子的新婚啊”应解放调侃道。

    “对对对,哥嫂子,早生贵子,给我们生个像沧溟一样活泼可爱、聪明伶俐的小侄子。”丁国良起哄道。

    “说什么呢孩子还在呢”丁海杏嗔怪地看着他们道,目光看着丁国栋补刀道,“看看咱哥,都被你们给说的脸红了。”

    “你们一个个找揍是不是。”丁国栋红着脸看着拿自己开涮的弟弟们和妹妹道。

    “好了,好了,赶紧夹菜,不然的话都煮老了不好吃了。”战常胜赶紧招呼他们道。

    “嗯还是妹夫厚道。”丁国栋感激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神色如常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是怕他们在说下去,大舅子的脸比这火锅还烫。”

    大家闻言迸发出更大的笑声。

    “很高兴娱乐了你们。”丁国栋看着他们这些无良的弟妹们道。

    热热闹闹的吃完了火锅,丁国良他们去洗碗刷筷子,收拾餐桌。

    aaaaaa

    沈易玲则跟着丁海杏去看小沧溟。

    “来,沧溟让舅妈吧抱抱。沾沾你的喜气。”沈易玲将小沧溟抱在了怀里,使劲儿的嗅嗅鼻子道,“我们沧溟好香啊”目光看向丁海杏道,“你说也奇怪了,我怎么就没在沧溟身上闻见古怪的味道。”

    那当然了,丁海杏在心里嘀咕我可是时不时的给沧溟弄个清洁咒,撒上点儿自制的爽身粉,当然说白白嫩嫩的香香的。

    “我不让孩子尿裤子,又没有奶渍,还经常给她洗脸、洗手,洗屁股,还经常开开窗子,换换气,自然就没有嫂子说的古怪的味道了。”丁海杏笑着说道。

    冬天屋里封闭的严实,没办法给孩子洗澡,加上尿渍、奶渍,哈喇子,那味道就别提多酸爽了。

    “哦”沈易玲抱着孩子不撒手道。

    “嫂子这么喜欢孩子啊”丁海杏看着她道。

    “是啊所以我和国栋结婚后就赶紧生孩子,我们年龄不小了,也不知道好生不好。”沈易玲不由得担心道。

    “大哥和嫂子的身体好着呢一定会心想事成的。”丁海杏笑着说道。

    她着堪比x光机的双眼检查过他们的身体,没问题。

    话题有孩子,那是聊都聊不完。

    aaaaaa

    客厅内战常胜看着只有他和丁国栋了,倾身上前压低声音道,“那个大舅子,要结婚了,这洞房花烛夜你明白吧”

    丁国栋疑惑地看着他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恍然道,“啊不会有人闹洞房的。”

    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说道,“谁给你说这个了,有爸在,凉那些人也不敢太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