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摊开了说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们决定不回家过年了,等过完年,让爸妈和姑姑一起过来住些日子。”丁海杏说出自己的打算道,目光看向丁国栋道,“大哥,你自己写信回家跟爸妈商量好了。”

    “行”丁国栋点头道。

    沈易玲开口道,“那我们下个星期天,坐车回家好吗这样有许多事可以面对面的商量。”

    丁国栋诧异地看着她道,“你要跟我回家”

    “你这话怎么说的”沈易玲声音不悦地说道,“我见不得人吗都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我自认不丑啊”

    “噗嗤”大家不好意思低头偷笑。

    丁国栋瞪了一下这群不有爱的弟弟、妹妹。

    看着沈易玲小声地说道,“不是,不是,我是怕乡下地方条件不好,你”

    “哦我野外拉练都不怕,我又不是娇娇女。”沈易玲看着他道,“你不要小看我了,当天去,当天就回了,有什么好担心的。”笑着又道,“不过你的关心我收下了。”

    “那好,星期天我们回家。”丁国栋决定道。

    “我们不吃饭吗饭菜凉了就不好了。”战常胜看着大舅子他们两人道。

    “吃饭,吃饭。”丁国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

    大家纷纷拿起了筷子,“妹夫的手艺很好的,试试这个虾球。”说着夹到她的碟子里,“尝尝看味道,之后想学的话就请杏儿教你吧这里论厨艺,我妹妹是最棒的。”

    战常胜立马说道,“对呀我也是,杏儿手把手教出来的。”

    在拍马屁也没用,丁海杏心中鄙视他们两个。

    “好的,我会的。”沈易玲目光看向丁海杏虚心地说道,“就麻烦杏儿了,拜托了。”

    丁海杏勾起唇角轻笑道,“哎哟,您是大忙人,哪有机会亲自下厨啊我哥他只是随便说说。”

    “不是的,我一点儿都不忙,有的是时间。”沈易玲认真地说道。

    丁海杏看着一脸真诚的她,这是真听不出她话里有话,还是故意装傻充愣。

    “我对做菜很感兴趣的,但是非常不喜欢刷碗。”沈易玲笑着说道。

    “那你还刷碗”丁国栋诧异地说道。

    “你做了饭了。”沈易玲看着他娇声道。

    “那以后我来刷碗,我很会刷碗的。”丁国栋闻言立马说道。

    丁海杏看着两人的互动,无语地摇摇头,恋爱中的人都这么傻嘛

    “嗯真的很好吃。”沈易玲一脸陶醉地说道。

    “也试试别的,也不错。”丁国栋夹了蛤蜊放在她的碟子里。

    餐桌上的人,如看大猩猩似的,看着两人的互动。

    战常胜看着丁海杏,使使眼色,不错的。

    丁海杏佯装不知,淡定地继续吃饭

    吃完了饭,红缨、国良、解放他们三人自动的去洗碗,收拾餐桌。

    丁海杏在卧室里喂着孩子,哄睡了儿子,才出来进了客厅,坐了下来。

    “你们在聊什么听的很热闹。”丁海杏看着他们道。

    “国良在说训练苦,我们再说这才哪儿到哪儿了,苦日子还在后面呢”战常胜笑道。

    丁海杏看着沈易玲直白地说道,“现在我们谈谈。”

    “你请说。”沈易玲坐在她的对面有礼地说道。

    丁海杏看着沈易玲道,“既然你有意学做饭,那么我就不多说了,我不希望我哥结婚了还动不动就吃食堂。”

    “这是当然。”沈易玲点点头道。

    丁海杏继续道,“你和我哥要结婚了,我们虽不至于两看相厌,但也是陌生人。那么你把我看成一个需要克服的人,我同样也会那样看待你。我觉的克服这两个字,会让人联想到紧握拳头,咬牙斗争的画面。那是很累人的事。所以我们把彼此当做是要理解的对象。嫂子与小姑子之间我们就这样开始吧”

    “说的好,说的好,这样才对吗”战常胜笑着夸赞道。

    丁海杏看着他们俩道,“结婚后,要每个星期天都过来,要生活在一起多聊聊培养感情,作为长嫂,要成为联系弟弟妹妹的纽带。刚结婚就单独生活,这样是不对的,这样彼此很生疏,永远像外人一样无法拉近距离。”

    “那天气暖和了,沧溟可以出去了,星期天不能只在这里,也要在我们家。”沈易玲要求道,“其实你不说,我也会说的,我这人喜欢热闹。相处的机会多了,杏儿就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了。”

    丁海杏握拳轻咳两声继续说道,“我也知道,现在的年轻媳妇都希望自己单独出去过小日子。由于客观的原因,大哥你们不用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所以要经常给爸妈写信,不要因为他们不在身边就忘了他们,不想侍奉公婆,那就找一个孤儿结婚算了。你老公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是他父母怀胎十月生下来的,辛苦拉拔长大的,不要因为他们乡下出身却嫌弃他们。嫌婆家的事情麻烦,你只想要我大哥,这就太不应该了,简直是土匪。”

    “噗嗤”沈易玲不厚道的笑了,“那个小姑子,我这样叫你可以吧”

    “嗯”丁海杏点了点头道。

    “我不是笑你,而是国栋就叫我活土匪,把他给抢到了手里的。”沈易玲笑着解释道,一脸正色地又道,“我知道该怎么做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吧”丁海杏看着她道。

    “我感觉你不像国栋的妹妹,倒像是大姑姐。”沈易玲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

    “易玲。”丁国栋看看沈易玲,目光又转向丁海杏道,“你别见怪,她就这么直,很单纯可爱的。”

    丁海杏一脸错愕地看着她,单纯、可爱,无语地摇摇头。

    “好了,你们自便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快考试了要抓紧时间复习”丁海杏起身道。

    “我和解放要收拾东西去洗澡,你呢”丁国栋看着沈易玲问道。

    “我回家看看。”沈易玲站起来道。

    “那我送你。”丁国栋跟着起来道。

    “送什么送我又不是不认识路。”沈易玲大咧咧地说道,拍着他的肩头道,“你乖乖的去洗澡,下午我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