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条件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说的那些话,说特意说给厨房内的沈易玲听的。

    “他们家人也喜欢你吗”丁海杏板着脸问道。

    “你这样对人家,人家也这样对我。”丁国栋不忿地说道。

    丁海杏被幼稚的他给气笑了,“你可真是”

    “杏儿笑了。”丁国栋夸张地说道。

    “我们是在谈严肃的话题,别给我嬉皮笑脸的。”丁海杏虎着脸说道。

    不过她那么甜美的样子,一点也没啥威胁。

    丁海杏轻叹一声,“我真是越想越气心里真不痛快。”

    “不痛快有气朝我撒,没关系的。”丁国栋嘴甜地说道。

    “只要不给她脸色就好了。”丁海杏没好气地说道。

    “嗯嗯”丁国栋点头如捣蒜道,认真地看着他正色道,“她真的很不错,为人率直,个性又开朗,比起那些装模作样的她好多了。”

    “她什么都不会”丁海杏不满的说道。

    “她不会,我会就行了。”丁国栋笑容甜蜜地瞥了一眼厨房道,“她现在不是在学吗”

    “她是不会安分守己在家里的人。”丁海杏继续挑刺道。

    “没关系啦干革命工作,我支持她了,只要记得回家的路就好了。”丁国栋轻松地说道,“这些都是小事情啦”

    丁海杏嘟着嘴不满地说道,“她可真是好命,遇到你,真令人羡慕啊羡慕。”

    丁国栋闻言佯装生气道,“那我可要替妹夫抱打不平了,妹夫对你不好吗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少给我转移话题。”丁海杏白了他一眼道,“既然你们那么想结婚,就结婚吧”

    “杏儿。”丁国栋激动地看着她道。

    “我不想你一辈子埋怨我反对你们,害你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怕你感到遗憾痛苦才不得已答应的。”丁海杏不自在地说道。

    “杏儿,能得到你的祝福我非常高兴。”丁国栋一脸傻笑地说道。

    “男女之间的感情真是不可思议。”丁海杏自言自语地说道,“希望你们情比金坚,可以共渡难关。”

    “杏儿说什么呢”丁国栋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丁海杏扭过脸来看着他道,“你呀不是说她学做饭吗我可不希望是三分钟热度。”

    “这些都是小事啦她不会,我会啦而且妹夫也经常给你做饭吗怎么都没见你有意见。”丁国栋偷偷看着她小声地说道。

    丁海杏被耿直的大哥,给噎了个半死,是谁说他木讷,不会说话的。

    丁海杏察觉怀里的儿子不对劲儿,“谁来抱沧溟去一下卫生间。”

    “我来,我来。”丁国良立马颠颠儿的跑过来,抱着孩子去了卫生间。

    丁海杏眸光转向丁国栋道,“想让我祝福你们,还得答应我几件事情。”

    “你说,你说,不管什么事我都答应你。”丁国栋拍着胸脯道,“别说几件事情,几十件事情都没问题。”

    丁海杏攥了攥拳头,“第一件大哥,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都不能冲动的行事,做出危害自己生命的事,不然的话你死了我都不会原谅你。”面色阴冷的在心里嘀咕道,如果不是寿终正寝,敢让我看见你的魂魄,你就死定了。

    丁国栋听的一头雾水,“杏儿你这说的没头没尾,我好端端的怎么会去做傻事。”

    “反正你记住现在的话就行了。”丁海杏看着他严厉地说道。

    “知道了。”丁国栋点点头道。

    “第二件的事情从明天开始,你也得跟着常胜他们晨练,让常胜顺便交你军体拳。”丁海杏继续说道。

    “我好好的打什么拳啊又不像国良去当兵。”丁国栋疑惑地看着她道。

    “我怕你被家暴。”丁海杏阴阳怪气你地说道。

    “你可真是,我不打女人的。”丁国栋好笑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闭了闭眼,真是不爽的很,气不打一处来道,“笨蛋,我是怕你被打。”

    丁国栋闻言一脸错愕,随即笑着摇头道,“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是男人耶”

    “咋了,男人就不会被家暴了。”丁海杏鄙视地看着他道,“我可不想你被她给追的满街跑。”

    “打住,打住,越说越离谱。”丁国栋赶紧说道。

    “这个条件你答应不答应。”丁海杏严肃地问道。

    “锻炼身体而已,小意思,我答应。”丁国栋郑重地点头道。

    “第三条,跟你所在的街道办或者是居委会打好关系,节假日给人家修修补补桌椅板凳,还有房顶啥的,反正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丁海杏看着他要求道。

    话落一片安静,丁国栋一脸诡异地看着她道,“杏儿,这要求跟我结婚是八竿子也打不着吧”

    “你干不干吧”丁海杏非常严肃地说道。

    “干不难可是你总得给我说说为啥吧”丁国栋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没有理由,这是我的要求。”丁海杏强势且无理地说道。

    “你是认真的。”丁国栋收起脸上的笑容,同样严肃地面孔道。

    “是”丁海杏重重地点头道。

    “那好吧我答应你,节假日去学雷锋助人为乐。”丁国栋郑重地应道,随即又问道,“还有没吗”

    “暂时没有了。”丁海杏摊开双手道。

    “就这些”丁国栋惊讶道。

    “就这些”丁海杏静静地看着他淡然地说道,“能坚持不懈地做完就很不错了。”

    希望对此有帮助吧她能做的目前只有这些。

    “我以为你会对易玲提出诸多要求呢”丁国栋好笑地看着她道,“是我不好意思了。”

    “那是你们人民内部矛盾,我才不管呢我有那么无聊参与你家的家务事啊”丁海杏呲牙怼他道,“你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管我什么事。你是我哥,我只要求你。对她还不到那个份上。”

    “谢谢杏儿。”丁国栋抿了抿唇感慨地说道。

    “还谢我,路是你选的,等你过的头疼了千万别后悔。”丁海杏刻薄地说道,眼底却非常的心疼的看着他。