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哭一场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看着他,眸光微闪,想起梦靥,就忍不住鼻头酸涩,眼眶泛红了。

    “杏儿,怎么了”丁国栋看着情绪不对的丁海杏走过来蹲在她面前道,“杏儿。”看着她眼眶里蓄满泪水,吓了一跳,“杏儿,好端端的你哭什么啊”

    “你个笨蛋,傻瓜、大笨蛋。”丁海杏捶着他的肩头道,“呜呜”抱着他哭了起来。

    丁国栋一下子被吓傻了,这说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哭的稀里哗啦的。

    “姐夫”丁国良吓得赶紧叫道,“我姐哭了。”

    正在厨房忙活的战常胜闻言仍掉手里的刀,赶紧跑了出来,将杏儿给搂紧了自己的怀里。

    “妹夫”丁国栋红着脸手足无措地看着战常胜道,“我聊的好好的,她怎么说哭就哭了,我没”

    “我知道,我知道。”战常胜轻拍着丁海杏的后背安慰她道,“冷静,冷静真是都是孩子的妈了,还如此的小孩子气,大舅子娶媳妇了,多了一个嫂子疼你,不是更好嘛”

    丁国栋闻言一愣,随即笑道,“杏儿,你这个傻丫头,我结了婚还是你哥啊”

    沈易玲蹲在丁国栋身边看着他们真诚地说道,“杏儿,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战教官说的对,我只有哥哥,没有妹妹我会把你当做亲妹妹的。”

    “杏儿。”战常胜哄着她道,“你这样儿子会笑话你的”

    “我没事”丁海杏鼻音浓重地说道,“抱歉有些失态了。”起身道,“我去一趟卫生间。”

    战常胜跟着起来道,“没事了,没事了。”拥着丁海杏去了卫生间。

    砰地一声关上房门,丁海杏用冷水洗洗脸。

    “杏儿。”战常胜无奈地看着她叫道。

    “别说我,我现在已经呕的要死了,真是丢死人了。”丁海杏伸手抹一把脸上的水道,伸手拉下晾衣绳上的毛巾,擦擦脸。

    丁海杏展颜一笑看着他道,“没吓着你吧”打气精神道,“哭出来感觉好多了。”

    “你”战常胜惊愕地看着她道,“有什么不开心跟我说。”卷起袖子道,“我帮你出气。”

    “我没事了,女人只要哭出来,就没事了,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丁海杏推着他道,“快出去啦外面的人该急死了。”

    “你真没事了”战常胜不放心地盯着她道。

    “真没事了,要不要我笑一个给你看。”丁海杏看着他咧嘴一笑道。

    “你这个样子好可爱,我很喜欢,狠狠发完脾气,嚎啕大哭的样子。”战常胜上前轻轻拥着她道。

    “我哭起来,不丑啊还可爱,你眼睛没出毛病,真是撒谎不脸红吗”丁海杏娇嗔地道,手指戳着他的胸口道。

    “我从不撒谎的。”战常胜温声说道。

    “好了,出去吧他们要着急的。”丁海杏指指卫生间的门,估计现在都贴在门上呢说着打开卫生间的房门。

    幸好早有防备,几个人抬头望着天花板,装的还挺像的。

    “你们在干什么围在门口。”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们道。

    “杏儿、姐妈你没事吧”大家担心地问道。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丁海杏看着他们笑了笑淡定地说道。

    “可是姐你哭了,从来没见过你哭的。”丁国良担心说道。

    “女人想哭就哭了,有什么理由。”丁海杏看着他们又道,“你们围在这里做什么不去做饭吗我饿了。”

    “好好好,做饭去。”丁国栋立马说道。

    “不要都挤在厨房,装不下你们那么多人。”丁海杏提醒他们道。

    “国良,把孩子给我,我们沧溟该睡觉了。”丁海杏抱着儿子先去了卫生间。

    “姐夫,妹夫,爸她真没事了。”他们围着出来的战常胜道。

    “没事了,你们别担心。”战常胜看着他们道,“走赶紧做饭去。”

    结果进入厨房的只有战常胜、丁国栋与沈易玲。

    丁海杏则在儿子放水出来后,就哄着他睡觉去了。

    丁国栋靠近战常胜道,“妹夫,杏儿她真的没事了。”

    “她真的那么不喜欢我”沈易玲也难掩失落地说道。

    “你们别胡思乱想,和你们没关系,真的。”战常胜看着他们说道,“我保证。”看着正在剥蒜瓣地沈易玲道,“沧溟他舅妈,你可要谢谢我哦”

    “谢你什么”沈易玲抬眼看着他轻笑道。

    战常胜看着她笑道,“大舅子原来家务事上也是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主儿,是进城工作后,我才教他的,双职工家庭,这家务事不分男女的,谁有时间,谁做的。”

    沧溟他舅妈,这是沈易玲闻言一愣,“那谢谢妹夫了。”称呼也变了,不在是战教官了。

    战常胜做掌厨,丁国栋与沈易玲打下手,整了一桌子丰盛的海鲜。

    扇贝粉丝、油焖大虾、麻辣小龙虾、辣炒蛤蜊、清蒸鲈鱼、酱香螺狮、宫保虾球、醋溜白菜、清炒土豆丝。

    “姐夫,这顿饭吃完,接下来的半个月你们是不是要清水煮白菜啊用油量有些大。”丁国良咂舌道,虽然油多了菜香,可他不希望姐夫他们为了这顿饭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战常胜闻言莞尔一笑道,“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我们家沧溟也有粮油的,新生儿,每个月七斤粮食,二两油,加上元旦破例每人补助二两油、马上又春节了,所以油绝对的够吃。”笑着说道,“这下子小舅子可以放心吃了吧”

    “呵呵”丁国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我天天吃食堂,每天不是课业就是军事训练,又要期末考试了,真是忙的昏天黑地的,早就忘了时间了。”

    “说起期末考试,你们放假回家,还是留下。”丁海杏看着他们问道。

    “当然是回家了。”应解放说道。

    “可是我要结婚,你们不参加吗”丁国栋立马说道。

    “哥,你们定日子了吗”丁国良问道。

    “当然是越快越好了,我们俩的年龄不小了。”丁国栋急切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